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话说那凯华制版有限公司一年到头是不大召开全公司职工大会的,只是每年的年终连总结加奖以及给职工拜年,说上几句客套话。?  ??

    不知为啥这个礼拜二帮翻白班,刚走进公司大门就看见门旁贴着一张告示,意思是下午四点在四楼会议室召开职工大会,好像还蛮隆重的,最后特别注明,任何人不经公司领导批准还不得无故缺席。

    二帮有种预感,公司里一定是生了什么大事,等到二帮带着大家从仓库里领好加工棍的毛胚拖到金工车间的时候,车间主任顾丙容又特意跑过来传达了一下,大家都问二帮,公司里到底生了什么事,二帮确实不知道,也不好瞎说,只劝大家手头抓紧一点,早一点干完,把货送过去,早一点开会不就早一点知道了。

    大家都说也是。

    所以这一天,大家也没有再嘻嘻哈哈吊儿郎当,真是一鼓作气,两点多钟的时候,所有的活儿就全部干完了,然后二帮就让刘文虎带着大家把货送到质检科去接受检验,说自己有点事走家里看看,说走家里看看,其实也是利用职务之便,谋了点小便利,那就是经常顺路回去看看小李彭。

    没有办法,一个小孩子都六七个月了,已经挣扎着学走路了,留他一个人在家确确实实不放心,所以二帮和彭瑛说好了,谁有空谁就多回来看看。

    本来也想把李彭送回安徽老家让自己的母亲帮忙照看个一年半载的,可是自己请了两天的假好不容易送回去了,二十天都不到,那母亲特意让俊晚叔家的保卫从二帮这儿带信说,让他赶快回去把李彭带回来,又是哭又是闹,大概是想爸爸妈妈又加上水土不服,闹肚子闹的特别严重,已经送到医院里挂了好几天盐水了。

    二帮是二话不说立即请假,真可谓连天加夜飞奔回家把小李彭接了回来,看着小孩明显的瘦了一大圈,眼珠子都深陷了下去,那彭瑛心痛的哭了好几天,誓这辈子自己和小李彭再也不到安徽去了。

    没有办法,慢慢的哄吧,时间是治愈一切创伤的良药,等过一段时间但愿那彭瑛能消除对安徽老家的怨恨吧,所以这段时间里二帮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密切注意着彭瑛娘两个的一切变化,以便做好大献殷勤的准备。

    “今天的会议很重要,希望大家任何人都不要缺席。”说是重要,但是全总经理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严肃,脸上还是带着微笑,就好像又要给大家颁奖一样,王先生和邵老师也没有在主席台就坐,只有一个老头子陈福南坐在全总经理的身旁,不过看上去就好象下面的职工都欠了他的债还没有还,两面厚实的脸庞都嘟哝着下拉,一双本来睡眼惺忪的眼睛这时暴睁突兀,直视着每一个人。

    “乖乖,看来事情还不小呢。”二帮在心里暗暗嘀咕着。

    “最近我们公司里的很多产品质量问题都出在照排车间,后来经过我们大家分析,有一部分是由于职工工作上的疏忽和失误造成的,还有一部分是由于照排车间的电脑的电压不稳定造成的,所以我们特意派人到上海花了三四块钱买了一个电脑稳压器,可是礼拜六晚上放到了车间里,在礼拜天我们请人过来安装时,稳压器不见了。”

    还没等全总经理话音落地,就见那老头子一拍桌面,大声吼道“你说是不是见鬼了,又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水喝,谁拿那个东西干什么,这不是故意搞破坏吗,要是在过去,这就是***罪,是要吃官司坐牢的。”

    “当然也没有那么严重,我想可能是哪个职工觉得好玩,拿回家研究研究,或者一不小心忘记放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概不追究,只希望拿的同志还放回去,或者给我们说也可以,只要拿回来,犯点小错误是难免的,只要以后不要再犯就可以了。”全总经理说得很温柔,也很客气。

    再接下来都是些宣传动员的工作,听着也没有多大的意思,那彭瑛走过来准备请假想先走一步,回家看看孩子,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老头子吼道:‘坐下,再等一会,谁家没有事情,家里事情再重要,难道比公司里事情还重要,事情就出在你们照排车间,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呢。“

    弄得彭瑛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很是尴尬,还是全总经理的话,允许走了,彭瑛才悻悻然的离去了。

    不是彭瑛要走,其实大家都想走,说来说去,还是那几句话,只不过是希望拿的人赶快送回来,当然有些老师傅就建议了,送回来有可能是不可能的,不如就报警算了,让警察来处理,反正是闹闹哄哄的一大片,最后只好宣布散会了。

    当然这样的会议又连续性的开了两天,最后公司领导也宣布报警了,到底报没报警,或者警察有没有来,因为金工车间离公司总部太远,二帮也就不得而知了,因这几天彭瑛的心情又是特别的不好,二帮也没有敢问,最后好像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已经向公司提出辞职了。“也就在离那次开会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在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彭瑛说出了这么样的一句话,二帮感到一愣,忙问为什么呢,那彭瑛解释说,自从那个稳压器丢了之后,那个陈老头子总是找照排车间的茬,前一段时间盯着李峰,后来又盯着倪向红,倪向红辞职走了,现在又盯上了我,稍微出一点差错,动不动就要罚款,太受气了,而且李彭也这么大了,已经自己会爬了,万一要是从摇床里掉下来摔坏了那更不得了,所以我不想在这里再干了。

    “我是你的老婆,你总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在那里吃苦受罪加受气吧,儿子是你的亲儿子,你总归不会不心疼他吧“。

