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哥,我要回家。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应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当二帮正在把早晨在斜桥镇买的一本新《唯物辩证法》拿出来细细品读的时候,“咚咚咚。’有人敲门,二帮感到好奇怪,因为自己刚搬过来两天,一般是不会有人知道自己已经住到这儿来的,而且在江阴市这儿,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太亲密的人。

    不到三个月那个金沙村的工地就结束了,虽然大不老也又为二帮安排好了新工作,但二帮去干了一天,实在是不感兴趣,就自己跑了回来,而且在金沙镇的沙场又自己重新找了一份工作,月工资四百,只管中午的一顿饭,但是房租是老板出的。

    在一个老头子老太婆家的后院一间单独的楼房,还有围墙,又安静又舒适,相对比在老魏家自由得多,但干的活都差不多,就是指负责拖拉机来时上上料,活是多了点,因为不仅有河沙,还有石子,可是不用再去管船上卸料的事。

    老板是个矮胖胖的男人,姓刘,老帮娘是个细高挑的女人,长得很好看,白天在场子里负责收收钱做做饭,而老板大部分时间都不在,这样对于二帮来讲感到很开心。

    二帮做事的时候,最反感有人指东道西说三道四,说实话在金沙村工地的时候,吃住也很开心,生活条件也很好,大家中午吃剩下来的饭菜,二帮早晚随便吃,有时那个大不老还特意做了酱肉送过来,时而还送上一碗馄炖,但是那个负责烧饭的小工头的老婆王军霞就会嫌弃二帮什么什么搞得不干净,没事的时候也不把衣服被子好好的洗洗等等就很是烦人,现在好了,除了工作时间其他的时间都可自由安排了,所以二帮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来看。

    二帮始终认为,一个男人要想有所作为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随时随地给自己补充知识,多学习多思考多观察多总结,以便更好地去吸取别人的成功经验,当然心中也感到有点对不起那个大不老和他的老太婆,毕竟二位老人家确确实实对自己很关照,可是一切又没有成定局,自己也不好表示什么。

    当然很明显的二位老人家对自己好也是有企图的,那就是想招自己去做孙女婿,在金沙村的工地,就有很多老师傅当着二帮的面向大不老提起,象小李这么好的人赶快招回家算了,大不老也笑着说再等等再等等。

    等就等呀,反正我二帮也无所谓,二帮也想好了,如果那个大不老家真愿意招自己做上门女婿的话,就写一份信回去把黄嘴的亲事给退掉了,虽然自己有点亏心,可是那个丫头毕竟太不顺自己的意,而且自己的家庭经济条件又这么的差,再加上又出了那么一档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事,为了自己的将来,为了能使自己的家庭能够脱离平穷的困境,我二帮这辈子也就认了。

    可是人家要等等那就没有办法了,不着边际的事我二帮也是不会去当真的,所以当大不老的那个二儿子见到二帮时说的倒是很大气,你的情况老子娘已经跟我说了,你先到我市里边的工地上去熟悉熟悉情况,对外就宣称是我的徒弟,而且我每个月给你六百块钱的工资,一切谈妥之后就骑着那辆日本产的铃木王呼啦一下子就把二帮送到了工地上,那个速度那个作风那个气派都令二帮感到十分的讨厌。

    而且工地上机器轰鸣人声吵吵杂杂的工作环境也是二帮不喜欢的,并且那个负责领着二帮转悠的人也介绍,以后可能要跟墙头打交道了,要学会在墙头上走路,二帮去试了一下,头晕眼花的自己根本就不敢向前迈脚,而且二帮也观察了,即使以后自己敢在这上面走,那也不是个好事情。

    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湿湿脚倒是小事情,关键的是千万不能失脚,这要一天到晚的都在那几层高的墙头上走来走去,万一哪一天,一个不小心来个人失前蹄,那可就不是伤胳膊伤腿,很可能就是一小命呜呼哀哉了,到那时什么理想梦想恐怕连空想都想不成了。

    所以二帮当即决定不去了,并且立马回来重新找工作,巧就巧在自己只不过那么随口一问,这工作的事情就谈成了,而且无论从工作环境还是住宿环境自己都非常的满意,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赶紧跑到陆勇家给成业讲了自己的新住址,并劝他安心的学技术,有时间的话就到自己那儿认认门,而且看得出成业在那儿也很开心。

    成业者当然是四帮的大号,也就是学名,这都已经出来闯荡江湖了,总不能一天到晚还去直呼小名吧,所以二帮也改了口而喊四邦为成业了。

    当然为了以后走路的方便,自己又花了三十块钱在一个修车摊上买了一部破自行车,又把自己买的两块电子手表给了成业一块,这才来到那大部老家,向两位老人说明了情况,看得出两位老人有点不太开心。

    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会是为了你们开心,我就去连小命也不顾吧,再者说就是你们所说的招不招的有可能都是些子虚冇有的事,即使你们有意但也要看我二帮的处境和心情的,处境不好,没有办法,我有可能想到你家倒插门,处境好了那就是两讲,毕竟自己刚到江阴市来还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几年之后又会是什么情况,谁也看不到那一天。

    再者说了那个杜亚芬的脾气也实在是差,而且杜亚芬的娘二帮也见到了,人长得很丑,矮不墩墩,满头的白发发错综复杂,听说还在小商品市场做服装店的老板。

    二帮就在想,有这样一个长相的老板,再加上说话的语气神态腔调,都和那次杜亚芬到樊建斌家来喊杜亚萍时一模一样,不但尖细而且刺耳,还带着些许的烦躁在里面,会不会把顾客都吓跑了。

    虽然住房确实够气派,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那天大不老带着杜亚芬的老子来领二帮到他家去扛两根毛竹到工地上派用场,二帮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发财人家的住所,高大气派,装饰华丽讲究,真的就像进了天堂一样的感觉。

    可是如果和那么一家子人天天生活在一起的话,会不会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就未可而知了。

    既然二帮有了这种感觉和想法,所以当那杜亚芬故意推着自行车从二帮面前经过,而二帮故意当做没有看见而不去加以理睬,好象都是在情理之中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