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观音堂的天是黑魆魆的天。

    不知是因为二帮起的太早,还是二帮正好赶上了那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反正二帮睡在床上往外看时,外边是亮如白昼的。

    所以二帮就匆匆的穿好了衣服下了床,然后将几件准备好的衣服,平放在被子的中间,然后将被子卷成一个直筒壮,硬塞进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蛇皮袋子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了后屋父母睡觉的窗下。

    虽然昨天晚上已经向父母告诉过自己准备第二天到南方去打工了,母亲眼泪吧喳的嘱咐二帮,一定要自己吃好住好,不要想着家里。

    但是父亲一句话就堵住了母亲的嘴,“他自己连自己都不会照顾,饿死冻死活该,。”

    但二帮也感觉到那是父亲说的气话,因此在走之前还是想向父母告别一下,“我爷我妈,我就走了。”

    当二帮敲了敲窗户,父母有了动静之后,二帮就这么说了一声,母亲还准备起来为二帮烧早饭,二帮说太早,又不饿,烧了也吃不下去,母亲才没有起来。

    只听见父亲说:“遇到事情一定要多动动脑子,不要再糊涂,事前不可胆大,事后不可胆小,凡事要三思而后行,”这大概就算是父亲给自己的临别赠言了。

    因为二帮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所以嗷嗷着答应了两声,就拎着自己的蛇皮袋向车站走去了。

    从家向车站去的路,是二帮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趟数的路,上小学上初中高中一致每一次的经过的时候,二帮都没想着要好好的看一看这条路,今天不知怎么了倒想好好的看一看他,偏偏什么都看不清楚,自己反而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

    如果是天大亮的话,应该看得到路边田地里的绿油油的麦苗,二帮清楚的记得自己上小学时就是因为多看了那路边的麦苗几眼,结果在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在参加的作文比赛中正好用上了,还获得了一个特等奖,不知从何时起或者正是从那以后,自己就把这条路给忘记了或者确切地说就一直把他忽视了。

    二帮在心里暗暗地发着狠,“看着吧,不出三年,我二帮还会风风光光的从这条路上走回来。再见了,我的家乡,再见了我的亲人,再见了,我的观音堂。’

    想着想着,最终想到了自己以这种方式离开了观音堂,二帮忍不住还是任凭自己的热泪肆意的往下流,”唉,真是两世为人呐。“

    ”谁?“正在二帮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紧张的问话。

    二帮赶紧回答道;“是我。”

    就看见一个黑影站在了前面等着自己,等二帮走进了,才说道:“我的个乖乖,是二帮吧,这黑灯瞎火的,你是准备到哪里去呀?”

    “奥,我准备到南边子去打工。”二帮已经听出来了,同他说话的是元朝,李长赢家的三儿子,虽然比二帮小一岁,但论辈分二帮得喊他小老爷,因平常为了简便,就喊堆爷。

    也不知是因为他长得矮不墩墩还是小名就是,反正很多人都喊他园堆,见二帮走近了,那堆爷说道:“你家和业林的事,我们也听说了,但我们也不相信你二帮会对他家记英做出那样的事,因为那个丫头长的那个鬼样子,我相信你也不会看得上她,不过话又说回来,听说你跟业林学了两手,而且把我们观音堂人的钱赢了不少,这不要怪老爷子就要说你两句了,俗话说的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都是自家人,那样没意思,这方面业林就很好,虽然人家会几手,但是从没在观音堂下过手。”

    “二帮也有点不服的辩解道:”我是准备跟业林学的,但还没来得及,我这段时间是赢了一点钱只能说是运气好,靠的是真本事。“

    大概那堆爷也听出了二邦的不快,赶忙转移话题,说道:”那也也好,学那个东西到底不是正路,人吗就应该这样,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出去闯荡闯荡,见见世面,现在大家对你二帮的印象不大好,话说回来,过一段时间,这篇书也就翻过去了,也没人再会去计较你。‘

    稍微顿了顿又问道:“那你是准备到哪里去呢?”

    “我准备到江阴去,小黄家单庆安小时候和我玩的蛮要好,听说他在那边还找了个老婆成了家,我就投奔到他哪儿去,也算有了个立脚点,其他的再另做打算。“

    ”听老爷的话,跟我到深圳去,现在全国各地有本事的人都往那儿跑,机会多,说不定也能淘到一桶金,成个万元户十万元户也说不定,不过凭你二帮的才能,如果到深圳绝对比我混的好,到时候老爷子可能还要沾你的光呢。“

    ‘二帮也心中为之一动,但想想自己的囊中羞涩,也只好作罢,因为当父亲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自己身上的钱也基本上花完了,当自己去几个欠钱的主子讨要的时候,除了小军那个小家伙还了自己近二十块钱,其他人除了给个白眼恨不得还有好多其他的说辞,所以二帮感觉到,观音堂没有一个好东西。

    最后自己只好放下脸来,去向李俊奎要,因为李俊奎在乡供销社上班,每个月都有固定的工资收入,应该有钱,可是当二帮看见他在麻将场上,接连自摸了几把,台面上堆了一大堆钱而开口向他要帐时,还是很不高心的甩给了二帮三张十块的。

    二帮想说,不对,应该还有八块,但想想也就算了,毕竟既是亲戚又是长辈,算的太清或者过分了,以后亲戚都没的做,再者说了,听说到张家港路费只要二十块钱左右,一旦自己到了那儿,凭着自己和单庆安的关系,也不会要自己操多大心的。

    但是现在那堆爷邀他一起到深圳去,如果能够去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二帮早就从新闻里和报纸上看到过很多关于深圳的有关报道,那是国家搞的一个对外改革开放的试点窗口,“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

    ,所以听说深圳人吃饭都不是站着吃或是坐着吃的,而是跑着吃的,也就是说深圳人现在忙的是根本就没有吃饭的时间,这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挑战的地方,只要你肯吃苦,肯动脑,绝对是个有大发展前途的好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