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江南的春天,真冷。

    虽然下面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稻草,但是二帮还是不时的感到阵阵凉意袭来,冻的二帮实在睡不着。

    这是一个建在马路边供乘客等车用的小凉亭,虽然也能挡风避雨遮阳光,但是它不保暖,再加上不时的车辆轰鸣着经过和那嘈杂的人来人往声,使二帮更感到心烦。

    没有办法,好不容易熬到了三四点钟的光景,二帮只好穿上衣服起来,用被子裹住了上身,坐在那供乘客等车用的长条椅上,由于腿脚的寒冷而传到了全身使二帮还是忍不住的瑟瑟地发着抖。

    说起来真是见鬼,自从二帮来到江阴市的第一天,好像老天爷专门要跟二帮过不去似的,或者这是一种特殊的招待仪式,不但一天到晚都吹着那刺骨的西北小风,空气中还到处都迷漫着那毛毛细雨。

    果真被那叶青说中了,当二帮一路连打听加摸索跌跌撞撞赶到那单庆安的住所时,两口子都去上班了,还没有回来,只留下一个小孩委托那单庆安老婆的小婶娘照看着。

    为了打发寂寞难熬的等人时间,也为了能与那单庆安提前套点近乎,于是二帮将单庆安的那个小家伙紧紧抱在怀里到处随意的走走。

    那个小家伙浑身上下搞得很脏也很邋遢,还挂着一个清水鼻涕,虽然二帮把他洗擦了好几次,但是好像一点都于事无补,最后只好任他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

    虽然二帮感到很是恶心,但还是耐心地忍耐着,说实话在带小孩方面二帮还是满有一套的,当那单庆安匆匆的赶回来时,那个小家伙已经依恋着二帮不愿意下来了。

    对于二帮的到来,单庆安首先表示出了热情的欢迎,但是由于时间太紧又是很晚,也不方便过分热情的招待,所以随便的买了两个熟菜搞了一点便饭,三个人总算凑乎着吃好了晚饭。

    在饭桌上,二帮就简单明了的说明了来意,但是单庆安就表示出了很为难,说他也是在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两间小房子还是向他老婆的小婶娘家借住的,夫妻两个每天都要上班,而且时间都很紧,实在无暇顾及,弄了一个小孩子还无人照看,心烦的不得了。

    自己是六点多就要赶到锦丰镇的镇上去上班,要到晚上的六点才能匆匆的赶回来,老婆还要更晚,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恨不得要到晚上九点多才能回来,所以还请二帮能够理解,确确实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所以二帮决定第二天就告辞,自己另想门路,果真在那九点多的时候,单庆安的老婆回来了,因二帮占据了她睡觉的床位,她很是恼火,那单庆安赶紧起来连赔礼加哄骗的总算打发她到亲戚家去借宿了。

    二帮感到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所以在第二天早上天刚刚麻麻亮时,就赶紧匆匆地告辞了,告辞归告辞,但自己到底要奔向何方确确实实感到心里很犯难。

    摸着袋子里连整钱加零钱总共算起来不到二十块钱,自己这孤身一人,又远在他乡,不能不做长远之计,所以二帮决定不到万不得已,再也不能动用身边的钱了。

    但是又不能不生存,所以二帮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讨饭,虽然年纪轻轻的,可能抹不下脸面,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话又说回来了,江阴市离自己的家乡安徽省凤阳县没有一千里也有八百里,鬼知道自己曾经迫于无奈去讨过饭呀。

    再者说了,讨饭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那朱元璋不知讨了多少年的饭,但是后来人家讨成了皇帝,那古书上不也是有很多的记载,过去就有过很多豪门子弟甚至是大家闺秀,在落难时迫于糊口不都流浪街头做过如此的行径吗?

    只要自己不偷不抢不去干违法乱纪的事,就没有什么丢人的,如此想通了想明白了,所以二帮看见一个年轻的妇女正坐在自家的还没装修得楼房前喝着稀饭吃着馒头时,就大大方方的稳步走了过去。

    等到了跟前,二帮才放下扛在身上的蛇皮袋,说道:“这位大姐,能不能行行好,赏个馒头吃吃呀?”

