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业年,你是不是有点二呀?”

    当二帮起了个大早把小军送到了车站又匆匆忙忙赶回来的时候,那彭瑛正在厨房间下面条,见了面之后劈头盖脸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二帮是不是有点二。

    作为一个学文科的高材生,当然明白这个“二”的具体含义,甚至比别人知道的还要多点,“二”这个词是从方言演化而来的,各地方言中均有一些与二有关联的词汇,如:二怂,二锤子,二面,二货,二球,还有大家比较熟知的二百五,中国的汉文化将这种带有地方方言色彩的词汇加以简练,形成一个指代更为宽泛的新词汇--“二”

    二就是这些词汇的简化,指代上述词汇,用来形容某人的行为或做事的风格,很二,是个形容人的贬义词,词义很宽泛,视具体环境,可指代行为人行为及做事鲁莽,做作,头脑简单,愚钝。

    那么彭瑛这时候说自己二不知是指哪一方面,是觉得自己鲁莽了呢,还是做作了呢,头脑简单或者愚蠢?

    不会吧,我二帮怎么会与这些词汇沾得上边呢,不由心中感到好笑,连忙搓着手笑嘻嘻的问道:“我怎么了?怎么又二起来了呢?”

    那彭瑛手里拿着一双筷子,站在煤油炉前等着面条烧开,见二帮进来有此一问,斜瞪了一眼,说道:“我老早就想说你了,那个小孩又不是你的亲戚什么的,只不过是个庄子上的邻居,干么一路上就对他那么好,又是帮他买车票,又是请他吃饭,又是给他付住旅馆钱,到这儿还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看看,现在人家说走就走了,你说你这些个操劳奔波岂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可能人家在心里还不认为你好,而是一个二百五呢。

    这倒是句大实话,自己个这些付出这次真是打水漂了,有可能那小军心里还真的对自己有点抱怨呢,可是这又怎么能全怨自己呢,自己又没隐又没瞒,既没掖着也没藏着,未从来之前自己就说的清清楚楚,家庭条件确实可以,弟兄几个都是暴发户大老板,房子起的都气派的不得了,你如果招到他家去一辈子是享不尽的荣患富贵,可是他家的人平时说话的语气上可能不大好,你可能要受几年的委屈,但是世界上的任何事都是这样,有一得就可能有一失,你自己要先想好了再做决定。

    ”没事的,只要能跳离这二亩地,在哪儿不是过一辈子,再者说我们这穷乡僻壤的一辈子也不会有多大的出息,二哥,我愿意跟你出去闯。“

    正是有了这句话,二帮才决定把他带过来的,一个男人既没有靠山又没有本事,要想有番作为或者好的出路,就必须依靠裙带关系,这是自己的一贯主张,所以现在自己是机缘巧合遇到了彭瑛而放弃了这条路,但是自己还要尽最大的努力想要把这种关系维持住,一旦将来自己有什么动作的话,看看这些大老板能不能扶持自己一把,所以当那大不老对自己说,既然你小李子成了家了,回去之后看看能不能帮亚萍介绍个男朋友,人要长得帅气一点,正派一点,是诚心实意想倒插门的就行。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杜亚萍那个丫头,二帮见过好几回,为人直爽好像也没什么心机,平时就咋咋呼呼的,长得也不错,高高大大壮壮实实的,所以那小军一提出想跟自己过来,二帮就感到他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方头大脸浓眉大眼鼻直口方标标准准的一个英俊小帅哥,但是自己是实话实说的乃至征求了他本人的同意以后才实施行动的,而且私下里也同他交流了,男子汉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虽然自己没有坚持去走这条路,但是希望你和堆爷能把这条路走好。

    那堆爷的父亲,就是被二帮喊做六爹的人,大号后来李记说了,叫李长银,这个李长银恰恰又是小军的嫡亲舅爹爹,一见面彼此双方都没有啥个意见,那大不老的安排就是让小军先住在杜亚萍家里,小孩子之间先处处看,另一方面打算让小军先跟着亚萍的老子到工地上干个一年半载再说,按道理这已经是件大有希望的大好事,可是当二帮先到公司里上班的第一天就大发了一圈喜糖之后,又搬了两天的宿舍,因公司联系购买了一片场地,不过要在很远的泗港镇,正好有几间空房子,先作为集体宿舍。

    本来二帮也决定过来后就租房子住的,但是彭瑛不同意,说是现在租房子自己是一无所有,家里边已决定过完年就帮自己打一点家具,等家具打好了再租房子,再者说现在又没啥累赘,住在集体宿舍蛮好,还可以节省一点开销,老婆第一我第二,当然是老婆大人说了算。

    接下来就是帮业同找工作,可能是有点太早,好多单位都不要,总算有家台资企业接收了,不过说好了,暂时是搞卫生的,等以后有哪个岗位缺人再另行安排,管他呢,只要工资不少就行,一开始也有一千多块钱一个月,总比在安徽老家做小工的工资高,而且是绝对的八个小时,下班回来吃住反正还和二帮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再接下来两个人趁着一个礼拜天有空又赶到兆丰镇彭瑛的娘家,也算是打打招呼,不能这样就不明不白的把人家女儿就拐跑了吧,再者说丈人丈母娘还要为自己准备上一份嫁妆的,拍拍马屁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香烟老酒也买了好几样。

    待到一切刚刚收拾停当,赶回宿舍的时候,那个小军已经又找过来了,正在和业同有说有笑的聊着天,二帮赶快问是什么情况,那小军说道:”她家里人让我走,我只好走了,而且我也不喜欢在他家里,她家人说话不知怎么是那种声音,基拉基拉的刺得我头都痛,而且好像还老是爱发脾气,就像是在吵架,到底说的是什么,我又听不懂。到了家里还得穿拖鞋,吃饭有骨头鱼刺的还得摆在桌面上,我实在是受不了,所以就又找到这儿来了。“

    但是也不能听他一面之词,毕竟是自己经手的,总归对双方都要有个交代,再看看能不能有个挽回的余地,所以二帮二话不说,又骑上自行车,赶到大不老那了解情况。

    ”小孩子好是好的,长得帅也是个正派人,可是太老实,做事情没有眼风使,又不讲卫生,还不爱说话,就是同杜亚萍都没有啥说的,这样的小孩你说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那个大不老有点惋惜的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