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站好。 ? ”

    人民警察爱人民,人命警察人民爱,二帮自小就对那些穿绿色军装的人感到亲切。

    一开始是雷锋,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做了好事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留下,不但具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还具有无私奋献的崇高觉悟和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做起,勤俭节约,埋头苦干,是一颗标标准准螺丝钉,敢挤敢钻。

    后来就是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再后来就是黄继光,奋不顾身堵枪眼,真像魏巍所写的当今世界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二帮也认为,那些穿军装的是当之无愧的,因此在高考落第之后,二帮也踊跃报名,准备去做那最可爱的人中的一员,可惜没有后台,更没有靠山,原来那最可爱的人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虽然参军不成,但是丝毫没有减轻那些最可爱的人在二帮心中的地位,因此每当何时何地,只要看见那些穿军装的人,二帮都会怀着一种敬畏而亲切的眼神去关注着他们,以致后来只要是看见那些穿制服的人,二帮都感到很是亲切。不要说是警察,就是那大门口的保安,二帮都感到他们一身的正气凛然。

    可是这两个小警察,可能还不能说他小,其中一个说他个子小,这倒是实事求是千真万确,可人家是个什么小队长,而且还是市警察大队的,姓吴,据听说就是兆丰镇相邻乐余镇的本地人,另一个个头倒是倒是很大,可看上去就像是个二百五,只知道跟在那个吴队长的后面,目不斜视一横一横的往前走,两个家伙一身的便服,幸亏是在派出所里,早亮明了身份,要是走在大街上让人会不由自主的感觉到是过来了两个小流氓,因为无论从穿衣打扮还是言谈举止都看不出来有一点是人民警察的样子,所以二帮从一开始心里就比较反感他们。

    四娘舅羊留情头一天晚上九十点钟就被派出所开了一部小车子带过去问话了,二帮因为头一天晚上回去了,根本就不知道,这大半年来,虽然说铜铝铁锌不锈钢,样样价格都是只跌不涨,但是二帮和四娘舅羊留情收废旧的生意却是出奇的好,当然这都要感谢那支电话线改造的施工队。

    有了朱德龙的引荐,现在二帮和四娘舅羊留情基本上和施工队里的每个人都特别的熟,所以他们一搞到废料就拿过来卖,有时还能白送点,所以二帮和四娘舅羊留情口袋里的钞票不知不觉就鼓了起来,但是二帮总感觉到这个生意做的有点不妥,而且也是为了让彭丽开心和对自己放心,每当袋子里有个三千五千块钱的时候总会送回去交给彭瑛保管。

    俗话说得好,男人是挣钱的手,女人才是聚钱的斗,外债也还掉了,这时候每挣一分就是多出来的,家里也简单装修了一下,一个厕所还起的蛮漂亮,那彭瑛的心愿也实现了,那就是买了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坐在家里就能炒股,也不用再往股票交易所跑,所以这一回去一家三口其乐融的,二帮也感到很是幸福了一晚上。

    可是第二天一过来,就生了这么一件事,二帮也没有多大的担心,因为像这种情况,今年已经生了好几次了,有时是派出所派人亲自过来了解情况的,有时也把羊留情用车子接过去的,但是怎么接的去还得怎么送过来,因为羊留情不但口才好,嘴瓜瓜的特别会辩论,还且还是个能软能硬的人,横起来好像也是个不要命的,可能最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羊留情人家有后台,那就是人家嫡亲连襟的哥哥是市里政法委的主要负责人,而且好像还对他有过什么承诺,那就是只要不杀人不放火,不搞什么大的违法乱纪的大乱子,象收收废旧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只管收,出了事情我给你承担,但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二帮也不敢确定,因为二帮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也没有亲耳所闻,

    但是二帮心里毕竟感到有了底气,连派出所的人都对四娘舅这么客客气气的,有什么好怕的,即使出了事情,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所以等了一天,看着那四舅母和四娘舅的女儿羊若兮很是着急,二帮决定到派出所去打探打探情况,万一有个什么情况也好早一点想想应变的良策。

    “叫什么名字。”

    “李业年。”

    说好了喊进来询问询问情况的现在搞的像个审问似的,两个老几坐到了桌子后面,正前方放把椅子让二帮坐,这个架势二帮就感到讨厌,所以对那个什么吴警官的问话二帮也没好气的回答道。

    “身份证?”

    “没带。”问的简单,回答得也爽快。

    “说说最近你和羊留情都收了点什么和在哪里收的。‘

    ”都收了点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负责帮他开三轮车的,在哪里收的,我就更不知道了,因为我是个外地人,以前是在江阴市凯华制版有限公司上班的,刚刚搬到乡下来,所以这里的哪个地方叫啥名字我的的确确不知道。“

    问得仔细二帮的回答自然也不能马虎,所以二帮把几年前的凯华制版公司也搬了出来,准备和他们好好的抖露抖露自己的光荣历史,也好让他们相信自己确确实实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好人。

    ”什么东西,一问三不知的,好好的老实交代。“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那个吴警官好像到颇有耐心,可是那个跟屁虫到好像沉不住气了。

