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古以来,不论哪朝哪代,也不知道都有多少人被一个穷字压迫的喘不过气来,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不能抬起头来好好的做人。

    为了摆脱掉这个穷字又有多少人奋起反抗,正如那朱元璋如果不是忍饥挨饿走投无路,我想他也不会冒着被杀掉头颅的危险,去高举义旗推翻元朝的残暴统治,也就成就不了一代霸业成为大明朝洪武皇帝。

    当然朱元璋只不过是个幸运儿,因为有无数个像他一样有这个想法的人,刚刚有点行动,就抛头颅洒热血,九泉之下写春秋了。二帮深知这个道理,虽然自己也想很快的摆脱掉这个穷字,必须走正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可是到了轮窑厂几天下来二帮就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所以二帮就动起了歪脑筋,也许是天助人也,二帮第一步计划很快就完成了。

    可是接下来那老天爷就好像同二帮开起了玩笑,也不知就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宋晓霞,而且还是那个宋晓霞主动的对二帮表示了好感,结果又闹出了那么一出子,这就叫没抓到狐狸反惹了一身的骚,你说怎么能不令二帮感到气恼和委屈,如今又被自己的父亲老话重提,就等于是在揭自己的旧伤疤,真比被在脸上打了一巴掌还感到难过。

    那二帮哭了一会,终于感到好过了一点,就又爬了起来,收拾好被自己的父亲推撒了一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包括钢笔,墨水瓶,台灯,还有自己辛辛苦苦创作《幼恋》用的稿纸,本来是打算到乡间的小路上去走走的,但是感到没有多大的劲头。

    也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二帮从今以后就踏踏实实的做一个平凡的人,所以二帮就将自己所有的稿纸打成了一个捆,再用一张大的报纸把它包裹严实了,又再找了条小麻绳,绕了几圈认认真真的系好,放到了小柜的最下面。

    再见了,我的作家梦,再见了,我的少年风流,再见了我的荒唐情史,算是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封存仪式,本来二帮还准备作诗一首以作纪念的,但脑子很乱,也就作罢了。

    那二帮现在就想去到处玩玩散散心,反正是顺路,二帮就先到了业林家的的楼上,业林的老婆华兰正带着几个小孩在看电视,本来那业林的两个儿子留级和级留也想跟着二帮出去玩的,但被华兰喝止了,说明天就要考试了,等考完了再好好的跟你二老爷玩,所以二帮又转到了退伍家,四帮正在同他们玩跑得快,输一张牌就吃一个脑瓜崩,现在二帮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四帮最近脑壳的两侧又高又亮呢,原来是打牌输多了被人家弹的。

    真是闲的没事干,二帮看了两副牌,觉得没啥意思就走了,耀宗家十几个老几在推牌九,二帮也看了一会,都是小孩,闹哄哄的,二帮嫌吵,又走了,最后到了满意家,李俊琴在坐庄,虽然也是推牌九,但是去下注的人很少,三门还空了一门,所以李俊琴坐庄做的也没劲,李俊昌,李业树都站在边上边聊天边看,所以当小李长根问二帮打不打麻将时,二帮回答道:“哪里有人呢?‘

    那小李长根赶快说道:’呶,俊琴,俊昌,业树,还有你不就够了吗,”

    那正在推牌九的李俊琴也插话道:‘二帮如果打的话,我牌九就不推了。“

    二帮又说道:”我从来没打过,可能不大会,还有可能要慢一点,你们不介意吧。“

    那李俊昌也说道:“都是自己人,晚上睡不着,打发打发时间而已,没有人会介意的。”

    那业树也说道:“你们听他的,堂堂一个高中生,说不会打麻将,不要被人家笑话,即使真不会最多看个一副两副也就会了,走走走,争取多打个一副。”

    四个人坐好,那小李长根把装麻将的袋子拿出来,将麻将倒在了桌子的中央,四个人洗牌的时候,那小李长根就给每人倒了一杯开水放在桌角的小高凳上,服务的态度真可谓既热情又周到。

    二帮又详细的问了些关于打牌的规则,当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都给予了详细的解答。

    说实话这真是二帮第一次上了桌子第一次参与打麻将,之所以敢打,一来是因为袋子里还有钱,起房子时二帮经手的款项没用完,二帮没有上交,二帮认为一个人特别是一个男人,断钱如断血,有理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再者说自己的很大一部分钱是不在老子的账目以内的,是自己捞取的外快,二来今天同自己打麻将的几个人都是观音堂村名声特好的几个人,规规矩矩绝不偷奸耍赖,而且这几个人同自己或者说同自己家都有一点特殊的关系。

    那李俊昌就不用说,现任观音堂村村长,是二帮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也是二帮妈妈的亲表弟,那李俊琴也是,而且是国家工作人员,管水利的,老婆是观音堂村的赤脚医生,能说会道,也颇受大家的好评,那业树虽说只是二帮的本家哥哥,但特别看得起二帮,曾经张罗着要把自己舅舅家的女儿许配给二帮。

    而且面也见了,那小姑娘身材还算不错,细高挑的个头,可惜长了一张马脸,在二帮还没有啥表示的时候,那小姑娘不知是自惭形秽呢还是眼界特别的高,就是没有看得上二帮,反正也就是不了了之了。

    虽然大媒没有做成,但那份交情还在,其实今天二帮同意打麻将的最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自己已经跟着业林练习了不少的时日了,乘着这个机会,自己也想通过实战来测验一下。

    业林者,李业林也,虽说和二帮同门不同宗,但是二帮对他感到比自己的亲大哥还要亲,在二帮投递到安徽文学出版社自己创作的一部一去就杳无音信的中篇小说《观音堂的能人们》中,业林可谓是首屈一指首当其冲。个头不高,可谓是短小精悍,稍微有点偏瘦,但更显得干练,走起路来,头与脚总有那么一点偏十五度的倾斜,这更显示了只有他业林才具有的特色。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