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你俊鱼叔秋天死了,啥个毛病也没有,吃好了晚饭就一觉醒睡死了,可惜才四十多岁,而且丢下两个小孩还都没成家,这下就苦了你金霞婶子。

    有一次在车上碰到了德留,他向我打听你的情况,我就说你在江阴。

    小维过来了好几趟,向我要你的地址,我没有给他,现在我们家里也抓得紧了,治安状况有所好转,私藏枪支都是违法的事,象小维搞的那一套已经吃不开了,不知是谁举报了他,有天晚上县里下来了很多小武警,将他家团团围住,搜出了很多的枪支还有炸药,人也被抓了去,还好只受了几个月的罪,听说要不是有人可能要被判好几年呢,他现在在家已经混不下去了,没有办法就让他老婆到云南带了几个女的,现在在杭州开了一家美容店,说是美容店其实就是卖的那种,现在大王陈家人人都把他骂的要死,都诅咒他不得好死。

    你小哥叶青听了你的话,是开了一家废品收购店,不过好像比你说的搞得还猛,他是真心写了道歉书还加了悔过的意思,你说的一千份,他一下打印了一万多份,见人就笑脸相迎的送,真诚地表达着自己的歉意,唉,你还别说,生意真的很红火,已经赚了不少钱,逢年过节还给一些小干部送上一点小礼物,有时还请地方上的有威望的老家伙们吃上一顿饭喝上一顿酒,简直打成了一片,听说等小孩稍微大点可能要回来起大别墅了。

    圆堆在深圳也进了一家叫什么筛网公司的,听说还真就谈了个女朋友,并且还是那个老板的女儿,到底能不能成功现在还说不准。

    你老姨家的黄林是在上海开了一家公司,听说是做广告的,不过是花了不少钱,你老姨夫家里底子都好抖落出来了,还借了不少的债,全力以赴支持他,因为没有办法,家里就他一个男孩,不支持他又支持谁呢。“

    这就是业同的婚事办完以后,能静下心来与父亲聊天,父亲所透露的一些与二帮有点关系或者认为二帮可能感兴趣的一些信息。

    喜也好,悲也好,命运有谁能知道,梦一场,是非恩怨随风飘。

    人的生命真是脆弱的很,那个俊鱼叔,长得方方正正壮壮实实,对人和善笑口常开,啥个毛病也没有,怎么就说走就走了呢,二帮感到很伤感,所以对父亲后来聊的内容也没有用心去听。

    德留是自己的初中同学,他是班长,二帮是副班长,两个人在工作上可谓配合默契,多年的工作和交往中,也建立起了良好的友谊,但也正因为是这份友谊,使他对自己热情过度,而打破掉了一个自己准备大胆执行的计划,

    那是他后来在预选关上就没有被通过,正走在马路上闲逛时,看见了二帮用自行车驮着王静往家走,那个热情劲,是死拉硬拽把两个人请到家里去吃了一顿中饭,真是脑袋一点也不开窍,难怪中考的第一关就被淘汰掉了,但是虽然说智商不是太高,可能情商不低,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多年不见,非常想念,关心关心自己,这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自己这次回来,实在时间太紧,还没有功夫去走亲访友,拜访一下过去的老同学,别人都已经大踏步往前走了,而自己还没有往前挪动一下呢,所以第二天的下午,二帮就辞别了所有的亲人,又登上南下的火车匆匆往江阴赶了。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请了几个泥水匠立即开工,连天加夜一鼓作气一排六间的养猪房就起好了,高高大大宽宽敞敞,二帮认为猪同人一样,也喜欢清洁敞亮的空间,为了便于冲刷,里里外外还浇了水泥场地,因为快要过年了,成年猪的价格在上涨,小猪崽的价格也跟了上来,所以在四娘舅管云福的建议下,也在老婆大人的指令下,立即去订购猪崽的行动只好顺延。

    又过年了,本来认为今年会安安静静的过的,没想到还是热热闹闹轰轰烈烈,老丈人回来了,丈母娘也回来了,大阿哥回来了,小阿哥也回来了,还好大嫂还是老规矩,吃了一顿中饭,就带着女儿回娘家,丈母娘本来是火气蛮大的,但不知是听到了啥个风声还是咋的,反正是安安静静沉默寡言,只知道一心一意的烧菜做饭,这倒减轻了二帮的工作量,终于也能腾出很多的时间也参与到那个游湖中去畅游一把。

    二帮现在明白了,所谓的游湖,其实就是很多老年人玩的一种纸牌,大概有一百零八张,但是那个纸牌花里胡哨的很多人看不懂,而且张数多了手里拿的也不方便,起牌的时候起不起来还要去沾唾沫也不卫生,就被一些善于钻研的人作了改进,用麻将牌代替,这下好噼里啪啦的砸到桌面上啪嗒啪嗒的响,既有朝气也有风度,有时还能体现出一个人的魄力。

    抓到了一张好牌或者是停牌以后就来了一张胡牌的牌,那个激动劲一上来,往桌面上那么使劲的一拍,声音脆响很有提神的效果,所以一下子就流行了开来,并且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延续,成了在华西村一带逢年过节必须有的一档保留节目。一眨眼一个年就过去了,使人感到有点稀里糊涂的。

    二帮感到游湖游得根本就不过瘾,具有天赋的人干什么都有天赋,可以说去年二帮抓游湖没有赢到大钱心里还有点不服气,今年被二帮稍微一琢磨就从中悟出了一点门道,做清湖根本就是诱人上当的,万一不成功你就等着亏钱吧,所以一般情况下二帮都不做清湖,而是能吃的就吃,能碰得就碰,尽量去捞一点湖数,即使不胡牌,因为有湖数相抵,也输不了多少钱,但是万一搞成了飘糊,那就大掉了,糊数是要翻倍的,什么事都是这样,只要掌握了其中的原理和门道,运做起来就会感到得心应手。

    所以二帮的这个过年费几乎都是大家在牌桌上给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