    ”我本来就不是东西,而是个只会说说人话的人而已,不像某些人到底是不是东西就有点难讲了,因为他连最起码的人话都不会说。“

    二帮不气反笑,充分展示了一个作为雄辩家的从容气魄,那个跟屁虫好象火气还不小,腾地窜了过来好像有点要打人的架势,但是刚刚露了一点苗头,就被那个吴警官喝止了。

    “我再强调一遍,我和你只是人民内部矛盾,对待人民内部矛盾应该讲究的是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方针,绝不能一棍子打死,你如果把我当做阶级敌人,想把我往死里整,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也会把你当做阶级敌人,如果你再动手的话,对不起我可能要反抗还击了。”

    是的,二帮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按照那个吴警官的话说,自己不能够积极配合他们的工作,他们想救人也无能为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本就是他们办案的方针和政策,你现在要么就是一问三不知,要么就是打马虎眼说东家道西家,就是不谈关于自己的事,二帮感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答应过人家绝不出卖任何人,许下的承诺就是给一千两黄金也不会反悔,

    而且二帮也提出过如果要出了事咋办,那四娘舅羊留情和朱德龙都对天过誓,不论任何人都要守口如瓶,绝不出卖任何人,不然的话就不是人养的,所以二帮决定死扛,不要说不给饭吃就是被打死了也不会吐露半个字,这就叫怕死不当**员。

    既然当初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不管生任何事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所有的后果,所以不管那吴警官怎样的软硬兼施,说他们已经掌握了大量的证据,让你坦白只不过是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二帮就说,既然证据确凿,我说不说也无所谓,干脆把我直接送去法院让法官判决算了,气的那吴警官立即走过来给了二帮两拳,虽然说不痛,但二帮马上认识到都是自己祸从口出多言多语自找麻烦惹出来的。

    所以二帮干脆就装起了哑巴,再也不开口了,后来那吴警官又跑过来说,那羊留情都已经招供了,你还在这逞什么能,二帮也装做没听见,所以那吴警官就让人把二帮带到一个警务室的靠后墙罚站,算有一个年纪大的警员做了好事,还给送过来了一盒盒饭,但是也没忘记顺便劝说二帮一番,不要自讨苦吃,到了这里想死扛是绝对扛不过去的,只有老实交代自己的问题。

    二帮嘴里答应是是是,吃了饭就不买账,还是装聋作哑,气的那个老警员也跑过来踢了二帮两脚,虽然说这些个警察打人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但二帮也感觉到太没面子了,而且还一味的让人站着,连站着睡一会的机会都不给,所以当那个吴警官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跑过来准备拿二帮出气时,二帮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确确实实二帮准备反抗了。

    本来出来是准备干一番事业的,不说惊天动地,但是最起码的要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那样才好荣归故里光宗耀祖,现在倒好打到派出所里来了,二帮感到这次是在劫难逃,可能这一辈子就算完了,哪里还有脸面去见自己的爹娘,还有那么多的父老乡亲,要知道除了自己的门下甚至包括观音堂所有姓李的对自己的期望都是很高的,还有那老婆孩子,万一自己真去吃了牢饭,那彭瑛还会买自己的帐吗,对小孩子的一生都会有负面影响,与其那样不如一死了之,这时候死了,也许还能够一死遮百丑,不会再丢人现眼了。

    这一想到了死,二帮又感觉到,其实人活着实在没有多大的意思,其实与那小猫小狗的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也就是一条微不足道的生命而已,所以二帮现在感觉到自己一切都看穿了,因而也就不怕什么所谓的警察了。

    因此当那个吴警官现二帮又靠着墙角在眯着眼睛打瞌睡时,匆匆地跑了过来准备扇上一巴掌时,二帮立即左手一个下压,右手抬起还击,不要看二帮平时都是显得文文绉绉的,其实也是一个练家子。

    在高中时抱着一本《太极拳四十八式》很是下了一番工夫,再者说在安徽凤阳的老家,庄与庄之间,姓与姓之间,打群架闹械斗那简直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常有的事,所以二帮也自悟了一套打架的经验,那就是先下手为强,出手要讲究快准狠,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打完了再说,不要看二帮在打盹,其实也是集中精力,时刻防备着的,而且也早有了指导思想,是真的准备还击的。

    所以一斜眼就看见了那吴警官抬起的巴掌,一不做二不休,见招接招,并且是防中有攻,就见那吴警官到底不愧是警察出身,只在一愣之际,立刻躲闪,但还是慢了一点,二帮的几个手指还是扫到了他的面孔上,二帮是乘胜追击,一个后退抓起了早就瞄好的一张椅子,一个跳跃就跨上了桌面,将那张椅子高高地举了起来,准备临死砸一个垫背的。

    大概是打架的动静太大或者确切地说是二帮那种几乎歇斯底里的大呼小叫,无非就是说什么你想整死我,老子也要找一个垫背的话,终于惊动了很多的警察迅的围拢了过来。

    但是二帮还是不依不饶,口若悬河的大呼小叫道:“我即使犯法,也是由人命法院判决,也轮不到你在这里给老子施刑,我给你说得清清楚楚,我不是你的阶级敌人,你既然把我当作敌人,我也只好把你当做敌人,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不服气你就过来试试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