    那个女人抬起头来,打量打量了二帮几眼,这才拿过一个馒头一掰两半,准备递给二帮一半。

    也就正在二帮准备伸手过去接时,突然从房子里冲出一个长得很是高大健壮,但好像有点不大爱修边幅的男人,不知是昨天晚上心中的欲火没有在老婆身上得到发泄还是怎么的,反正是一把夺过那女人手中的半个馒头,一下子向一个用一个小链条拴着一条小狗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钢筋笼子扔了过去。

    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大叫着一些让二帮感到似懂非懂的话:”你个小赤佬,年纪轻轻的不去想办法做桑物赚钞票,跑到这里来想不劳而食,门都没有,我就是扔给狗狗吃也不给你吃。“

    二帮感到心中很是难过,但大丈夫做事喜怒怎能溢于言表,所以面带微笑和颜悦色地说道:”这位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只不过是暂时有点落难了,来求求你们行行好能给个方便,给了更好,不给拉倒,我既不偷也不抢,你干嘛要无缘无故地发这么大的火呢?“

    说实话,这是二帮的第一次讨饭,也并不是说就饿的不行要非讨不可,只不过是根据自己的想法先来做个实验而已,所以对那个把半个馒头扔给狗吃的家伙显示出了不卑不亢。

    ”滚滚滚,快点滚,你个小赤佬。“那个男人有点不耐烦的对二帮呵斥道。

    啥个小赤佬不小赤佬的,凭感觉二帮感到这是一句骂人的话,所以感到心中有点怒火中烧,但还是有点大丈夫喜怒不形于色地微笑着说道:”走就走,但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你相不相信,等到了晚上,我过来点上一把火把你家房子都烧掉了。“

    那个男人白了二帮一眼,不知是被二帮的这句皮笑肉不笑的话给震住了,还是被那个女人的一句什么话给喝斥住了,反正是嘴里嘟哝着神经病就进到房里去了。

    二帮也没有什么再好说的,果真像个小神经病一样,吹着个小口哨,重新拎起了那个蛇皮口袋,大步从容地离去了。

    又来到了宽敞的大马路上,二帮忍俊不禁,差一点笑出声来,跟老子斗,我玩不死你,心里似乎又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朱元璋当上皇帝以后,会杀人如麻了,自己这才讨了一次的饭就感觉到心中是怒火填膺,那朱元璋不知讨了多少年的饭,真是讨了数以百次甚至是数以万次,一旦自己大权在握横行天下,如果不杀他几个人,泄泄心中那积怨已久的怒气,还真就不知道那日子应该怎么过,就比如说自己,如果也能够权倾天下江山一统,首先就是把那个男人拉出去开刀问斩,来祭祭自己的国旗,这样的人既没有慈善之心又没有同情之心,要你活在这个人世间有吊用,还不如让他去祭国旗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换位思考一下,你正在自己的家里过着自己安安稳稳的小日子,如果被别人来无缘无故的打搅一下,而且搞得不好能连续几个晚上都不能去睡上一个安稳觉,,自己反而在这里想着要把他拉过去开刀问斩,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其实错的还在自己,有可能是自己讨饭的方法没有用对,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反正二帮始终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没有迈不过去的沟,也没有跨不过去的坎,只要自己找准了方法一定会讨得到饭。

    所以这次二帮变聪明了,不找年轻的了,而是去找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讨要。

    这个方法果然凑效,当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向一位老奶奶说明白了自己是想向她讨要一口吃的东西的时候,那个老奶奶又喊过来一个老爷爷,让他给二帮一下子拿过了三个大馒头,弄得二帮都感到有点太不好意思,心里想着如果我二帮哪一天在江阴市果真混出个人模狗样出来,一定要过来好好谢谢这两位老人家,所以二帮决定不到万不得已,自己再也不去讨饭了,就凭着那老奶奶老爷爷给的三个馒头和也不知道是几瓶的自来水,二帮打发掉了五天的并不算是太难熬的日子。

    因为二帮也不是感到太饿,心中一直想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使其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自己吃这么多的苦受这么多的罪,其实正是老天爷要赋予自己重任大任的好兆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