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听了那张祖文的说话,二帮的确是有点感到很唐突的,你说一个大男人怎么就会有这种想法呢,但转念一想,其实又感到很是正常,随即说道:“一个人想什么做什么其实不重要,关键的是既然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就要用心的去把它做好,就比如说开花店,那么你又对花能了解多少,就比如花的品种呀,以及每个品种都应该如何去栽培和养护呀,要做到人家有的品种我都有,而我有的人家都没有,还有其实各种花草都有一定的药用及护理价值,如果把它们加以开发和利用,再打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招牌,把它做大做强未必就不是一个很好的事业。”

    听了那二帮的话,张祖文简直是笑的合不拢嘴,随即说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以后就多找找这方面的书籍来看看,也好好的研究研究,如果机会成熟的话,我就按照你说的去这么做。”

    那二帮又说道:“其实不用着急,现在虽然一切都改革开放了,不过象开花店的这门生意,在凤阳这一带没有个三年五年,可能也不会太好做,毕竟只有少数人家摘掉了贫困的帽子,而能够有养花种草那个闲情雅致的恐怕还是少得可怜,所以还得耐得住性子养精蓄锐,正象你所说的,一旦条件成熟,机会来临,有可能一年两年之后,你不仅仅是个养花专业户,有可能你还会是个花店大老板的。“

    那个张祖文已经笑的下巴都在抖动了,说道:“我如果能做大老板,你一定能干到我们凤阳县的一把手,也许正像你所说的那样,能把我们这个花园湖建成一个什么集游玩与休闲的大游乐场呢,就好像世界上的那个什么威尼斯的什么的。“

    随即又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我弟兄虽说是第一次在一起喝酒,但是很投缘,我就弟兄一个,我就拿你当我的亲兄弟来说两句知心话,哥哥我看得出来你将来不会是一个凡人,有理想有抱负,其实也很有真才实学的,但我就是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那个小维相处呢,要知道他可是我们枣巷乡的一号大流氓兼地痞无赖,仗着他有靠山,到处骗吃骗喝,耍横耍赖,背地里有多少人都骂他将来不得好死断子绝孙呢,你跟他在一起如果混长了,不要把你也带坏了。“

    二帮也笑着解释道:”你可知道过去有个孟尝君,门下养食客三千,都是一些鸡鸣狗盗之辈,在办一些关键事情的时候,别人办不了,而孟尝君就能,所用的办法恰恰就是人们所说的都是一些下三滥的手法,要知道欲成大事者,那都是不拘小节的,我认识小维也是一个偶然,就是在我的同学陈阁祥家喝酒碰上的,一来他是佩服我的酒量,二来也觉得我能说会道处事圆滑机智,给他挣了面子,三也要我为他保驾护航,遇到有人要灌他酒时,有我抵挡,所以每逢有人喊他吃饭,都要到这儿把我拉上,再者说了,我这刚刚下学,也想接触接触社会上的一些三教九流,由他引荐也就方便的多了,而且又不要我花一分钱,几全几美的事情干嘛何乐而不为呢?并且我们凤阳县的很多县委干部都与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说我要想在枣巷子混出个名堂不走他家的这条路行的通吗。”

    听了二帮的话,那张祖文不由赞叹道:“哥哥我算是彻底服了你了,真可谓志向远大深谋远虑,哥哥我看好你。”

    大概又是为了缓和一下那过于正经的气氛,就听那张祖文忽然嬉笑着问道:“兄弟,你来到我们轮窑厂也快大半年了,给哥哥说说,有没有看上哪个女孩子呢?”

    二帮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没有,因为我这个人有个缺点,脑子里边一般不是有关的或者是什么重要的人,看了就会忘的,给你说个笑话,有一次我到朱元璋家的那个明皇陵去玩,有一个人就对我很是热情,我就问他你是谁呀,气的那个家伙差一点要打我,说我都和你做了一年多的同班同学,连我是谁你都不知道,到底是故意的在逗我还是咋的,等到他说了名字,我才想起来我们班上是有这么一位同学。其实我真的就不记得他的相貌的,如果说名字的话,我到有可能记住他的。“

    那个张祖文看了看二帮,有点不相信的说道:”在骗哥哥了吧,有两次我就看见人家宋聚案两口子一出去干活,你就进去了,说实话是不是看上人家的那个丫头了,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二帮心想,我实在但又不二,就是拿你当朋友,说说事业说说抱负说说理想,那只不过是在推销推销自己,以求得到你们的认可,重要的事情或者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当然是不好去乱说的,因此就说道:‘其实我就是同情她,刚出校门就要来带两三个小孩,而且还是自己后妈的小孩,心里一定很难过,就是想去多陪陪她而已”

    那祖文听了说道:‘也是,不过那小丫头长得小模小样的,很正点,将来一定会出落成一个大美女的,不要看哥哥比你们大几岁,如果不是因为少了一条腿,我一定会把她搞到手的,不过现在哥哥只好把她让给你了,希望你加油呦。”

    二帮说道:“她还小,只有十八九岁。“

    那张祖文笑道:‘小什么小,俗话说得好,自古少年多风流,哪有少女不怀春,别看那丫头,身体小岁数小,待人冷若冰霜的,就好像别人都欠她家债似的,但绝对是人小鬼大,将来绝对是个风流女。”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在这儿嚼舌头根子了,当心被宋聚案听到了,来发脾气。”二帮有点不耐烦,毕竟那宋晓霞已经把自己的家庭住址都给了自己,说不定那宋晓霞将来就是自己的老婆,听别人对自己的老婆说些不三不四的,听起来总归有点让人心里有那么一点很不舒服。

    也许那祖文有点喝的多了,虽然不再去说宋晓霞的事,但还是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好了我们就不说宋聚案那个丫头了,那么哥哥我再来问问你,在这些外地打工的女孩子当中,你觉得谁长得最漂亮又最可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