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嘀嘀嘀。”

    本来二帮还以为很早,就与那堆爷消停自在的边走边聊,没想到还没到车站,那公交客车已鸣着喇叭,亮着明晃晃的车灯,呜呜地开了过来了。

    二帮和那堆爷紧跑慢赶的总算在那车子刚刚挺稳时正好赶到,一个个气喘嘘嘘的上了车。

    这时就听一个人一边喊着慢点慢点,一边也匆匆忙忙的挤了上来,别的地方都已有人坐,只有车子的最后一排还空着,三个人都拎着东西往后挪。

    在二邦来到了座位扭过头来往后看的时候,才发现最后一个上来的竟然是叶青。

    叶青者小名获利,大号李叶青,身材不是太高也不是太矮,略微有点偏瘦,不知是比二帮大个三岁还是大个四岁,早已结婚,是二帮四老爷李俊丁的长子。

    由于这几年二帮忙于上学,下学后又忙于挣钱起房子,而叶青不知怎么回事房子又起到了三队边界去了,住的离二帮较远,所以平常也不大见面。

    今天这么早就发现叶青除了也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还背着一个大包,看样子也是要出远门,二帮就喊了一声,:”我小哥,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叶青做起事情来到底好像是比二帮大了几岁,显得很成熟和干练,看样子也早发现了二帮,只不过是没有招呼而已,见二帮招呼了自己,就对二帮说道:’先坐好,等大家安排好了再聊。“

    所以三个人塞包的塞包,塞蛇皮袋的塞蛇皮袋,等一切收拾妥当三个人总算安稳的坐了下来。

    售票员又忙不迭的过来让买票,二帮赶紧掏出钱来客气了一下要帮他们两个一起买了,但叶青说道:”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还是各买各的吧。“最后也只好各买各的。

    等到买好了票,那叶青才问道:‘你和那业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弟兄几个早就忍耐不住了,只等我三爷发话,哪怕把他家房子拆了也行,不要以为有个吊枪就好像有人怕他似的,想在观音堂混,敢不把我们这个门下放在眼里还早呢。

    但是又听说你和他家记英有不正当关系,万一闹大了又怕传到黄嘴那丫头的耳朵里,到时候在把你的亲事搞吹了,所以我们也很为难,你到底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这时那堆爷也插上话来说:’是呀,给我们详细的说说。‘

    二帮显得很痛苦的说道:“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就是一点小误会,本来我只要解释清楚了什么事都没有,但是我爷又去插了一杠子,那业林本就是个蛮恨得家伙,脾气又暴躁,可能是一时失手,结果就闹成了这个样子。

    但是出了事后,那业林也害怕不好交代,就推出他家记英来做挡箭牌,本来又都是本家,传出去对我们李氏家族的名声也不太好,所以我决定到外面去避避风头,我想早晚这件事总会有个妥善的交代的,”

    这时那叶青和堆爷都同时说道,说的也是,不然的话,丢的就是我们整个观音堂人的脸。

    好象也看出了二帮说这件事的不痛快,那叶青就转移了话题问道:“你这是准备到哪里去呢?”

    当然二帮又把向园堆说的话又向叶青重复了一遍,那堆爷又向叶青说道:“我打算邀他和我一起到深圳去,但是他不肯,叶青,你这是有准备到哪里去呢?”

    叶青说道:“我准备到宁波,小时候经常听我爹爹讲,在他小时候的时候,跟随大人去到普陀山请观音菩萨,就经过一个叫宁波的地方,那儿的人心眼特好又实在又热情,对外来的人比对自己家的亲戚还亲,我爹爹临终遗言,希望我能代替他再到宁波去看上一眼,所以我就打算到宁波去,一来是去了却他老人家的心愿,二来也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个宁波会不会真的像他老人家说的就像天堂一样。

    再者说我们家小吴又不会编芦席,样样就靠我一个人,赚一点钱还不够给两个小孩买零食的呢,长远下去也不能算是个事,所以我打算一个人先去,等立下了根站住了脚,把他们娘几个都接过去。”

