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其实那老吴不但是个大老板,而且还是个祖传的老板。

    不知是从祖父辈还是从曾祖父辈,就开始做药材的生意,不知是人缘好还是人家确实有做生意的天赋,反正是家大业大享受起了荣华富贵。

    赶到老吴的父辈,适逢国共两党开战,那国民党早失了民心,根本就不堪一击,老吴的两个姐姐算是嫁鸡随鸡,一个随着老公逃往了台湾,一个随着老公奔赴了美国,老吴的父亲一来年岁已大,留恋故土,本以为自己只不过是个生意人,不会有人加以伤害,但是在那个混乱的时代,各种运动早已使人丧失理智迷失本性,终将那老吴父子挂上了牌子游街示众,毕竟那老头年岁已高,可能加上一时又想不开,就早早的过世了。

    可怜留下老吴孤身一人,苦度终日,总算也成了一个家,可喜的是赶上了花猫狸猫逮到老鼠是好猫的好运,一切向钱看,再也不讲什么身份出生,这时的老吴重操旧业重振家风,就租了江阴市市医药公司的几间房子,开起了一个药材加工销售的门市部,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挂的牌子是医药公司的,但是只要按合同每年上交多少款项就可以了,其他的就自负盈亏,没人过问。

    近期由于业务扩大,就聘请了一个主办会计,可是那个主办会计对老吴是一见钟情,要和老吴有那个的意思,可是老吴偏偏不好那一口子,那个会计可能是感到颇伤了自尊,恼羞成怒之下就像上级主管部门检举揭,说老吴违反了上级的指示精神,弄虚作假私设小金库,上面派人下来一查,可谓是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立即下了拘捕令,先抓起来再说。

    可是往这看守所里一关就是大半年,放也不放是判也不判,就这么死耗上了,你说是气人不气人,又急人不急人。

    所以那老吴时常的心情不好,想找人絮叨絮叨散散心,可是偏偏又碰到了那个老林,每当老吴牢骚抒感慨和报报心中不平的时候,老林都会来上一句,那叫活该,谁叫你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就是不会哄女人开心,标准的黑心资本家,要我说早该拉出去枪毙。

    那老吴就和他争论,说虽然挂的是医药公司的牌子,其实就是我个人的私营企业,又不是大集体,哪里存在私设小金库呢?

    老林往往一句话就能将他堵死,说你既是私营可是上交税收为什么要以集体的性质上交呢,你私设小金库最起码的存在偷税漏税吧,那老吴就不再言语了,只一连声的叹气。

    那个老林不要看长得矮不墩墩,不但有点像歪瓜裂枣,还时不时的有点流里流气,可并不简单,对一些案件的司法程序,审判过程,以及量刑上似乎都了如指掌。

    说检察院要传谁了,不是第二天,就是第三天必定来传,说法院马上要找谁,等几天法院里就会来找谁,等有人把那法院里的起诉书拿给老林看的时候,老林说的宣判结果和法院的最终宣判基本上不相上下,所以二帮打心眼里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就把自己的情况也说给他听,请他帮自己拿拿主意。

    那老林的观点和二帮本人的想法也不谋而合,那就是无论如何不能承认和羊留情是合伙,只承认参与了,但是是老板吩咐的。二帮也就问了,那个检察院里人还说,有没有什么没交待的了,现在交代都算坦白,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有立功表现的还可以将功补过,那么我可不可以坦白和检举呢。

    老林就说,那绝对不可以,都是骗人的鬼话,坦白从宽就是把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就可能回家过年,但是后来就问二帮有没有没交代的呢,二帮是实话实说,这交代出来的,可能只有九牛一毛,没交代出来的的多着呢。

    可是第二天上午,那个管教又找老林谈心去了,老吴和二帮两人又躲在床铺上下象棋,老吴就悄悄的对二帮说道:”小李呀,可不能太死心眼,什么话都对老林说,那个家伙曾在管教面前检举揭你,说你还有好多问题没交代呢。“

    二帮是大惊失色,心中的一股怒火也不由冲天而起,好你个老林,好多人都说你不是个好东西,只有我二帮对你毕恭毕敬那你当个人看待,想不到你是个背后耍阴谋的卑鄙小人。

    二帮之所以敬重老林,一方面是因为那老林对审案判案知识的熟悉,还有个原因就是因为他是个山东人,二帮历来对山东人就有好感,可以说山东人就是那中国好人的代名词,为人善良憨厚可爱,性格豪爽行侠仗义等等,最后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那老林所走的人生之路,正是自己当初也准备走的。

    老林其实叫林小元,出身于山东的一户贫苦人家,偶然的机会报了名参了军,当的是上海驻防兵,不知怎么在当兵期间就勾搭上了上海的一个富家小姐,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转业以后,老丈人通过关系就让他在上海做了海关警察,据说他家在上海浦东新区所开的茶楼就有好几家,可谓财大大滴,大概也是好日子过到头了,不知怎么就结交上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其中就有福建人潘富贵,此人是那专门做偷渡生意的总老大,就这样被拖下了水。

    据老吴所说,他们是一个庞大的犯罪团伙,成员遍布全国各地,正在搜捕和抓获中,而老林又是其中的骨干人员,可能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老吴之所以对二帮特别的好,又能够讲上几句知心话,大概除了二帮是江阴市女婿之外,还觉得二帮也算是半个有文化人,总比那些个因为偷鸡摸狗而进来的要好得多,其实最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因为二帮下得了一手好象棋。

    大概是二邦进来的第三天吧,老吴心情又不好了,自己摆了个象棋在同自己下,二帮就过去问,为什么不同别人下呢,自己下多没意思,那老吴说道:”都是臭棋篓子,下的也没意思,只懂得偷鸡摸狗,稍微上点路子的交易没有一个人行。“

    二帮就笑吟吟的说道:”不然的话,就让我来陪你试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