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风轻拂澎湖湾,海浪逐沙滩,现在那年住的小岛已变成了一个高大伟岸挺拔的岛屿,不过孤零零的屹立在那波涛汹涌的水面之上,好像甚是伤心可怜。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年,现在在干什么呢?

    先立在那岛边的水里练了一回功,这是年自悟的,叫降水十八掌,因为当初想去帮帮蚩尤部落降服那头猛兽时,才发现自己简直手无缚鸡之力,年感到以后想在江湖上混,如果没有一点看家的本领或者什么真才实学的话,还真的很难,所以有空没空就站到那水浪之中迎着水浪练习拍击,唉,你还别说,不说功力大增,但是最起码感到自己长力气了。

    感到有点乏累,看着夕阳西下,那年忽然决定要举行一个悔过仪式,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在那岛边,年用几块石头垒起个高墩,高墩之上矗着几颗枯草,拜三拜,再叩个头,嘴里还念念有词:“老天在上,大地为证,女娲娘娘听着,宽恕我一次吧,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逗逗她玩,宽恕宽恕,原谅原谅。”

    念着念着,年感到自已念累了,又倒到地门之口睡着了。

    多少个来来回回,年都绕开那些人类繁华的都城,直道有一次,那年感到心中特别的恼火,决定再故地重游一次。

    年恼火什么呢?这些个人类繁衍发展的也太快了吧,我才睡了几觉,怎么到处是人到处是城,我本想躲着你们,可是你们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简直让我无路可躲嘛。

    年来到那个龙头山下,发现那里已建起了一座庙宇,上写帝都娘娘庙,而且每天来拜祭的人还很多,年感到心里酸酸的,心想不知这个帝都娘娘有什么好,当初如果不是她对我那么不友好,我能去将她的那几个大铜镜背到山上去吓唬她,光溜水滑的,拿也不好拿,幸亏我年聪明,将中间都踩凹下去才落叠在一起,好不容易背到了山上,想到这,当初那悲惨的场面又出现在年的脑海里,当自己用那几面大铜镜照帝都时,不知怎么帝都身上就冒起火,凄惨的怪叫着,然后是她周围的树木花草都着起了火,真是怪事。

    不过心里又暗暗许愿,女娲娘娘,只要你宽恕我这次,以后当有人有难的时候,我一定搭救两个人还你,正在年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见前面“咚咚咚”有铜锣声,吓的年掉头就跑,跑了一大段路,才气喘吁吁的停将下来。←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看见路上行人,甚至摆摊的,或者正在吃饭的无论年长的或年幼的,都跪倒了地上,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在接受大人们惩罚,默不作声,年不由感到好奇,也跪在一个满脸胡子的人身边,小声打听,这是怎么回事。

    就听那个满脸胡子的人说道:“你这个人怎么不懂,这个仪式已举行了几十个年关了,铜锣开道表示,我们的首领又要出巡了,年更加不解,什么叫几十个年关?为什么首领出巡,你们就象做错了事要等候处罚,现在的首领又是谁?那个大胡子男人,不由瞪大眼睛,吃惊地盯着年:“难道你是外星球来的?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懂,那么现在我告诉你,年每来一次就叫一个年关这是黄帝临终前定来的,首领出巡,臣民必须跪迎,这是我们首领舜定下的规矩,懂了吗?”大胡子男人有点显得不耐烦。

    “你是说,现在的首领是尧的儿子,帝都的孙子,舜那个杂种?”

    大胡子男人吃惊地看着年,“你说什么,你骂谁是杂种?”

    年有点满不在乎,站立起来,大声说道:“怎么啦,我说舜是杂种,怎么啦,难道我说错了吗?”

    跪着的人们都扭过头来吃惊地看着年,正如同上次一样,只是短暂的沉默,狂风暴雨随即来临,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夹杂的不是烂菜叶子,而是那还没有吃完的剩饭剩菜。

    年没精打采地往地门之口走着,心里感到特别地沮丧和恼火,年现在感到特别地讨厌人类,年心里还感到特别困惑,这些人本来是女娲娘娘造出来的,为什么他们不能像女娲娘娘一样对自己友好一点呢?再者说了,自己又没有得罪他们,只不过说了句大实话而已,对,一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不,不能,如果我伤害了人类,又怎能对得住女娲娘娘,年就这样犹犹豫豫地在地门之口又睡了几觉,方才拿定了主意。

    一个什么样的主意呢?原来年听说,炎帝被黄帝流放之后,炎帝只带了几个随从,一路向南走去,当他们到达赤水岸边的时候,立即被几个长相奇特的怪物围住,咿咿呀呀了半天,炎帝总算听明白了,原来是赤水河中的龙王请他们去做客,虽是到水下去,对炎帝他们来讲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当初要不是人类不明不白的丧失了法力,越高山,下大海,那都是常有的事,如今到水中龙宫去做客,对炎帝来讲也不足为怪,因此欣然前往。

    几杯酒下肚,炎帝感到自己飘飘然的爽歪歪,对龙王的要求自然稀里糊涂的满口答应,待到自己一觉醒来,才发觉自己身边不知怎么已多了一个女人,不但是赤身裸体,而且是面如桃花,眉如弯月,比帝都毫不逊色。

    炎帝忙将那女子唤醒,细问之下,方才明白自己已成了那海龙王的女婿,既然生米已做成了熟饭,炎帝也没有什么怨言,何况自己也无处可去,但要求住到岸上去,毕竟自己不适应水下生活,也不喜欢水下生活,那女子答应了,并告诉炎帝,自己叫帝当,也有人喊自己赤水女的。

