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帮很恼火,也感到自己心中很不是滋味。

    自己大老远的遵守了诺言,从安徽老家赶了过来,没想到那宋晓霞真像自己当初所担心的一样,自始至终没有对自己说上一句话,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女孩一样,紧紧跟随在妈妈的前后左右,寸步不离。

    三间小土房,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了,也拉起了大半截的土围墙,有一角是灶屋间,看得出除了两口灶,大概什么都没有。当自己跟随着老刘来到宋晓霞家的时候,可巧宋晓霞以及她的妈妈还有她的两个弟弟都在家。

    妈妈看上去是个很精明强干的女人,说话办事似乎都很有主见,就是不知怎么的一条腿有点拐。

    当见到了二帮和老刘,听老刘说明了来意,就让两个小儿子陪着二帮,然后带上了那个老刘和宋晓霞,三个人很快出去了。

    两个儿子长得的确很像宋聚案和宋晓霞,不但眉清目秀而且鼻直口方,皮肤又白净,穿戴虽然朴素但是很整洁,说话也很乖巧,斯斯文文的显得很懂事。

    二帮一见到他俩,就感到从心里真正的喜欢,而且还是一口标标准准的普通话,二帮就在心里暗想,别看人家现在穷,瞧我这两个舅子,长得天庭饱满地方圆的,一看将来就是个干大事的主,所以对两个小家伙亲切的问话,二帮也都显得很友好的一一去给与解答。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中间也穿插着进来过一个长得胖胖的圆脸小姑娘,笑眯眯的对着二帮看了几眼,然后就花枝乱颤的笑着跑开了。

    不多大一会,宋晓霞的妈妈就领着老刘和宋晓霞风风火火的的走了进来,来到了二帮面前对二帮说道:“我们孤儿寡母的也不方便招待你,你们的事由她爸爸说了算,你先回去,等几天让晓霞去同她爸爸说,你买的东西也带回去留在路上吃,就不送了”

    说不送还真就不送了,就包括那宋晓霞从头至尾也看不出见到了自己到底是喜还是忧,就像一个二傻一样,一直跟随着妈妈。

    真没劲,自己之所以千里迢迢的从安徽赶来见你,就是觉得你是一个有主见做事能够雷厉风行的好女人,没想到事到临头了反而听天由命任凭处置了,最起码的也对我二帮有个交代吧,哪怕是问个好或者道声辛苦什么的,再或者哪怕就是一口回绝了这门亲事,我二帮心里也是敞亮的,可是这叫什么个事呀,越想心里越不是个滋味,所以就告辞了老刘,自己向车站|走去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虽然老刘还一个劲地安慰,说没事的,等我过去同宋聚案说说就可以了,但二帮就是感到没劲,所以任凭自己在那大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

    说是去车站,那只不过是二帮对老刘的搪塞,二帮根本就没有打算那么着急的离开,那就是自己第二个目的,不要说游山玩水,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最起码风土人情自己要见识见识吧,所以就东瞧瞧西瞧瞧,东张张西望望,反正也没有个啥事,不就是玩吗,那就放下心来好好的领略领略山东荣成的大自然的风光吧。

    也不过就是两天,二帮就感到没啥好玩的了,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或者到处都是矮房子,又没啥个景点建筑,实在没有了啥个玩的兴致。

    如果说那山东荣成给二帮留下什么深刻印象的话,那就是早晨吃的煎饼卷大葱,外加一碗麻糊汤,即经济实惠又价廉物美,那叫一个香。

    中午的红烧牛肉也叫那么一个多,有时二帮都怀疑那么一点钱到给客人那么大一盆子的货真价实的膘肥肉厚的烧的红光发亮的麻辣香的牛肉,老板到底还能不能再赚到钱,但后来再转念一想,山东人又不傻,不赚钱人家开饭店干嘛,只不过少赚一点,但这也充分的说明了山东人是的的确确真真切切的实在,实在都是些大好人,这样一想反而减轻了对宋晓霞的脑意。

    阿q思想又逐渐占据了二帮脑袋中的主流,也许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宋晓霞她也是迫不得已,或者再去想正如老刘说的,等他或者他们回来,一说就可以成功了,所以二帮此时,心情格外的好,晚上又点了一盘水煮驴肉,那叫一个香,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宁吃天上四两,不吃地上半斤,那是说天上飞的东西都比地上的好吃,但也有人说天山的龙肉,地上的驴肉,要长寿吃驴肉,要健康喝驴汤,宁舍孩和娘,不舍驴板肠,还有一句话叫,要活一百岁,常吃驴肝肺,可见驴肉不但好吃,还有绝对的养生药用价值,所以二帮吃的很带劲,一大盘子几乎被吃了个精光。

    二帮回家以后又若无其事的到轮窑厂看了看,父亲还叫自己再等等,因为自己原先的工作已经让张经理的外甥叫参议的顶了,自己很着急也很恼火,毕竟那是自己能捞到好处的一条绝佳通道。

    因此,为了散散心,又跟着小维到四处八方的大吃大喝了几场,也亲耳目睹了小维的流氓习气的某些耍法,有一次到花园湖南岸的一个朋友家去吃饭,回来时在船上一个小伙子不知怎么在言语上算是触犯了他,不料被拳打脚踢的一顿猛揍,而且还差一点要把他扔到湖里去,吓得那个小伙子跪在了船头上磕头如捣蒜般的求饶,二帮实在看不下去,就死拉硬拽的制止了。

    还有一次,在一个小杂货店里,那个小维不知怎么就看上了人家的一个小孙女,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只手就伸到了人家小姑娘的胸脯上了,气的那个小姑娘面红耳赤的骂了几句,最终大概也看出来那小维不是个好东西,可也不是个善茬儿,就悄悄的躲开了,算是忍气吞声的吃了一次哑巴亏。

    后来二帮也问小维,你怎么胆子那么大呢,敢到处的惹是生非,那个小维就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硬邦邦的家伙,亮亮的,也算是小巧玲珑,那是一把自制的钢珠手枪,二帮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因为二帮老早就听说过,在枣巷子甚至相邻的黄湾乡一带,那些在道上混的人中,大多数人都是有这个家伙的,只不过自己没有亲眼所见和把玩过而已。

    ”这把枪就送给你了,我家还有好几把,也有两把大的,是打子弹的,我家的火药也有好几十斤,如果什么时候需要的话,你可以到我家来拿,如果我不在家,问你表婶要是一样的。“那个小维对二帮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