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二帮,给你五百块钱,明天到街上买一条猪腿,再买两条大鲤鱼,走家里再带上两只小公鸡,到黄嘴去一下,看看能不能把那个丫头接过来过个年,再看看能不能商议一下,过完春节就把你们的婚事给办了。”

    腊月二十七的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父亲总算露出了笑脸,和颜悦色的对二帮说道。

    “这钱是哪来的呀?”因为二帮知道,轮窑厂被洪水淹倒塌了,父亲已不可能再从轮窑厂拿到钱,由于今年闹了水灾可能大家手头都紧,到现在也没有人来收芦席,家里基本上也没有啥值钱的东西可以变卖,办年货和别人派送来的青菜大葱大蒜粉丝生姜辣椒什么的都是自己给的钱。

    包括三邦下学期的学费以及部分生活费,二帮一次性都给了三帮,附带还多给了二三十块钱,让三帮去买些笔墨纸砚和红纸什么的,然后让他负责把家里的门对子写好,再多写一点福子到处贴贴。

    因为写毛笔字二帮实在不行,写出来的字就象是狗爬的一样,实在不好意思去丢人现眼,所以只好委托三帮全权代劳。

    母亲那里二帮又给了一百多块钱,也给了四帮二十块钱,但四帮只要了十块,说自从二哥给钱以后,天天晚上再也不玩弹脑瓜崩的游戏了,也玩起了一两分钱一张牌的,说来也是奇怪,弹脑瓜崩的时候自己天天输,现在真刀实弹的硬干,他们天天输,每天晚上也能赢个一块两块的,现在自己的钱多得花不完所以不要那么多了。

    二帮心里也正感到奇怪呢,为什么以前老感觉到四帮的两边脑壳老是铮明发亮的,为什么最近恢复常态了,原来是人家老早改了行。

    二帮也曾试图给父亲一点,有时父亲也会去打打小麻将的,但听说一直舍不得丢下自己的官衔,仍是做输记。

    但牌场上的输记是不好做的,是要把自己袋袋里的钞票掏出来往人家袋子装的,所以二帮也理解父亲的难处。

    但是父亲执意不要,说靠赌博赢来的钱,我就是穷死饿死也不会要的,后来也就只好作罢。但是现在父亲一下子拿出了这么多钱,二帮一时好奇就顺便问了一声。

    父亲说道:“这是从面粉厂你老爷那儿借来的,已经说好了,只要黄嘴答应给带,一应开销都是他来。”

    二帮心想,我好不容易刚刚把账还上,你就又去借,办什么事都靠到处借钱来完成,心中不由来火,就说道:“借来的钱我不要,我这辈子如果挣不到讨老婆的钱,婚我也就不结了,”

    父亲今天好像很有耐性,仍就温和的说道:“小孩子又不听话了,只要结了婚,我保证再也不干涉你,你爱干啥就干啥,这总行了吧。”

    看父亲已经几乎在用哀求的语气,二帮也感觉到心里过意不去,就老老实地说道:“我真的有钱,你放心,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去把它办好。”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二帮老老实实的老早就睡了觉,第二天早晨吃好了早饭以后,就带上父亲早已抓好并且捆扎牢靠的两只小公鸡欢天喜地的出发了。

    除了一只猪腿两条大鲤鱼,二帮还多买了两条香烟和两瓶酒,在经过玉芳姐家门口的时候送了过去。

    玉芳坚决执意不肯要,说我能给自己的弟弟做个媒已经开心的不得了了,怎么还能要自己的弟弟破费呢。

    二帮也笑着说道,我是送给我二爷的,又不是送给你的,你干吗那么大惊小怪的,后来也只好收下了。

    不愧是知书达礼人家,对于这方面玉芳姐和自己的二爷王佳伦早就向二帮介绍过。

    对于二帮的到来,一家人都显示出了十二分的热情,吃中饭的时候,老丈人朱学西还特意安排二帮坐到了主位上,并且请来了自己的大哥朱学征作陪。

    二帮真是受宠若惊,一点也不敢有半点的放肆,只好象征性的喝了点酒,就规规矩矩的吃好了饭,把自己父亲向自己交代的要求通过自己的未婚妻大猜也就是朱广彩再向自己的丈人丈母娘转达了一下,得到的回复是,年初二来接,年初三回来。

    虽然只给了一天的时间,但二帮感觉到很开心了,一来总算完成了父亲交给自己的使命,二来就是自己有什么话要对大猜说的话,一天一夜的时间也绰绰有余了,所以二帮回来之后感觉到很开心。

    当然自己的父母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也表现出了很开心,因为他们已经欢天喜地的去做准备了。

    年三十的上午,正在二帮眉开眼笑的准备早一点回家过大年经过业林家门口的时候,看见业林正站在马路边在看着自己并冲着自己微笑着,就赶紧跑上去亲热的叫了一声:“我大哥,你回来了。”

    那业林还是满脸抑制不住的微笑;“怎么样,听说你现在成了我们观音堂的大名人了。”

    说实话在业林面前,二帮真不敢去说半句假话,所以就把这两三个月一来,自己如何在牌桌上大展雄风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向业林汇报了一遍,打麻将基本上是十场能赢九场半,只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已经赢了近三千多块钱,推牌九也已经赢了七八百了。

    当然最后也说了,由于自己的厉害,现在在观音堂已经基本上没人再敢同自己打麻将了,所以最近只好去玩牌九了,但是一直记住你说过的话,玩的时间不长,刚刚就是去坐了一庄,大概赢了三十几块钱就见好就收了,准备吃了中饭如果还是没有人同自己打麻将的话,在瞅准空子再坐一庄赢个三五十块钱就不玩了。

    最后也向业林说了自己心中的苦恼,那就是好像父亲对自己靠赌博赢钱的举动很反感,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直认真地听完了二帮的汇报,那业林才接过话头说道:“现在社会上流传着一句名言,叫花猫狸猫能逮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我也是这么认为,只要能赢钱就是硬道理,通过这么一段时间,也充分说明哥哥没有看错你,今年到处都受灾了,大家手头都紧,牌九也玩不大,所以年前也没搞到多少钱,如果你高兴的话,我年初二走就把你也带上。”

    “二帮赶紧说道:”年初二就走,恐怕不行,因为已经说好了,年初二去接黄嘴那丫头到我家来过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