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说起下象棋不谦虚地说,那二帮还真有一手,当然那也是人家刻苦钻研努力研究的结果。?

    二帮就是这副性格,不论干什么,那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中考结束,闲来无事,等结果难免也有点心烦气躁,二帮就也到那大队部边上去凑人闹。

    都是乡下人就是有这么一点好处,上下班不论点,所以那炎炎的夏季,有很多睡午觉睡不着的就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到那大队部村委会的边上去打牌下棋侃大山聊天。

    又因为附近就有医疗合作所理店小店学校几乎就是连成片的,中间还有由乡镇通往县城的大马路,马路两边都是高大的树木,正好遮阴纳凉,大家就在那树荫之下各得其所自找其乐。

    等到二帮赶过去的时候,我滴个小乖乖,二帮就现有一个地方特别的热闹,围了一大圈,有的人甚至都站到了太阳心里,也不感觉到热,反正是舍不得离去,有的搬来了大石块垫在了脚下伸头曳颈的往里瞅,也不知是在搞什么名堂,二帮也是一时的好奇,就也挤了过去。

    费了好大的劲,出了一身的臭汗,总算瞧明白了,真是差一点气岔了气,原来大家这么起劲的挤在了一起就是为了看一个小伙子和一个老头在下象棋。

    小伙子是二帮本家的一个叔叔,大名叫李俊秀,小名叫大十,其实就是他家有兄妹姐弟十个,而他是老小,上学也还算聪明,可是就是迷上了象棋,好像还走村窜户到别的庄子上去找高手切磋棋艺。

    那个老头二帮虽然不知道他的姓字名谁,但是知道他是大赵介的,也是一个老棋迷,反正是三天两头自带一张小板凳,背着一只小书包,里面就装着象棋,坐在那树荫下等着人来找他挑战。

    可能是这两个人正好代表了观音堂村的两家大姓,涉及到了家族的名望问题,也可能是两个人的棋艺确实旗鼓相当,而且棋路走的又是各有千秋,一霎时硝烟弥漫精彩绝伦,所以使那么多人驻足围观舍不得离去。

    二帮稍微看了一会,可受不了了,一来是因为根本就看不懂,二来是因为二帮有个怕热的毛病,所以只好挤了出来回家了。

    可是回来了之后二帮对这象棋就上起了心了,一来是因为大夏天的在家可能实在是无事可做,二来可能也是钱烧的,因为自己的姑姑前几天来过一趟,说二帮这要考上学校了,可能要用钱就私下里给了二帮一百块钱,说让二帮自己买两套自己喜欢的衣服,留着准备到新学校里去穿。

    在那时候这一百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让二帮开心的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第三个原因那就是二帮知道那个象棋可是一门体现着一个人身份修养的高档游戏,而且可能也要算作是国粹一类的。

    因为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五十六个民族中,要说其共同点的话,那就是男女老幼似乎很多人都认识和知道这门艺术,并且有很多人都能来两下子,所以二帮决定趁着假期有时间抽出一点来,用心把它学好。

    这一打定主意,就立即采取了行动,第二天就喊上了自己特别要好的同学种严凯,两个老几各骑了一部自行车,天不亮就往五河县城出了。

    因为枣巷乡虽然属于凤阳县管,但是其实离五河县的县城反而要近一些,这一到县城,自然是先奔新华书店,不管那种严凯买什么东东,反正二帮是买了象棋入门,象棋布局,什么象棋实战技术,还有什么象棋残局和象棋棋谱大全,好家伙那真是一大摞子啊。

    回到家之后是一下子扎进了书堆里,遇到了不能理解的地方或者是疑难之处立即去请求本家叔叔大十指点,如此一来真可谓进步神,等到那二帮领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以后,这一高兴也跑到那大队部的马路边的树荫下去找人对弈时,这简直就是横空杀出的一匹黑马,使很多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很多人不由啧啧咋舌赞叹道:“观音堂李姓家族中,真是人才济济不可小觑呀,一个平时温文尔雅名不见经传的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孩,不知咋么稍一出手就这么的厉害。”

    那么这时就有人接话道:“你还不要不服,说起他你们大赵介这几年可能把他忘记了,他就是李书记的二公子二帮,上小学时就能得不得了,那赵华红老师就是被他干下来的,”

    一霎时可谓旧话重提,而且这时二帮又接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在大家的议论声中,二帮可谓又风光了好一阵子。

    就是到了那江阴市照相制版厂之后,大家对二帮的印象那么好,除了任劳任怨的积极肯干,其实与二帮爱下象棋和下的一手好象棋都有很大关系。

    通过这么几年的磨练,二帮的棋艺不说炉火纯青,但是最起码的也可以说老练了很多。加上又自悟了象棋游戏的基本原理,那就是象棋胜负的规则既然是以老将在不在定胜负,那么车马炮相士卒,几乎都不用考虑他们的生死存亡,为了先一步抓住对方的老将,只要能过河的只管拼了命的向前冲,当然也不能盲目的瞎冲。

    接下来的就是二帮自创的一套棋路,那就是当门炮盘头马士肋車,所有棋子密切配合遥相呼应,可谓战无不克攻无不胜,一下子将照相制版厂的几个老棋篓子杀的是人仰马翻片甲不留,很快的就名声大振,。

    而且按照几个老师傅的话说,人家小李不仅仅是棋艺好,关键的是人家棋品还好,我们都输得心服口服,并且人家又不保留技术,时常还给我们指点一二,使我们的水平也有了提高,所以我们更佩服他的人品。

    自从到了那华西村的乡下之后,没想到那羊留情也是一个大棋迷,据听说在那华西村一带还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一个棋手,可是和二帮一较量,就好像是小日本进了地雷村,被炸的晕头转向束手无策,根本找不着东南西北。

    按他自己的话说,咋么和小李下棋,就好像感觉到自己根本就不会下棋了,因为根本不知道走哪一步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