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业年,你个大男人,又是个高中生,连个麻将也不会打,大阿哥新年里没得哈格白相,你就陪陪他吗。? ? ? ”

    既然老婆大人下了命令,好像要不遵照执行还不行。

    ”好吧,好吧。“那二帮好像还有点勉为其难。

    见二帮松了口,那小二哥好像也来了精神头,立马说道;”我去看看四娘舅还在不在屋里。“

    好像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那四娘舅几乎是冲在了小二哥的前面,扣扣的连连咳嗽着快步走了过来,一边掏出香烟来每个人都派着,一边问道:”哪里有人呢?“

    那大阿哥就回道:”呶,你一个,我一个,阿银一个,还有小李一个,正好四个人,都是自家人,哪怕来小一点,新年里嘎嘎厌气。“

    二帮一边连连摆手拒绝者四娘舅递过来的香烟,一边连声说道;’我是烟也不会,麻将也不会,是个新学手,有不到的地方还请见谅哟。”

    “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客气的,既然麻将学了,烟也学着抽抽。”说完那四娘舅是硬把一根香烟塞到了二帮的手里。

    见二帮还是拒绝,那彭瑛又吼道:“大新年里的,娘舅给的香烟,为啥不抽,哪有男人连香烟都不会抽的,抽。”

    “好好好,抽。”这下真的有点勉为其难,当那四娘舅把二帮香烟点着了火,二帮只抽了一口,就被呛得一连声的咳嗽,而且眼泪恨不得都流了下来,那四娘舅赶紧说道:“看来小李是真的不会抽烟,不要紧,慢慢学。”

    这抽烟二帮不会倒是真的,可打麻将不会,那二帮确确实实是装的,想当年二帮可在麻将场上叱诧风云过,不要说小赢了几笔,就是那欠着二帮赌债的,临到江阴市来之前,给父亲的一个小笔记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恨不得写了十好几页,到现在还没还二帮都搞不清。

    但是到江阴市来了之后,二帮确确实实没再碰过麻将,一来是想有一番大作为的,也没再去想过玩,二帮自己也觉得那到底不是一条致富的正路,二来也确实没有时间和机会,如今这老婆下的命令,一下子勾起了也不知是赌瘾还是牌瘾,反正心里是欢天喜地求之不得。

    但是既然自己事前已经说过不会了,还要抑制住心里的那份喜悦,故意的装作一副真不会的样子,所以每自摸一把,都要把牌亮开了,让大家看清楚了望明白了,都确定承认是自摸了,再把牌洗乱掉。

    而且开杠的时候,也问好是不是多算钱的,等大家都说杠后开花是要翻一翻的,那二帮就来个杠后开花,等到二帮问什么是全风向,如果胡牌能算多少钱的时候,那四娘舅有点不耐烦了,一边解释着全风向胡牌的规矩,一边说道;\'你不会是又胡全风向了吧“

    等到二帮把牌倒下来请大家过目验证的时候,那小二哥也火了,把牌朝里一推,说道:“真是见鬼了,我打了十几年麻将了,也没糊过这么大的牌,小李第一次打麻将就手气这么好,而且还都是大牌,这一副先欠着,”说完站起来跑到外面算是撒尿去了,

    当然四娘舅和大阿哥是把钱付了的,当四娘舅把大阿哥递过来的香烟点着的时候,才感慨的说道:“其实打麻将的时候新手都是手气爆的,但是没有象小李这么火爆的,说起来小,一会功夫我都输了一百多了。”那大哥接话道:“谁不是呀,我也输了七八十了,。”

    那彭瑛正在里间屋看电视的,大概是听到了大家的议论,忙得跑了出来嬉笑道:“李业年赢钱了,快点去买包香烟来请大家抽,”边说着便从二帮面前的一沓钞票中抽了一张五十的欢天喜地的向小店出了。

    二帮只好也站了起来,装作也要去撒尿的样子,到外面稍微方便了一下,回来之后倒了点热水,洗了洗手,并用香皂还搓了搓,等到小二哥催的时候,二帮才稳稳当当的跑过来重新掷色子。

    那么二帮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说来也是奇怪,这朝牌桌上一坐,过去那业林所讲的麻将场上的规矩似乎又回响在耳边,当小二哥出去方便的时候,二邦就想起这也是一种换手气的方法,当彭瑛从自己钱堆上拿钱的时候,那业林就说过这是打牌人的一大忌讳,但是二帮又不好说什么,只好也借口出去方便一下,回来以后,现那小二哥手都不洗朝身上胡乱地擦擦就又坐上去了,不由心中暗喜,预感到自己还有手气好的机会,但是一定要稳住阵脚,不能慌乱,所以是不急不躁的又重新开始了第二回合的应战。

    平常的关系再好,上了赌场都是敌人,绝不能心慈手软,这也是业林说过的话,所以二帮是恨不得把他们袋袋里的钱都掏出来,也正如二帮所预感的那样,在每个人各胡了一把小牌之后,二帮终于卷土重来,而且这一下是一不可收拾,破天荒的一下站了八桩,反正小二哥是开始了每把都欠着,大阿哥也开始欠起来,只有四娘舅虽然还是副副清,但是面孔上的脸色已经明显的不好看起来,而且嘴里也有点不干不净的抱怨起来,怨两个外甥老是欠钱把他的手气也欠霉掉了,二帮已经观察了,小二哥不是存心要欠,而是几个口袋里老是在掏但是掏不出来钱了,大阿哥才是存心想耍赖了,四娘舅是想耍赖但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耍赖。

    但是自己是个大赢家,又不好意思提出散场,而且那彭瑛买了香烟回来之后,找给的部分就算做了跑路费,感到特别的开心,已经笑呵呵的在准备晚饭了,自己也找不到提出散牌的理由,一直到老丈人笑呵呵的回来了,才总算救了场。

    四娘舅大概也感到败局已定没有回转的余地,才终于提出解除战斗了。

    吃好了晚饭,那四娘舅又兴冲冲的跑过来了,但是提出不打麻将要改抓游湖了,就是用麻将牌当纸牌用的那种,二帮本来是要拒绝的,因为这种玩法,二帮是的确不会,但是一来还是老婆的命令难违,二来是考虑到下午赢的的确太多,除了欠债和赖账的现金就赢了四百多,唉,算了,就当作退一点给他们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