    炎帝心中欢喜,心想,帝当可比帝都清脆悦耳多了。

    后来炎帝与帝当生下一子,取名黎,虽然聪明伶俐,但毕竟长的人面龙身,不讨炎帝喜欢,这也不能怪他,谁叫自己的父亲是人,偏偏母亲是龙呢?原来那帝当本是龙王的女儿,自然也是龙身,之所以以女人形象出现在炎帝面前,只不过施用法术变化而已,可是黎毕竟年幼,没有法力,自然是原形,渐渐地黎长大了,自己跑到那衡山的山顶上安了家。

    佛家有云:凡事有因有果,有得有失,黎因感觉自己长相怪异,既不是人也不是龙,一气之下独自住到了人迹罕至的衡山顶上,闲来无事,常用木头钻木头玩,这一玩到玩出了名堂,不知怎么就被他玩出了火,而且他还把取火的方法及火的妙用都跑到山下传授给前来投奔炎帝的人们。

    原来炎帝虽放弃了首领的位置,但有一大批忠于炎帝的人又追随而来,还有一些蚩尤的旧部也慕名来投奔,黎就教这些人如何使用火,比如说照明,当太阳落下去的时候点起火把,同白天差不了多少,还可以用火烧烤食物,特别是肉类食物,经过烧烤后味道特别鲜美,也可用捕获猎物,黎把这种方法命名为火攻计。

    还有其他的妙用,黎说等他研究了出来再传授给大家,炎帝也由此改变了对黎的态度,在他准备去赴黄帝之约时,特意让人把黎叫到面前,对他说:“你能这样为人类着想,我很欣慰,希望你能长远的保持下去,因此我决定把你的名字改做祝融,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就接替我做这里的首领。”

    不料炎帝这一去果真没有复返,大家就推举黎,就是现在的祝融,做首领,并尊称为赤帝。

    年决定劝说赤帝去攻打舜。

    主意已定,就精神抖擞地来找赤帝,到了赤帝宫一打听,没人知道赤帝干什么去了,打听来打听去,才有一个年长的告诉他,要想找赤帝,可能要到衡山顶上去,翻山越岭对年来说,可为小菜一碟,并不是什么难事,几个飞跃,也就到了山顶之上。

    只见前面一人正在抚琴高歌,长的人面龙身,不用说定是赤帝无疑,琴身悠扬,歌声高亢,听得年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不由跳起脚来欢喜地连叫几个好字。

    这一叫好,不要紧,打搅了赤帝的雅兴,面带不悦的抬起头来,两眼暴环突兀,怒瞪着年,这一瞪之下,年也感到自己的失态,忙赔笑道:“我是年,久闻赤帝威名,特来拜会。”

    年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一句客气话,但赤帝好像很不领情,而且还余怒未消,收回怒视的目光,冷冷的说道:“你就是年,果然不同凡响,早就听说人间由此怪物,只闻其声不见其形,今日一见总算开了眼界。”

    年听了感到很不是滋味,心想你也好不到哪去,怎么倒笑话气我来了。

    大概赤帝察觉了年的心思,突地朝他一瞪,吓得年赶快收回了目光,心中暗自盘算,自己是来求人家,怎么会同他弄僵呢?只好又赔笑道:“我是来找你有事的。”

    那赤帝还是横眉冷目地说道:“有什么事快说。”

    果然是一副急爆脾气,名不虚传,年赶紧说道:“那北方炎黄部落,本来是你老子炎帝与黄帝共创,如今你老子炎帝已不在,黄帝也已归天,按理说也应该分一半给你,怎么能让舜那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独占呢?因此我来建议你去向他讨要属于你的另一半。”

    那赤帝听到这里面带沉吟状,年赶紧说道;”他若不给,你就放火烧他,早听说你举手投足就是火光冲天,非烧得他呀呀怪叫,哭爹喊娘不可。“

    说话间那年仿佛看到舜果真被熊熊大火烧的狼狈不堪一副凄惨模样,不由面露得意状,心想:”小样,敢跟我斗,我略施小计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就听赤帝面带温和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恨舜呢?难道舜得罪了你吗?”

    就见那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激动地说道:“那舜是得罪了我,还有他的老子尧,还有他的奶奶,还有那些讨厌的臣民,锅碗瓢盆砸了我两回了。”

    就听赤帝还是温和地问道:“难道他们得罪你就该死吗?”

    年感到自己糊涂了,好像又清醒了,清醒了又好像更糊涂了,是呀他们对自己不友好,难道就该死吗?就像那帝都,虽对自己不友好,但已被自己用铜镜稀里糊涂得照死,难道自己还不解恨吗?自己不是还特意举办过悔过仪式吗?年现在怔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了。

    就在年发愣之际,就听赤帝还是面带微笑的说道:”为了一己私怨就想挑起人类互相残杀,你可知道这样会伤害多少条人类无辜的性命,真不是个东西。”

    就见赤帝突地跃起,声嘶力竭的怪吼道:“那就让你先尝尝老子火攻的厉害。”就在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轮巨大的火球已向自己扑面而来,吓的那年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就听赤帝站在那山峰之巅狂笑着喊道:“如果谁胆敢来伤害我们无辜的人类,我一定让他不得好死。”

    最后还咬牙切齿的发狠说道:“不管是谁!”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