    最后说道:’不然的话,二帮你就和我一起到宁波去,小黄家的单庆安和你是小学时的好伙伴,这都这么多年了,人家还认不认你都是两讲,万一不认的话,你人生地不熟的孤身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又是一个没有在社会上混过的学生仔,会很困难的,跟我在一起,有哥哥照顾你,最起码的不会让你饿肚皮。“

    二帮笑笑,说道:”不会那么惨吧。‘

    那叶青还是坚持着说道:“出门在外,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心里一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不然的话不老早想好应对的办法,一时措手不及,处理起来是很困难的。”

    说着讲着,很快的也就来到了火车站,由于那堆爷只背了一个旅行包,方便一点,就帮着叶青背了包,二帮同业青各人扛着一个蛇皮袋往售票口走去。

    二帮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到张家港,等以后有机会,大家再联系,见二帮如此决定,叶青和堆爷也不再勉强,只好相互鼓励安慰一翻。

    最后还是那园堆说:“我也早已想好了,不管到哪里,反正是不要怕吃苦,想为人上人,就得难上难,这次出去我这条老命也不准备带回来了。”

    叶青让他赶快打住,说出远门不宜说些不吉利的话,买火车票的时候,还是遵循老的原则,各买各的,二帮买的是到常州的火车票,因为到张家港必须要从常州转车,叶青和堆爷买的是到上海的,因为他们必须要从上海转车。

    等买好了火车票那堆爷说,他是做老爷的,一定要请小弟兄两个吃顿早饭,油条大饼牛肉汤随便,而且绝对管够。

    所以叶青同二帮也不客气,爷三个坐到了桌子上大吃大喝了起来,吃饭的时候那堆爷仿佛又来了精神,轻轻地拍着桌子说道:“在观音堂的年轻人中,我们三个总算是第一批走出去的打工仔,说不定将来的若干年后,我们三个都会成为大老板,开着轿车带着小蜜回到观音堂来。”

    那叶青讪笑着说道:“如果说将来能够成为大老板的话,也只有你同二帮两个,反正我是不行,说不好听的话,我是准备到宁波去讨饭的。”

    二帮似乎精神也变好了点,也大笑说道:“讨饭的最厉害,可就不是大老板了,那就是皇帝,兄弟祝愿你早一天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到时候兄弟去给你做个军师或者参谋什么的绝对行。‘

    说着笑着总算吃好了早饭,反正离上车的时间还早,他们两个是十点半的票。而二帮的是十二点以后的,所以那堆爷说看见一个墙角坐着几个看相算命的,建议大家临行之前都去测上一卦,看看所测的前途如何,虽然二帮说那只不过是江湖人哄骗逗人的把戏,但是也实在是无事可做就跟着去了。

    “人小志气大,孤身走天涯,富贵早注定,中年祸及身。’好像是个好卦,也好像是个不好的卦,反正那堆爷看了卦单很开心,嘴里说道:‘管他老吊呢,反正只要能发财,中年不中年的,到时候再说。”

    等到了叶青,那个卦师,真是前看后摸,又问了生辰八字,好像摆弄得很认真,最后抽出来的卦签是:“心有明灯自然明,他日久旱逢甘霖,福泽可比海底深,恩情惠及众亲朋。”

    看来这是个好卦,叶青也笑笑说;“但愿如此,但愿如此吧。”

    在大家的鼓动下,二帮终于也走了上去,可那个卦师好像有点不耐烦,只稍微看了看,就让二帮抽签,二帮所抽出来的签上的内容是;“你本龙头凤尾命,贫富贵贱靠修行,待到铁树开花时,猴年马月遇可人。’

    那堆爷看了看,不无担忧的说:”从卦签上看,你那黄嘴的亲事可能要告吹,“

    那叶青忙安慰道,”信则有不信则无,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只要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做事,任何人的命都会好的。“二帮好像也很放的开,”吹就吹,有啥了不起,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

    说是这样说,但明眼人一听就能听出,这时的二帮已经明显的底气不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