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那二帮决定到陆勇家去学做车床是有两个原因的。

    第一个原因是,那孙守贤刚开始看中的是自己,结果自己根据家庭情况的考虑,也为了自己的兄弟能有个好的出路,而把成业带过来的。

    可是不料想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如果当初自己不想的那么多而只为自己考虑的话,自己去了,有可能就不会出现那么一档子事,也就是说那个凤凤有可能就不会夭折。

    再者说现在成业又不愿意再去了,这不等于是对人家伤口上撒盐让人家痛上加痛吗,二帮感到有点于心不忍,所以只想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能够去缓解那一家人由于失去凤凤而带来的伤心和痛苦。

    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当自己刚到老魏家时,老魏只给自己开了每个月三百块钱的工资,可是两个月不到,那个大不老就给自己加到了四百五,当那工地完工后,如果自己高兴去做的话,那个大不老的儿子给的工资就是每个月六百了,可见自己对江阴市的情况还不是太了解,也就是说自己在江阴市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

    当然要想有更好的收入那就需自己一定要有更好的实力,这种实力要么是有一定的靠山,要么就是自己有特定的一技之长,要想有靠山的话,那就是通过婚姻关系招在这里,去做人家的上门女婿,可是那个大不老家又没确定要自己,而且自己对那杜亚芬一家人又不太满意。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说实话自己要不是对那杜亚芬一家人不满意的话,早就发起了进攻,通过自己的观察,那个杜亚芬不但是个装纯的少女,而且最起码的来说已经对自己有了好感,如果自己展开进攻的话,最多三封情绝对把她搞定,二帮现在就是这么自信。

    但是如果自己到了陆勇家去拜师学艺的话,两个问题全部迎刃而解,第一靠山有了,那陆勇成了自己的师傅,他的老子就是自己的师公,他的老婆就是自己的师娘,也就是说如果自己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要自己和他们相处的好了,能够取得她们的好感和信任,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加以关照和扶持的。

    第二通过那孙守贤的介绍加上自己的观察,也感觉到车工在这儿很吃香,就目前工资而言,也是非常的可观,一个月就一千多,而且还是管吃管住,节省了很多的开销,在老家人们的人生目标就是能够奔小康能够成为一个万元户就心满意足了,而好象这个万元户在张家港这儿就是一个轻而易举的事,一年时间就绰绰有余,所以二帮决定,不去想那么多了,以两年为奋斗目标,先学好技术,有了过硬的挣钱本领,即使以后招在人家也没人敢小瞧自己。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而且二帮又观察了,在江阴市这个地方好像都是独生子女,而只有女儿的人家又偏多,所以想要招上门女婿的人家很多,以后真的愿意招在这里根本就不用发愁,所以二帮就给那朱广彩发去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朱广彩同志,你好,鉴于本人家庭的经济状况和本人出门打工的情况考虑,今年秋天结婚的计划可能泡汤,没有办法,为了能够尽快的挣到大钱,我决定跟随人家到新加坡去了,希望你自己好自为之,一切保重。

    新加坡在哪里,二帮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地名的来源还是听老魏说的。

    在二帮到他家不久,老魏就领着二帮在他们对上转了转,逐一得向二帮介绍了一下每家的情况,大不老五个儿子家的房子都高大巍峨壮观气派,早在二帮的意料之中,因为虽然二帮来的时间不长,可是也不知道听老魏不厌其烦的说了几百遍了。

    但是有一家的房子,就引起了二帮的特别注意,不仅仅是房子的大小,而是外观的构造就显得很另类,而且油漆的颜色也很别致,当二帮向老魏打听这一家的情况的时候,老魏一开始似乎不大情愿说,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向二帮介绍道:“这家人才叫幸运,爹娘死的早,是个孤儿,都三十多岁了,家里穷的叮当响,连个老婆也找不到,可是不知怎么的,就被他跑到了船上做起了船员,后来轮船行驶到了一个叫新加坡的地方,他看见那个地方的人特别发财,就偷偷的溜下去了,靠帮人家拉大粪种菜谋生,可只有三四年的光景,不知怎么就被他赚了一百多万,这不就回来了,起了房子开了商店,讨了个老婆,比他小二十多岁,真是又年轻又漂亮又能干,由地狱一下子住进了天堂,所以说这个人哪,谁也看不到谁的明天,想当年我也是个有远大志向和怀揣梦想的有为青年,那时我老丈人家在这个队里家庭条件最好,所以我就招到了他家,谁料想丈人丈母娘相继去世,老婆身体又病歪歪的,现在孩子大了,也是那个鬼样子,加上我现在也不行了,所以我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因此你以后要是想招在这里的话,可不能只顾眼前的,”

    那时的二帮笑笑说,我在老家已经定了亲了,等到挣了钱,秋天就回家结婚的,不料还真被老魏说中了,谁能看到谁的明天,原定的计划现在都泡了汤,等到那朱广彩看到自己的这封信,说不定亲事也会泡汤,泡汤就泡汤吧。

    可以说退婚也是自己在准备到江阴市来的时候早就制定好的计划,自己当初愿意同那朱广彩订婚,并不是看上她的人,而是看上了她的家,再说仔细一点,那就是看上了他家中有人,在枣巷乡朱车陈李四大家族中,人家朱姓排名第一,人多势众,有地位有靠山,有好几个在滁州市委当大干部,听说有一个还是那朱广彩的堂叔,很近的,而且关系密切,常来常往。

    可是二帮现在决定长远在江阴市混了,那朱广彩的所谓关系可以说对自己一无用处,但是即便如此,自己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提出退婚,所以只借口到新加坡去了,你要高兴等你就等,不等我我也没意见。

    话又说回来,如果你朱广彩,真是个烈性痴情的女子,真愿意等我的话,我也决不会去辜负于你,更不会让你像那王三姐王宝钏一样,让你一直苦等十八年,最多也就两年,到那时我二帮一定会拿你当个女菩萨一样供着,谁要做不到,谁就是个王八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