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李业年,给儿子起个名字吧。 ”

    女人就是伟大,昨天晚上的痛楚,就好像都是生在别人的身上一样,彭瑛现在似乎时时刻刻都被所有的幸福包围着,每说一句话都带着甜甜的微笑。

    “还是让爸爸起吧,反正让他姓彭,不要让他姓李。”老丈人一大早就赶过来了,也真不容易,还跑了几十里的路,把彭瑛的大姨也请了过来,女人坐月子,只有让女人服侍,不然有很多的不方便,彭瑛的父亲个头不是很高,也不能算作很矮,但是看上去很瘦,本来就是个瓜子脸,由于瘦了,面孔瘪得很,加上一脸的麻子,按道理说是个长得很丑陋的男人,但是二帮感觉到他很和蔼可亲,特别是未从说话先笑的那种神态。

    不要看他其貌不扬,但是很有才,做过东沙镇的片长,华西镇的乡党委秘书,还亲自组织编写了《华西镇乡志》,二帮曾今亲自到华西村文化馆去看过,确实有这么一本书,书名的下一行就清清楚楚的写着主编彭龙泉,而且人家的那一手钢笔字写起来不说龙飞凤舞,但是就是人家写字的姿势和神态,都令人很神往,更不要说写出来的字是那么的刚劲有力伟岸挺拔清新脱俗,使人不自觉地就叹为观止,现在这样一位有才华的老丈人就坐在这儿,二帮真不敢去卖弄文采。

    “不来事阁,一定要让他姓李,随便怎么说,他也是你李家的后代。”老丈人话了,一口拒绝了二帮的好意。

    “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前有个风水先生帮我们家看过风水,说我们家虽然人丁兴旺,但是都是穷苦的命,一生奔波劳碌,但是不了财,我就想让我的儿子换换风水,反正姓名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方面我看得很开的。”二帮还在解释。

    “真有那么一回事?”那个大姨也好奇的插上来问道。

    “是真的,我骗你们干啥,那时候我都十几岁了,印象很深”还真就有这么一回事,二帮并没有说假话,但是后来父亲说,这只是迷信,信则有,不信则无,父亲说他不信,因为他是一名光荣的**员,二帮也不信,虽然说成事在天谋事在人,但是还有一句话叫事在人为,什么事都是靠人做的,但是现在二帮也有了儿子了,想一想昨天晚上自己所受的煎熬和彭瑛所遭的罪,二帮现在怀疑那个风水先生所说可能是真的,所以想让自己的儿子改名换姓,看看能不能把他的人生也改的甜美。

    “不来事还是不来事,小李你赶快起吧,等起好了名字,我还要紧要过去做生意。”老丈人似乎有点不耐烦。

    起就起吧,既然老丈人不给面子不愿意起,那只好自己来,二帮稍微思索了下,随即说道“就叫李伟哥吧。”

    “放屁。”那彭瑛笑的都咳嗽起来,老丈人也呵呵的笑出了声,只有二帮和那个大姨有点被笑的莫名其妙的。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药店里卖的一种壮阳药名字就叫伟哥,你儿子如果叫这个名字,以后还不被人家笑掉了大牙。“那彭瑛解释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二帮真不懂。

    “我在电脑上看到的。”彭瑛接着说明。

    “唉,这个电脑真好,自从你到了照排车间,玩起了电脑,好像什么都懂了。”二帮现在对这个电脑也似乎产生了兴趣。

    “那是,等我们以后有钱了,我也买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那彭瑛一脸的骄傲和向往着。

    “到时候再说吧,既然叫李伟哥不行,那就叫李伟男,反正我的意思就是希望他将来能够成就一番事业’成为一个伟大的男人,另外也取谐音危难,让他记住为了生他,他的爸妈是多么的窘迫不堪,受尽了磨难,希望他能奋图强,成为一个伟大的男子汉。”二帮就好像在表长篇大论一样,说的一套一套的,其实那彭瑛早就不耐烦了。

    “什么伟男危难的,霉也霉死了,你不会起,干脆就叫李彭得了。”

    “唉,叫李彭好,取我们两家的姓,姓也有了。名也有了,意思是继承你们李家的人丁兴旺身强体壮,也继承我们彭家官运亨通财气两旺。而且和******总理的名字同音,叫起来响亮。”老丈人赶紧附和。

    “对,就叫李彭,爸爸姓李,妈妈姓彭,所生的儿子,自然叫李彭,又好记又好听,回去给他们一说,保证大家喜欢。”既然大家一致赞同,二帮也无话可说,那就叫李彭吧。

    名字起好了,做外公的自然是眉开眼笑的亲切的叫了几声,大概是看见小李彭对他不理不睬,就匆匆忙忙的告辞走了,说是要去看店还要做生意。

    看见彭龙泉走了之后,那大姨对彭瑛说道:“看来你爸爸这一步算是走对了,生意这么好,不出几年,一定会大财。”

    “个屁的财,说是这样说,我哪一次到他店里去不是看见他坐在那打牌,急急忙忙的走,那是怕赶不上下午的场子,打了一辈子的牌,都打得妻离子散了,还不知道悔改,以后就看他有好日子过了。”‘那彭瑛气呼呼的说道。

    ”说的也是,你爸爸要不是迷恋上打牌,你妈妈也不会老跟他吵,日子也不会过得这么别扭,那你妈妈这段时间还好吗、“那个大姨继续问道。

    ”我妈妈说是准备到普陀山去进修了,少则三年,时间长的话,可能就不准备回来了,要同爸爸离婚,可是爸爸高低不肯,就这么一直拖着,离又不离,过又不好好的过,要我说干脆就离掉算了,各过各的,互不干扰,不是更好吗,“那彭瑛答道,显得很无奈。

    二帮可没有时间听他们娘两叙家常,赶紧对大姨说道:”那大姨,就麻烦您老在这照看着,我还要到公司里去办个请假手续,总归要向领导打打招呼,说明一下情况,回来我就负责买菜烧饭,等做好了我就送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