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救命呀,杀人了。? ? ”

    父亲对二帮一贯性的要求就是长大了一定要做个诚实的人,母亲也常唠叨好孩子决不能撒谎,上学了几乎所有的老师也是这么要求的,而且还有一篇课文就讲述了一个孩子与狼的故事。

    大概好像是选自什么伊索寓言,讲的是一个小孩每天到山上放羊,山里有狼出没,第一天他在山上喊:“狼来了,狼来了。”山下的村民闻声便去打狼,可到了山上,现那狼并没有来,第二天仍是如此,第三天狼真的来了,可无论怎么喊叫,也没有人来救他,因为前两次他说了谎,人们不在相信他了,所以二帮一直铭记着这个故事的教训,几乎从不说谎,所以那老吴让他讲述事情经过的时候,二帮几乎是按部就班的一点假都没掺,甚至包括那打吴警官的事。

    “牛逼,就会吹牛。”那毛糊脸撇着个嘴说道。

    “老林,算了,他是我们江阴市的女婿,也算是个本地人,就照顾照顾吧。“说完那老吴也去洗澡了。待到老吴洗好,那被称作老林的毛糊脸,就喊了两个小年轻的光头过来,说让他们帮二帮洗洗澡。

    那二帮赶紧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那个老林不耐烦地吼道:”啥个不用,这是这里的规矩。“

    既是规矩,那就只好遵守,也照着别人的样子,先把衣服脱光,一个小伙子按压着二帮的头,一个小伙子用面盆等满了水,慢慢地朝颈脖子浇,一盆两盆三盆,大概有五六盆的样子,二帮实在受不了了,也算是深秋季节,一到了晚上温差特别的大,而且那个放出来的水据听说都是地下水,又特别的凉,冷还是次要的,关键是那样被按压着浇,令人感到有种要窒息的感觉,憋的二帮受不了

    ”我自己来吧。“说完二帮几乎是强制性的从那个小伙子的手里夺过了整面盆的水,有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哗的一下浇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两个小伙子也被溅了一身,都跑了出去。

    那个老林说不行,还得浇,二帮没好气的说道:”不服气你进来帮我洗。“因为二帮的犟脾气又作了,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他老林敢进来,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算了,有个差不多就行了。“那个老吴又话了。

    “三十六盆才浇了五六盆,还差的早呢。”那个老林回应道。

    “算了,赶快让他洗好过来背监规吧。”几乎是不耐烦的强制命令,那个老林才不在干预了。

    吃晚饭了,都是把碗从一个小窗洞里一个一个的递出去,本来老吴安排人给二帮拿两个新碗的,但是老林不同意,说给他两个旧碗已经不错了,新碗旧碗倒无所谓,但是二帮已经看出来了,那个老林故意的在处处刁难着自己。

    吃好了晚饭,那个老林又安排二邦洗碗,洗碗就洗碗,反正又不累人,也很无所谓的,到了晚上老林又安排二帮值班,就是每两个人一班,每班三个小时不睡觉,要站在走道里,从晚上的六点开始到早晨的六点结束。二帮正好被安排在零点到三点的时候,而这时候又是人最困的时候,反正是新来的,只好一切服从命令。

    还好二帮有事可做,那就是站在那里背监规。第二天吃好了早饭以后,二帮除了被安排洗碗以外,又多了一个光荣的任务,那就是洗刷厕所,待到一切都忙完之后,二帮正准备去背监规的时候,就看见外面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再喊:“二百二十二号。”二帮巡视了一圈,现大家都规规矩矩的站着毫无动静,“二百二十二号。”那个警察好像有点很不耐烦,直到那个老林踢了二帮一脚,二帮这才想起原来那个警察是在叫自己,赶快应了一声到,急忙得跑到了门边。

    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好像就是例行公事,喊过去登记注册一下姓字名谁家庭住址一类的,又隔一天,二帮又被喊出去一趟,这一次是检查院里来人,两个女的,长得不算漂亮,但是说话的声音很是温柔亲切,无非是把向管教交代的又核对了一遍,并且答应会帮二帮通知家里人,到底是警察,办事的效率挺快,第二天的上午,二帮就收到了那彭瑛送过来的换洗衣服和被褥,还附带有一百块钱。

    二帮也像别人一样,当有个负责买东西的警察过来问大家要买什么东西的时候,二帮也开了一箱康师傅方便面,还有几包榨菜,当然还有牙膏牙刷毛巾肥皂之类的,老林提出要多开一份,因为每个新来的都要按规矩交公,还要开上两包叉烧,有一包是要孝敬老大的,用钱的方面一切都好说,只要有,那没有了就没办法了,以后几天似乎也就没什么事了。

    背监规的任务二帮几乎是提前完成,二十四条监规,只有两三百个字,对二帮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早晨起来搞搞卫生,反正也是各有分工各就各位,一切收拾停当,然后在那放风的小围墙里整齐的排好队,等候管教来点名,就像是部队里的操练一样。

    等到看见管教从放风墙上面的走道上走来,老吴先对大家喊上一声立正,然后对上面的管教喊道:“报告管教,本监室总共一十八人,全部到齐,请管教点名。”

    然后管教喊一声入列,就开始喊号,喊到谁的号,答应一声到就可以了,点名完毕,等老吴宣布一声点名完毕,可以自由活动了,搞得好像一切都是真的一样。

    剩下来的时间,大家随便玩什么游戏,就没人再来过问了,有人晒太阳,有人想心事,有人在地上画个小方框,用几个小纸块玩把人往粪坑里堵的游戏,好像二帮小时候也玩过,可惜想不起来是怎么玩的了,而且这时候心事重重的,哪里还有心事去琢磨那个东西。

    老吴一个人坐在床板上生闷气,也不知为啥,好像很不开心,因为自从那天那个管教找二帮登记注册回来以后,老吴就夸赞二帮很会办事,而且那个老林对二帮的态度也有所改善,因为当那个管教问二帮,在监室里有没有被人欺负的时候,二帮很干脆的回答,不但没人欺负,而且大家都对我很好,很是关照,碗了筷子的不但白送,还送牙膏牙刷杯子毛巾加香皂,这些可能都是管教教育的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