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顾丙容,你找死。  ”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在那顾丙容一愣神的刹那间,二帮顺手扔过来的铁杠子已经到了他的脚边了。

    真不愧是当兵的出身,脑子反应的就是快,那顾丙容往上一跳总算躲过,但是棍梢还是扫到了裤脚,那二帮见一招走空,并不罢手,眼睛一扫,看见了竖在门旁准备加工细长轴的一大堆铁棍子毛胚,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抄起一根就向顾丙容迅地奔了过去,吓得那顾丙容是屁滚尿流扭头就跑。

    刘文虎和徐凯等见状,赶快过来抱人的抱人,夺铁杠子的夺铁杠子,二帮依旧是不依不饶,暴跳如雷,歇斯底里,不干不净口无遮拦的高声叫骂道:“你******也不看看老子是什么地方人,想跟我斗,老子是安徽凤阳人,凤阳,听说过吗,那是出过皇帝的地方,也是出过徐达常玉春等很多元帅的地方,哪一个不是杀人如麻踩死人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信不信老子今天能把你俩条腿打成一条腿,”

    当然那顾丙容已经是听不到了,因为他早已跨上一部自行车,飞快的直奔公司总部了。

    其实二帮今天之所以这么大的火,最直接的原因是公司下达的一份关于车工严禁戴手套操作的文件引起的,作为一名生产一线的工人,一天到晚都要与各种铁块辣子打交道,说实话靠赤手空拳的去硬碰硬,谁也吃不消,所以当那顾丙容跑过来提出要求要严格按照上面的指示文件执行的时候,二帮是二话不说,也对手下的小兄弟们提出遵照执行吧,谁让人家是车间主任呢,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又是天高皇帝远的,公司里已经改变了原来准备把公司总部设在泗港乡下的计划,办公大楼只建造了一层就停工不建了,现在公司已经在二零四国道的边上买了一块地皮,一切的设置投资都准备放在那里,所以现在的金工车间几乎再也无人问津,根本就是顾丙容说了算。

    既然人家提出了要求,那是即合理又合法的,二帮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不敢去硬碰这根钉子。

    可是坚持了两天,当大家都说其他两个班组并没有执行的时候,二帮有点来火了,法律面前还讲就人人平等呢,何况这公司里的文件,要执行大家一起执行,要不执行大家都不执行,怎么能够顾此失彼分别对待呢,反正离车间近,所以在别人班上的时候,二帮特意跑过来观察了一下,几乎都还是老样子,根本就没有为戴不戴手套大惊小怪,而且有时顾丙容巡视车间的时候也装作视而不见。

    二帮就去同印红兵聊起这关于顾丙容要求要按照公司文件执行不戴手套操作,大家都是怎么想的。那印红兵不屑的笑道:“毛线呢,公司领导说是这样说,哪一个领导跑过来看了,那顾丙容也到陈卫东班上提出这种要求,陈卫东把东西朝地上一放,对他吼道,呶,你来呢,那顾丙容只好灰溜溜的走开了,没有办法,人家后台硬,有老头子陈福南给他撑腰,谁也怎么不了他,我们就不一样了,没有后台,没有靠山,但是我们可以给他用软办法,他来说了,我们就当作听到有人放屁,用手捂捂鼻子,他走了,我们该怎么干还怎么干,他又不能一天到晚都坐在车间里边看好了大家做‘

    说的也是,这个办法好,二帮不得不佩服,所以让手下的小弟兄们也采用这种打游击战的办法,主任来了,我们不戴,主人走了,我们再套上,他说他的,我们做我们的,左耳进,右耳出,不同他烦就是。

    今天是个礼拜一,二帮这个班翻白班,那个顾炳荣也不知怎么的就像得了神经病一样一会进一会出,进进出出穿梭不停,搞得大家就像在玩魔术一样,去了戴,戴了去,每个人心里都是烦躁不安,所以就有人跑过来对二帮说了:”照这样下去还干屁的活,干脆变成表演魔术罢了,“

    搞得二帮也是哭笑不得,但是又很无奈,所以当那顾丙容走过来对二帮说,看见小魏在戴手套,要罚款,所以二帮就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回敬道:‘罚你娘的个逼,也不看看都几点钟了,人家那是洗好手去上厕所回来,看看还有几分钟就要吃饭了,所以戴上手套再干一会,省得再去洗手麻烦,做事情吗,也不能那么死搬硬套是不是?

    ’”不行,就是要罚,而且你们整个班都要罚,跟我打游击战,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搞了半天,这个主任也不是白当的,原来是早就看出了里面的猫腻,二帮只好软了下来,但是心中毕竟有点不服气,就嬉笑着说道:‘要罚也行,那么三个班组要一视同仁,你顾大主任只要能让他们两个班做到绝对不戴手套,那么你放心,我李业年班上绝对不戴,如果现你就罚我一个人的好了。“

    ”不行,我逮着一个算一个,现在你们班上我反正是逮着了,所以只罚你们班。“也就在那顾丙容话音刚刚落地的时候,那根棍子也就几乎到了脚下,”什么个东西,明明是个欺软怕硬的烂货,还给我两个来这个装腔作势,我二帮如果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还以为我睡着了呢。“

    不要看二帮平常嘻嘻哈哈,见人先点头,说的都是好话,就是有人话里带刺或者阴阳怪气的,二帮也装做不明不白,但是真要和人动起手来,那就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而且要么不动手,动起手来那都是狠家伙硬家伙,所以当那顾丙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但是铁杠子到了。

    所以那顾大主任,除了躲铁杠子身手敏捷,现在脑袋瓜子总算也开了窍,那就是赶快采用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六计,走为上了,如果走得慢了,那后果可能真就不堪设想了。