    说的也是,那二帮一贯主张,一个家庭最合理的结构方式就应该是男主外女主内,养家糊口干事业那是男人的事,女人能够烧烧饭洗洗衣服带带孩子已经不容易了。

    作为一个女人真的很不容易,不要说体弱多病力气小,而且就是每个月还要有那么几天特殊的日子,不要说不干净很麻烦,而且还会这里痛那里痒的真可怜。

    何况是在这个凯华制版公司,每个领导都好,就是不知道怎么有了个死老头子,当初自己和彭瑛谈恋爱的时候,他就大呼小叫的表示过反对,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每个职工到这个公司里来,虽说是为了自己挣钱,但也在为公司做着贡献你说是不是,最起码的每个员工都应该受到尊重你说是不是,可是你现在不但不表示尊重,而且还想法设法的刁难,难道照排车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就要让他们照价赔偿不成。

    说实话第一天开会的时候,那个老头子对彭瑛的那个态度,二邦就差一点站起来火,也太不给面子了,你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个退了休的被公司返聘回来的一个顾问而已,但是考虑到公司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还直接影响着生产,作为一个领导难免会着急上火,他也在为公司操心,二帮这才总算给了他一个面子,没有站起来脾气,现在老头子在照排车间开刀或者说出气也行。

    因为二帮知道照排车间的李峰,人很聪明,脾气也好,又是个多年的老员工,是不会和陈老头子硬顶直抗的,那个倪向红表面上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骨子里倔强要强得很,她的老公也是个外地人,叫吴锦荣,在公司里跑供销的,长得可谓人高马大,可是她起脾气来,一点都不给面子,说打就打说骂就骂,那可是二帮亲眼所见。

    有时还笑话他怎么那么怕老婆,那吴锦荣笑笑说,怕老婆有饭吃,所以二帮也就忍让着彭瑛,一般性的鸡毛蒜皮的家务事从不与他计较,做出一副也很怕老婆的样子,其实那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在表达着自己对她的爱,现在既然彭瑛已经提出了辞职,而且还是在没有同自己商量的情况下就擅自决定的,好像也有点不合常规和不合情理,但是二帮还是那种原则,老婆第一,小孩第二,小狗第三,我第四,虽然因没有小狗,自己的地位还算排进了前三名,但是与彭瑛之间毕竟还多隔着一个等级,既然人家自己已经决定了,那就算通过了,多说了也没有多大的意思。

    再者说自己不也是在这里老想着要辞职的吗,以自己的这副性格和才能总也不会在这里干一辈子,之所以没有提出来,一来是有些矛盾并没有激化,二来是自己念着凯华制版公司的好,不但免费给了一个老婆和儿子,而且就是在彭瑛坐月子的时候,还给过几个月的工资,人不能做的那么太绝情,要知恩图报,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何况如此的大恩大德,所以二帮决定不到万不得已,暂时是不会离开凯华制版有限公司的。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年关,本来两个人一起挣钱,还没感觉到经济上有什么压力,可是现在就二帮一个人挣钱了,好像是每到月底就再也多不出钱来,原来是不上班的人每天都要去花钱的,当然彭瑛在买衣服上的开销也不是很大,关键的是会吃,娘两个一起吃,好像吃的都很名贵,二帮感觉到有点吃不消。

    本来准备回趟安徽老家的计划也只好取消,到师傅家去拜年也只象征性的拎了点东西,虽然师太师公也都说了,手头紧就空手过来看看就行了,我们是不会计较的,但是二帮还是感觉到心里过意不去。

    为了节省开支,彭瑛平常也经常带着小李彭到她爸爸那儿蹭饭吃,反正在家也没有多大的事,这到年关了,还是老样子带上了公司里的年货到华西村的乡下去凑凑热闹就算把一个年关打掉了,小二哥到底还是离婚了,自己也辞掉了工作,一天到晚呆在家里打麻将,抓游糊,卡二十一点,有时也抓金花,好像技术还挺全面的,据听说天天搞点香烟钱还不成问题,可见可能还有点祖传的绝技。

    老丈人当然更忙,买好了鸡鸭鱼肉就基本上不再过问了,二帮想想也对,你们出钱我出力,理所应当,反正也没人计较自己烧的好差,反正是做熟了就行,年初二的中午,大哥大嫂几口子也回来了,吃好了中饭,大嫂子就带着女儿回娘家去拜年了,反正过年都是这样,除了吃饭好象也就无事可做,二帮最多的就是还要洗洗锅子盆碗,等到一切收拾完毕,坐下来聊聊天,大哥也就问问二帮现在的工作情况。

    当然工作还好,就是经济压力太大,长此下去不知何时才能翻身,都是自己人,二帮觉得也没有什么必要去睡到棺材里还擦粉死要面子,听完了二帮的讲述,大哥建议二帮最好是去向公司领导要一间房子,最起码的能拿每个月的房租省下来,看着不怎么样,一年下来也头两千呢。聊着聊着好像也就没有什么话题了,无非是大哥劝劝二帮,不要太着急,一切都要慢慢来,想当年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弄个小孩没人带不就是天天把她一个人关在家里的,言外之意,好像是彭瑛为了带小孩就辞去了工作好像是不大对的,当然彭瑛也插话辩驳了两句。

    大哥好像感到很没趣,就问二帮会不会打牌,二帮就说礼拜天有时也跟同事们难得的玩玩招标,大哥感到很没劲,说那是在市区玩的,在这华西村的乡下,可能更本就没人会,要是会打麻将就好了,把四娘舅喊过来,可能还能凑上一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