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条,喊上。”二帮打出了一张二条的牌。

    “这样打是不对的,应该打这张。”那小李长根大概觉得二帮是第一次到他家来打麻将,而且又是个新手,所以一切收拾停当之后,就站在二帮的旁边好意的指点指点。

    两张七饼两张二条带一张幺鸡,打幺鸡也停牌,打二条也停牌,如果打幺鸡停的就是二条和七饼对倒,但二帮打出了二条,只好去听边三条,而且喊上了。

    喊上的意思就是告诉别人,我停牌了,所停的牌只有一张,而且再也不改了,这样如果能糊到牌的话,按照游戏规则,就要多加一番的钱。

    但是小李长根就认为二帮的这种打法是错的,但是二帮清清楚楚的记得业林就是这样教自己的,有一句口诀就叫金边银角,只停夹张,不停对倒,怎么会错呢。

    那小李长根大概也看出了二帮对他的说法有点不服气,就又走了一圈,把三家的牌都看了看,看了二帮一眼,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不言而喻,那就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意思。

    正在二帮一边看着小李长根摇头,一边在为自己的那种打法略持怀疑的时候,又临到二帮抓牌了,没有拿起来,用右手的中指一趟,就感觉到是一张三条,翻过来仔细一看,果然是一张三条,嘴里喊道:“我自摸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坐在对面的业树伸过头来看了看二帮摊开的那张三条,嘴里大呼小叫的道:“真是活见了鬼了,我手里有三个三条,他也能自摸”。

    坐在二帮下家的李俊琴也说道:“到底是新手,手气好。”

    坐在二帮上家的李俊昌也笑呵呵的说道:“看样子二帮今天晚上要赢钱。”

    那业树还是有点不服气的说道:“那倒不一定,没听说过吗,叫好牌不糊第一把,说不定二帮今天就是个大输家。”

    好像真被业树言中了,四副牌结束一算账,二帮自摸了一把,自摸喊停边三赢每家一块三,总共进账是三块九,李俊琴冲了李俊昌一把两块七,李俊昌冲了李俊琴一把两块九,那么李俊昌就输了李俊琴两毛钱加上二帮的一块三总共输了一块五,李俊琴进了李俊昌两毛,但是要付二帮一块三,这样他就输了一块一,可是二帮又冲了业树一把三块九,就要倒给业树两块六,这样其实只有业树是个大赢家。

    而二帮虽说不输不赢是个保本,但是因为是第一副自摸,要出五毛钱的头子钱,其实也是个输家,那业树美的嘿嘿笑,说道:“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生姜还是老的辣,出水才看提笼子,到底还嫩了点。”

    那李俊昌也插科打诨道:’真老,老的话都多了。

    “那业树赶忙赔礼:”对不起,对不起,这一得意,就把两个老头子在这里给忘记了。“

    二帮在心里想:‘这打麻将就是好,说说笑笑的,不能说治百病,但是对心情不好的人来说,出来散散心绝对是有帮助的”

    说着讲着十几副牌打完了,总的来说输赢不大,基本上扯平了,趁着业树掏出香烟来给大家发,大家都在点香烟的空当,二帮又仔细观察观察了今天打牌的周围环境情况。

    因为二帮是不抽烟的,所以业树虽然也客气了一下,递给二帮一支,但是二帮摆了摆手,表示免了。

    二帮就在想,按业林说的人势场势牌势,自我感觉还好吗,坐在上家的李俊昌有一点雷厉风行的官气,特别的好碰牌,这样自己就占了一点优势,因为他一碰,自己就可以多抓一张牌,而坐在下家的李俊琴大概是常年与水打交道,性格也变的特别柔软了,有特别不爱碰牌,这样自己又占了一点优势,因为在自己面前他不碰牌,自己又可以安安稳稳的抓到自己的那张牌,为什么自己就不赢钱呢?

    可能是自己胆怯了,尽往小牌路上走,对,心要大,还要很。

    业林说过,下了牌场,都是朋友,上了牌场都是敌人,一定要打出自己的风格,还要打出自己的水平。

    这样一想,仿佛身上的战斗值马上提升了不少,只感到浑身精神抖擞信心百倍,而且似乎牌气也顺了,真是心想事成得心应手,是想要哪张牌就来哪张牌,就如同有神仙在保佑,自摸自摸自摸一连自摸了六把,而且是一把比一把大,一口气二帮赢了七八十块。

    三个人就如同霜打的茄子,都蔫了下来,几乎都红头杠脸的好像是刚刚喝完了酒。

    在第七付业树又出冲给二帮时,终于站了起来,说道:“受不了了,尿憋的,赶快撒泡尿。”

    正好大家一起方便一下,方便完了之后大家又匆匆忙忙的各就各位。

    但二帮没有,而是到小李长根家的面盆架子上拿过了面盆,又从水缸里舀了半瓢的水,倒在了面盆里,洗了洗手,正好看见还有一块香皂,顺便擦了擦,这才坐到了位子上。

    那李俊琴打趣道:“到底是年轻人,这么讲究。”

    那业树也接话道:“洗洗手好,把手气都洗掉了,不然这样下去,我们都吃不消了。”

    就是李俊昌没有说话,但已经没有了刚上场子时的那股泼辣劲,每逢要碰牌时,显得犹犹豫豫的左右为难,二帮自摸的次数倒不多了,但是每糊起来都是大牌,每把牌就没有低于五块以下的。

    等到小李长根到外面又转了一圈赶回来询问战况时,三个人基本上异口同声的说:’今天惨了,被新手刨了,大概每个人都输了有五六十块“

    那小李长根也感到特别的吃惊:‘有那么多,在我这儿输赢从来就没有超过三五十快的。“

    三个人都叹着气说:”那有什么办法,他不但自摸的多,而且糊起来都是大牌。

    当小李长根又好奇的过来看二帮的牌时,几乎吃惊的瞪大眼珠子,因为二帮又停牌了,而且停的几乎是牌番数最大的牌,叫全风向。

    也就是说二帮手里的牌全部是由东南西北风以及红中白皮发财组成,按番数来说要算一百二十番,正在小李长根还没来得及发出感慨时,二帮已经又自摸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