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不好也是我自己的东西,我就是喜欢,又怎么了。“那年对着飘然而去的月下老人的背影,嘟哝着嘴说道。

    话是这样说,可是那年还是经不住自己好奇心的驱使,过了一会,就又将那怀中的碗儿,拿了出来,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于又想一探究竟,就将那碗的一个小边,对着大石块的一个角角,轻轻地碰了一下,随着那碗儿被敲碎的一个豁口,那年再仔细一看,不是破石头又是什么,粗糙,不精致,甚至还不如那石头的纹路。

    虽然看起来真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那年也不想把它丢弃掉,毕竟被自己当作了一个宝贝,已经跟随了自己好多年了,这就叫日久生情,敝帚自珍吧。

    那年又准备把她放到自己的怀里去,可是朝里放的同时,那年感到自己的胸口被刺痛了一下,又赶紧把那石碗取出来查看,原来是那个豁口,在自己的胸口部位拉了一下,随即鲜血也冒了出来,你说那年怎不懊恼,真是一报还一报,来的也太快了点吧,那年想到:”我伤你,只是为了想了解一下你的真正价值,你又干嘛就要来伤我呢,我毕竟已经宝贝了你这么多年,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坏东西,我要你又有何用。“

    一个念头就这么产生了,所以那年就站起身来,把那个石碗扔向了大海里面,待到扔掉了,那年又有点感到后悔起来,”也是的,虽然不是个好东西,我还是把他送到送到中原大地上去,说不定被某个人捡了去,还能当做一个饭盆子用用,也能实现以下它的价值,如今扔到这茫茫大海之中,他不就永远没有了出头之日了吗,也不知道又会经历多少的风吹雨打,随处漂流,也不知道又会遭遇到什么样磨难呢。“

    所以那年又赶紧跳到刚才所扔的位置,想把她打捞上来,可是几番寻觅,哪里还有那个石碗的影子了,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作罢。

    可是如此一来,那年再也没有了精神寄托,加上又有点后悔,就更感到活得索然无味,细想之下,自己之所以活得如此倒霉透顶,绝对都是那个如来佛祖干的好事才造成的,非要去让自己为他弘扬什么佛法,宏扬佛法也就罢了,还借机传了自己什么如来神掌和心咒,从此就把那个头疼的毛病,种植到了自己的脑袋里,这样一想,那年更是感到对如来佛祖充满了恨意,不由站到那大海之边,对天狂吼:”老天爷呀,那如来佛祖,虽然法力无边,但是我还是要对他诅咒,让他每隔八百年,或者两千年三千年,也要到人世间来历劫一次,而且这样的劫难无穷无尽没有止尽。“

    那年话音还未落,就感到自己的脑部神经,仿佛被某个东西陡然拉紧了一下,随即浑身都感到奇痛无比,只好在那石坡上疯狂的大喊大叫打起了滚来。

    无奈之下,那年又抓起一个大石块,往自己的身上头上,那是一阵的猛打猛砸,真是砸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如果让任何人看到,都会为他伤心落泪,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那年只好盘腿打坐,口中一连声的念起阿弥陀佛来,唉,你还不要说,这种方法还真的有点用呢,最起码那种痛苦的症状,就好像有点减轻了。

    虽然说念阿弥陀佛,能够使自己的头疼减轻,但是那年还是经常性的会生怨恨之心,但是只要这种念头一起,那头疼的毛病就又会发作,如此一来,那年又感到实在受不了了,既然我诅咒佛祖不行,那就诅咒我自己吧。

    所以那年只要有事没事,就会站在海边对天大叫道:“老天爷呀,我实在是不想活了,你就让我赶快去死吧。”

    说来也是奇怪,那年如此反复的喊了也才没有十几天的功夫,就感觉到自己的元神,果真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飘飘荡荡的随风而走了。

    周围的情景那年也能看得到,可是自己再也做不了主意了,也就是说,那年只能够看看而已,甚至自己想往那个地方什么方向去都不可以,那年觉得还是蛮好玩的,最起码的没有头疼的感觉了。

    “唉,老哥,你看那里也有一个鬼魂。”那年正在飘飘悠悠的前行,忽然看见两个长得很像妖怪的骷髅向自己走了过来,那年不由大惊失色,就想立即撒腿就跑,可是哪里还能挪动得了半步,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家伙,向自己走了过来,一个老几把手中的链条往年的颈脖子里一套,另一个老几,把自己手中的一个钩子,往年的身上一搭,那是拉起来就走。

    那年可不知道这两个家伙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可以说那年既是感到害怕,也有一点好奇,而且还有点恼恨,恼恨的就是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一切能力,只好任凭人家如何摆布了。

    虽然说没有了行动的能力,但是一路上的风景,那年还是看得到的,那年首先发觉自己现在正被带向了大海里面,又行不远,终于看到了一座大雄宝殿一样的建筑,在那座大殿的右边,有一高台,那年一看,正上方有几个闪着金光的大字,上书“孽镜台”,台高一丈,镜子大约十人圈围,向东悬挂,上面又横写着七个大字,“孽镜台前无好人”

    “好好的看看你自己在人世间都做过了什么吧。“其中那个拉铁链子的对年呵斥道。

    那年就好奇的走了过去,就好像是放录像一般,看见了自己在人世间所做过的一切,可以说自从自己出生以后所有的经历上面都能进行回放,首先就是自己将盘古哄骗致死,在其后见到了蚩尤和炎黄二帝,以及耍小聪明烧死了帝当那个女人,可以说最最恐怖的就是那赵国的几十万人么被处死的惨状了,还有自己对那个梦小姐所做的卑鄙手段和形象,连年自己都感到脸红心跳,不好意思去看了,自己怎么就那么下流无耻呢。

    那年现在自己都搞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