    其实那二帮棍打主任的间接原因,就是因为在二帮看来,那顾丙容确确实实不是个好东西,在刚来的时候,就给自己耍起过阴谋诡计,使了个小绊子,要不是自己吃苦耐劳积极肯干,表现的特别好,再加上徐荣成师傅的力保硬荐,大概早就被人家踩在了脚下任人宰割了,那还有今天的潇洒自在风光满面。

    后来自己和彭瑛谈恋爱的时候,他又跟在老头子后面推波助澜摇旗呐喊,幸亏那时自己已经基本上站稳了脚跟,而且还有一班老师傅喜欢自己支持自己,特别是生产科长孙秋琴以及彭瑛的师傅史立群等,就是因为这个顾大主任的一句话,说什么李业年的班上产量最是高的,可是次品也是不少的,那陈福南陈老头子又补充了一句,说什么一个不重视产品质量的班长绝对不是一位好班长,这下倒好,害得二帮连一张奖状也没有领到。

    又想巧又想好又想买个老驴不吃草,这样的好事人人都想,那可能吗,想当年自己不就是靠产量第一打拼上来的吗,没有办法,时代在变,现在公司追求的是高科技硬质量,提倡质量就是企业的生命,自己这个连公司生命都不注重的班长,评不上先进那是活该。

    可是自从自己搬到车间这边来住以后,你顾炳荣可没少到我这儿来吃过饭,吃也就吃了,我二帮可没计较你,既是车间领导又是一个公司里的同事,顺便过来吃吃饭聊聊天,本也无可厚非不应该去说三道四,可是你一点也不留情面,竟然在饭桌上就说三道四,说什么你李业年家的伙食是好的,可是烧糟蹋掉了,大鱼大肉烧的还没有这豆腐豆芽炒的好吃,难道你不知道这大鱼大肉是彭瑛在家老早烧好的,这豆腐豆芽是我二帮下了班回来才炒的,你这样一说就直接得罪了女主人,那可是二帮的直接上级主管,你吃饱喝足拍拍屁股走人了,但是我二帮是要接受批评教育的,说我也不是东西才会带些不是东西的人到家里来吃吃喝喝,这真是祸从口出连饭都堵不住嘴的人,你不挨揍谁挨揍,所以二帮敢用铁棍子甩他,像这样的人被打死了真是活该。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作为一个车间主任竟然提出要在二帮的班上把公司里的铁屑偷卖掉,然后留给大家买酒喝买东西吃,这也是二帮反感的。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二帮关于钱的看法,何况二帮本就是个不爱财的人,钱财只能去体现一个人的能力,挣不到钱只能说明你没有本是,你看我二帮是个没有本事的人吗,能同我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看不起我,所以二帮很生气。

    作为一名合格的职工,不要说让你做到以厂为家,但是不去损害公司里的利益,不去侵占公司的合法财产这总归是最起码的吧,更何况你还是公司里的一个中级领导,连这样最起码的觉悟都没有,大家说说像这样的人是不是该用铁棍子去敲敲。

    话又说回来,即使你想要搞点外快,也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或者是师出有名,你说要和我大白天的就这样为非作歹,众目睽睽之下,见者有份,等到分到我手里,大概也是所剩无几了,但是要是泄露出去,因为我是班长那就要承担主要责任,因小利而担大责,得不偿失,连这一点头脑都没有,还出来混个鬼呀,不如把他一棍子打回家去算了。

    其实那二帮棍打主任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执行一个重要的计划,自从那彭瑛因顾炳荣说她烧的菜不好吃之后,也就不高兴再呆在家里烧菜做饭了,说也想出去做点小生意,那就是到南通去批一点洗水,拿到张家港一带去兜售,五块钱一瓶进的来,三五十块钱卖出去,稍微搞搞也比呆在厂里上班强,还有这么好做的生意,那天底下做生意的人大概都是死光了,二帮本就不相信,但是人家既然要做,而且说已经经过了实地考察,看样子还阻拦不住劝说也没用了,只好让她去碰碰钉子吃吃苦。

    结果同二帮预料的几乎一模一样,到底有没有兜售出去一瓶两瓶谁也说不清楚,但是折腾了两个月,家里进得来的洗水是变少了,不过听说都是送人的,而且送的好像还很划算,因为大家都在夸她,人好知道孝敬老人关心朋友助人为乐。

    最后还是老丈人提出,这样下去总也不能算是个事,小孩子现在也大了,不如还找个工作干干吧,说他有个过去的老同事,曾是乡里的主办会计,现在办了个捷菲力自行车厂,缺少一名出纳,想让彭瑛过去,本也是好事,但是提出最起码要入五千块钱的股,二帮感觉到甚为不妥,只是去找个工作,又不是去合伙经营,本来是想去挣钱的,干么要人还没去,就要先投入五千块钱呢,十有**是个骗人的勾当,所以二帮坚决反对,可是拗不过彭瑛的一再坚持,而且老丈人也过来三番五次的劝说,说是没事的,以前在一起工作了一二十年,彼此都非常的了解,人是个不错的人,忠厚老实,家就住在华西村,而且他还去过好几趟,如果有什么意外,这个钱由他来还,既然老丈人出来做担保,也只好随他去,但是二帮也不是个傻子,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这个所谓的捷菲力自行车厂的一切动态。

    第一个月似乎都风平浪静,彭瑛每天都晚去早归,有时一高兴还把小李彭也带过去,说公司里除了一个厂长丁广翔在家里带着七八个工人搞生产,还有一个陈胖子负责在外面跑销售,有个会计四十多岁,就住在凯华制版公司后面的一条马路边上,自己上下班都很自由,没人管的,答应每个月给两千块钱的工资,这样的工作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