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彭大瑛,明天早晨我和娘舅有点生意,可能要很早走,你就过去买一点米吧。?  “

    老丈人走了,人家还要去做生意,丈母娘也走了,这次回来只是为了看一看人家自己的娘,大阿哥也走了,人家要上班,再者说人家还有自己的小家,小阿哥没走,说在东来那家一点也不热闹,一家人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半天都闷不出一个响屁来,呆在那里真是活受罪,干脆就不再过去了,说是准备找个工作去上班。

    话是这样说,可是那小阿哥一天到晚都要上战场,当然这个战场上只有四个人在搏杀,有时三个人也能进行,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找工作。

    当然二帮是有苦说不出,谁让你住了人家的房子,只能好饭好菜的供养着,只希望他能尽快的去上班。

    小猪崽抓回来了,三十多头,白白亮亮的,一天到晚还哼哼唧唧,满是可爱,一年两批,每头能赚到五百块钱,一年也就只有三万,而且要占用自己和彭瑛两个人的时间,所以二帮算算不大划算,正好四娘舅邀请二帮和他一起去窜窜乡收收废铁做点小生意,时间上不受限制,高兴啥时候去就啥时候去,所以二帮就答应了。

    一开始二帮还感觉到有点很难为情,自己毕竟是个高中生,又是凯华制版公司的生产骨干,怎么就会沦落到这步田地,简直是一种下三滥的谋生之道。

    后来二帮也想开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自己现在是一切从头再来,不经风雨,不见彩虹,人生只不过是一种经历,哪一行哪一业,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行行出状元,小哥叶青就是做这个行当的,不是说做的很好吗,而且还听说已经赚了不少的钱,都准备回家造大别墅了,虽然说自己将来可能不会去做这个行业,但是现在有了机会去参与了解体会一下感觉也是不错的。

    可是二帮才做了几天,就对这一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真所谓无业时事事皆可为以求其业,有业时事事皆不可为以专其业,二帮就是这副性格,那是干一行爱一行,先不要说这收废旧里面的学问可大了,就是那喊叫的声音也是很有意思的好玩。

    一开始二帮是和四娘舅羊留情一起走的,看着四娘舅喊得声音洪亮清清脆脆的,可是那四娘舅让自己也喊两嗓子的时候,二帮是光张嘴就是不出声音,总是感到是那么的别扭和难为情。

    后来二帮建议两个人分开跑,让自己单独行动一下试试,当然也买了一包香烟,掏出一根点着了,待抽完了,二帮感觉到心情平静了,有思想准备了,这才喊了出来:”有废铜旧铁的拿来卖,有废铝废锌不锈钢的拿来卖。“

    ”收废旧的。“这才喊出了两三声,尽然就有生意上门了。真正到了场合上,二帮是镇定自若,谈笑风声,从容应对,按照那四娘舅羊留情的交代,这第一笔生意就这么顺顺当当的做好了。

    ”虽然说不亏,可能也没得赚。“正当二帮兴高采烈兴致勃勃的把自己做成的第一笔生意向羊留情汇报时,那四娘舅看了看货,就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

    二帮当然是不服气呀,就问为什么呢,那羊留情才笑着说道:”其实这收废旧里面的学问可大了,如果你不好好好的掌握,不要说你赚不到钱,可能还要亏进去的。“

    亏本的买卖咱不干,但是为了能保证在以后做生意的过程中不亏,,二帮只好虚心的向四娘舅讨教了。

    ”虽然说收废旧这行是个下三滥的行业,被很多人瞧不起,但是你只要干得好,我保证你也能够大财,.我家的这三家楼房就是靠我收废旧赚来的,前几年紫铜都卖到二三十块钱一斤,黄铜也能卖到十七八块钱一斤,不锈钢也是十四五块钱一斤,虽说这几年价格都跌了下来,但是还是有利可图的,但是必须要熟练掌握里面的技术和门道,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生意经。“

    有点意思,当然为了表示自己讨教的诚意和热情,二帮就掏出了香烟,给四娘舅了一只,自己也点上了一支,那四娘舅看得出来不但是特别的开心,好像还有点小小的激动,就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传授开来了;

    ”虽然都是铜,但是除了有黄铜和紫铜的区分以外,在紫铜中还分铜板铜条铜丝铜屑,甚至还有电解铜和电焊条,当然这后面的两种我们一般接触不到,而每一种的价格也都不一样,以后我会慢慢的给你讲,黄铜也分铜块和铜屑,铜块当中还分纯铜和杂铜,当然杂铜的价格就要明显的下降,就像你刚才收购的这种铜,就属于杂铜的一种,也叫镀锌铜,因为有了杂质,所以价格不高,刚才那个人正是利用了你是一个新手,才和你做的,为什么我以前也从那里走过他不喊我,那就是因为他知道我是个老棍子识货而不敢喊我。

    还有这不锈钢当中,也有一种浇铸件,它的价格也是低得怕人的,甚至还没有普通不锈钢的一半,铝也有生铝和熟铝之分,生铝的价格就要比熟铝每斤低格块把钱,铁也有生熟之分,但是生铁的价格又高于熟铁,铅有软硬之分,软铅价格大,而硬铅价格就小,这些都要靠自己以后慢慢的去摸索和掌握。‘

    可以说二帮掌握得很快,不到一个礼拜,就基本上可以出师了,有时每天赚的钱都能比羊留情多,当然多出来的部分也要分给羊留情的,因为两个人说好是合伙的。

    前一天下午就联系好的一个铁皮房子,在东沙镇的长江边,定钱都交了,据那四娘舅羊留情所说,光上面的铝合金门框拆下来都可以顶得住收购的价格,所以那铁皮房子就等于是白送的,现在的关键就是要两个人花点力气把它拆下来,然后请一部三轮车把它拖过去卖就行了,可是都吃好了晚饭准备上床睡觉了,那彭瑛才对二帮说,家里的米吃完了,第二天早晨就要去买,为了不耽搁自己的生意,所以二帮就让彭瑛去买。

    ’我才不管呢,没有米就不吃,‘看来不知那彭瑛的那根神经又被刺到了,惹不起咱躲得起,那就请小二哥帮忙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