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话说曹雪芹一生中共有过两个妻子,一个是原配,另一个是续弦。

    原配姓梅,是曹雪芹的一个堂姑的女儿,比他小两岁。

    曹雪芹与表妹两小无猜,从小就在一块儿,一来二去,二人都有了意。一个是非对方不娶,一个是非对方不嫁。两家大人也看出来了,便从小就定了媒。

    偏偏好事多磨。曹家犯了抄家之罪,曹雪芹一下子从富贵成了穷人。而这堂姑家呢,却依然是锦衣玉食。眼看着佳期近了,曹雪芹去商议婚期,没想到岳父冷着脸说,请批阴阳八字的先生算了,曹雪芹和自己的女儿八字不合,男的“妨”女的,女的克男的,结了婚,不出仨月,就有血光之灾。

    曹雪芹明知是推托之辞,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怀着愤懑离开了。

    曹雪芹想找表妹商议商议,问她有什么意见,无奈堂姑家门高院深,两人见不上面。表妹呢?对着事一点儿也不知道,还一心等着曹雪芹娶她呢。她的父母知道她一心都在雪芹身上,也不敢跟她说和曹雪芹退了婚,因为她一知道,肯定要出事儿。

    曹雪芹急得团团转,可一点办法也没有。去找好朋友鄂比,鄂比笑嘻嘻地说:“急啥,急啥。”

    没过几天,却听说鄂比要成婚了,娶的正是自己的表妹。曹雪芹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比自己有钱,何况这世上重色轻友的大有人在,自己生气也没用。他本想找鄂比闹一场,可一想,闹也无济于事,越闹越丢人,闷在家里,差点得了一场大病。

    过了几天,接到了鄂比的婚宴请柬,还有一封信。曹雪芹三把两把把请柬撕了。来人说,少爷说了,请曹先生一定看看这封信。曹雪芹拆开信一看,只有几个字:“内有隐情,请一定要赴宴,否则后悔终生。”曹雪芹看了,心想,反正是这样了,我只管去看看,看鄂比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曹雪芹到后,鄂比热情出迎,花轿到来后,鄂比又把他硬拉到屋里,把自己身上的新郎服装脱下,给他换上。曹雪芹说:“你这是干吗?”鄂比说:“废话,本来就是你的老婆,我能要吗?快出去拜天地。”曹雪芹这才明白是咋回事儿。

    回到前庭,鄂比大声对惊愕的宾客说:“各位亲友,这位梅小姐,自小就与曹先生订了婚。可她父母钱迷心窍,想悔婚。因此,我就干了件荒唐事,把梅小姐骗到了这里。各位亲友,请评说评说,我做的对不对?”

    亲友们早就知道梅小姐与曹雪芹的事儿,听说鄂比要娶梅小姐,私下也曾议论过鄂比不够义气,这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大家都十分佩服鄂比,赞扬声此起彼伏。

    吉时经到,曹雪芹和表妹在乐声中结拜天地,一切都是鄂比操办的。入洞房后,曹雪芹向表妹说了事情的前前后后,梅小姐先是喜极而泣,后是害怕。因为她一直认为,是曹雪芹娶的她。没想到,这中间还有那么多的曲折。

    梅小姐的父母,本就理亏在先,现在听说还是曹雪芹娶了女儿,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心中把鄂比骂了又骂。据说《红楼梦》中的“掉包计”,宝钗替黛玉,就是从这儿来的呢。后婚后,雪芹两口儿恩恩爱爱,还生了一个儿子。不想,没过几年,儿子患病死了,梅小姐也染病而亡。在朋友的劝说下,曹雪芹才又续了弦。

    这第二任妻子叫柳蕙兰,虽然不是大家闺秀,但是长得也是端庄大方,在曹雪芹少年时还曾做过伴读,也算是个能识文断字的美人,可是婚后几年也没有怀有身孕,你说这不是急煞人也。

    这好不容易熬到了老婆怀孕生产,你说那曹先生怎能够不满心欢喜,可是欢喜之余也有点感到很不开心,那就是这个夫人生下来的儿子几乎就是天天呼呼大睡,几乎连眼睛都不睁一下,本来还想给他起一个好一点的名字,见此情景,那曹雪芹也丧失了兴致,一直等到三年后的新年将至,那个孩子才总算睁开了眼睛,显得欢喜异常,那曹先生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孩子好像特别喜欢过年,就随口给他起了个曹阿年的名字。

    说来也是奇怪,等到那元宵节过完,那个曹阿年就又开始闭上眼睛睡大觉了,几乎长到了十岁,每年都是如此,不管咋的,那都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所以每当年醒过来的时候,那雪芹先生也会给自己的儿子说上一段自己创作的故事,叫做《石头记》,并说那人其实都是来历劫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聪明绝顶是过一辈子,稀里糊涂还是过一辈子,当然也把自己创作的一些诗作读给那曹阿年听。

    有时也会给那曹阿年讲述一些做人的道理,不要看这个曹阿年睡觉的时间多,醒来的时间短,但是他还深得雪芹先生的喜欢,因为那个家伙特别的聪明,对于自己老子给自己读过的诗词讲过的故事,那是马上就能记住并背诵出来,好像还能理解其中的意思。又过了一年,正当那曹阿年能够下床颤颤巍巍的学走路的时候,没想到这个孩子太不争气,不知怎么就被传染上天花了。

    天花这种毛病可说是可大可小,但是对于曹阿年来说,情况就有点严重了,那是浑身上下,都长满了水泡,有大有小,甚至大的里面还套着小的,虽然那雪芹先生也请了郎中大夫过来医治,但还是无力回天,那曹阿年就魂归地府了,那雪芹先生也由于两度受挫,可能也是借酒浇愁愁更愁的缘故,不久也就追随着自己的爱子而去了。

    我们再来看看那曹阿年,一条小的鬼魂飘飘荡荡脱离了躯体,自然是又被那勾魂使者押解到地门关,自然还是要经过十殿阎罗的审问处理,还好由于基本上也没下过床走路,当然也就没接触到多少的人,更不用说再去干过什么坏事了,但是心里面还曾经产生过好的心愿,那就是对一些平困的人生过同情之心,并且还有过去帮助他们解脱困境的心愿,那也是算作有功德的,如此一来,就没费多大的周折,自然是又要过来,让他喝完孟婆汤再去投胎到好的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