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那当然是女娃了。”

    为了怕那张祖文看出,刚才对那宋晓霞的谈论,自己所表现出的冷淡表情,现在二帮故意提高了声音,有点一惊一乍的说道。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呀,说实话,那个小姑娘真是人见人爱,我只要一看见她就感觉到浑身都来了精神,而且再听她一开口说话,我的个小乖乖,那真是浑身酥软,感到晕晕乎乎的就好像要成仙的感觉。”

    那张祖文似乎是真的又来了精神,拿起酒瓶对二邦说道:“来,为了女娃,我们再干半瓶。“

    ”要干你干吧,没看到我的第二瓶已经好喝完了吗,而你的第二瓶基本上都还没动呢,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聊天归聊天,喝酒归喝酒,是互不耽搁的,不像你一聊起来就把喝酒的事给忘了。”那二帮朝着张祖文扬了扬自己面前的酒瓶子说道。

    “那张祖文这才发现,那二帮面前的酒瓶子,其实已经基本上空掉了,所以赶紧又打开一瓶递给了二帮,嘴里说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该罚。“说完一仰脖子就也喝掉了小半瓶。

    二帮这才说道:”我喝酒和别人不一样,我是边聊边喝的,包括吃菜也不耽搁,为了对你刚才的表现加以表扬一下,兄弟就给你说一个心中的小秘密,怎么样?“

    ”什么小秘密,那你快点说。“那个张祖文有点迫不及待的催促着二帮道。

    也不知道是为了吊吊那祖文的胃口呢,还是那二帮故意要买个关子,或者也可能那二帮也有点感到难为情,反正是那张祖文越是催促,那二帮反而越不说了,慢腾腾的拿起酒瓶抿了一口,然后又拿起了筷子,捯起一只大虾放到了嘴里,细嚼慢咽的吃完了,看了一眼一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张祖文,那二帮这才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到轮窑厂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女娃了。”

    “看看怎么样,是不是和哥哥有同样的感觉?”那张祖文有点迫不及待的说道。

    “也没有那么夸张,我只不过就是感觉到,她长得特别像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罢了。”那二帮不咸不淡的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说给我听听。”那张祖文好像这才恢复了常态,也抿了一口酒,慢慢地吃起了菜来。

    看着张祖文不再像刚才那样火急火燎的追问下文,那二帮倒赶紧的说道:“我那个初中同学叫王静,在我初三时,是从别的地方转学过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她是在府城中学没有被录取,到我们这儿来补习的,教我们语文的王赢老师是她的亲叔叔,刚来的没几天,有一天早晨她迟到了,等到她来了以后,非要让我把她在点名册上打的迟到给改掉,我不同意,她就过来要自己改,我不给她,然后就抱着我的胳膊硬抢,孤男寡女的又是众目睽睽之下搂打在一起,成何体统,吓得我是赶紧的将她甩开,面红耳赤的跑到外面去了。”

    ’那后来又怎么样?“那张祖文好像是又来了兴趣,正经危坐的认真在听二帮讲述。

    “后来她就笑话我一个大班长还怎么那么的封建,再后来一看见我就咯咯地笑,而且还拖着很长的鼻音喊我的名字,基本上是天天如此,不论是早晨还是晚上,就好像是如影随形的一天到晚紧跟着我。“那二帮好像是在回忆着说道。

    ”那后来你们就好上了?’那张祖文又问,

    “没有,那时候其实我很单纯,偶尔想到那方面的事,但当我听说她的老子是我们县的工商局长,叫王从楼,而且还是从部队里过来的转业军人,就再也不敢去瞎想了,有一天中午,我回家去要生活费,她就死缠烂打的拦住我不让我走,我当时就火来了,对她说,如果你有胆量就跟我一起回去,她跳上我的自行车就让我带她走,“

    ”那你们是成功了吗‘那祖文又插话道。

    “没有。”那二帮叹了一口气后,问张祖文道:’你相信天意不?“

    那张祖文摇头道:”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那二帮继续说道:‘其实冥冥之中是自有天意安排的,当那王静坐上我的车子跟我走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等到了我家我就向她表白了,因为平常我两在一起就是无话不谈的,甚至我都问过她女人来月经的事,她也都正儿八经的给我解释,一点都没有什么不避讳,所以我对她一点都不感到害怕了,如果我表白她敢拒绝的话,我就准备来个霸王硬上弓把她生米煮成熟饭了,可是谁料想半路上杀出个陈咬金,遇到了德留,就是那个平常和小维两个一起来找我的那个人,大号陈阁祥。在学校他是班长,我是副班长,但是他在预选时,就被淘汰了,他看见我两以后,生拉硬拽的非要让我两到他家去吃中饭,真是盛情难却,推辞不掉,后来我们只好去了。’

    “这个家伙,真是一点眼风使也没有,破坏人家的好事。”那个张祖文气嘟嘟的骂了一句,随即又问道:“再后来你们就不成功了?”

    “是的,回到学校以后,我就心灰意冷了,也想做一番挣扎,你也知道,像我这种情况,如果能成功的话,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考上中专或者大学,成为非农业户口,还有一种就是当兵,搞他个一官半职,可是老天不帮忙,这两条路现在都堵死了,也就不想了。”那二帮回答道。

    ”那你们现在还联系吗?“那祖文又问道。

    “联系是联系过,但我不准备再联系了。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个堂兄业成,在淮河对岸的新集镇开了一个修理部,说有个叫王静的女同学,让他带信过来,让我到她那儿去玩,我就去了,几年不见,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热情了,虽然说如果我需要木材的话,可以随便到她那儿拉,钱不钱的无所谓,而且中饭都没有留,再交往下去也没多大的意思,后来又叫业成带信来,说让我过去,准备给我介绍个女朋友,我去都没去,所以每当看见那个女娃子就好像又看见王静一样,当我第一天去拉砖胚,她还老是朝我笑,我还以为她是在笑话我呢,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对谁都一样的,因为她是个爱笑的女孩子,后来也就习惯了。”

    那张祖文这才叹着气道:“唉,是呀,如果她是对我张祖文一个人笑,我下辈子给她当牛做马都愿意,可是她对谁都那样,让我心里就很难过,你说她是不是在招蜂引蝶,想要男人去搞她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