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来来,各位同道好友,七七四十九天已满,午时三刻将到,待我们干了这碗童子之血,醒醒脑,提提神,然后一鼓作气,将那《万仙阵》中的魂魄吸入腹中,待回来之后再畅快痛饮,不醉不归。←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说着话,一双醉眼惺忪的媚眼,向年飞抛了几下。

    当然年也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乘机占着小便宜,可是年心中明白,他们哪一个是诚心待我,我还没回来呢,你们庆功宴早已开始,再者说了这碗里又不是什么真的童男童女之血,如果察觉不饮了岂不是让自己白费了心机,所以也在想方设法转移那妲己的视线,还好那众妖众怪,早已喝的有六七醉。

    原来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其一利就有其一害,那酒虽是好东西,可是他不但能使人乱了本性,就是妖啊怪的也在所难免,几杯酒下肚早被那妲己的美色所迷惑,一双双眼睛都盯在妲己那显山露水粉嫩白皙又几欲暴跳突出的一对大****上,对妲己早已是言听计从,一呼百应。

    如今妲己刚一说完让干了这碗血,一个个看也未看是闻为未闻,早一仰脖子灌了下去,待饮下之后方感不妙,因为那心口腹中都似乎在烧,正惊诧之间,就见年又打开一袋准备再倒,一个个都忙不迭地连连摆手,年可不管这些,一声大喝:”不喝也得喝。“就一手攥住袋口,另一手猛挤那袋子的屁股,这样就如同小孩子常玩的水游戏,一道道血柱是胡乱散播了开来,给众妖众怪甚至包括那商王纣也不例外,都给来了一个狗血淋头,一时间满殿之上是血雨腥风,乌烟瘴气。

    说来也怪,那众妖众怪先是还挣扎着做着怪样,只片刻之间,有的就轰然倒地没了动静,有的更好,化作一道青烟袅袅散去了。

    有的友会问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那天地是多么聪明,在他们孕育万物之时,早作了安排,这万物之间,不但是相依相存,而且是相生相克,正如石膏点豆腐,是一物降一物。

    又如人们常行的一道酒令,鸡能吃虫,偏偏老虎吃鸡,你老虎威风,偏偏又有杠子打你,你杠子也神气不起来,那虫儿又能将你蚀成一块朽木,那妖啊怪的虽说是天地间了不起的灵物,偏偏那妖属于极极阴邪之物,他们的克星正是那天地间最最阳刚的公鸡,不然的话在天地万物之中,有何种物件会那么大呼小叫兴高采烈的去迎接那太阳的升起呢,原来他们是在接纳和吸收那太阳的阳气,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那体虚之人和那幼小的儿童千万不要吃公鸡肉,搞得不好,就会让你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就是这个道理。

    既然妖身都灭了,那妖法自然也不复存在了,那万仙阵中,烟雾自然也散去,各位将官包括那些所谓的能人奇士魂魄又回了身,自然又神气了起来,是一路呐喊狂奔向那纣的王宫杀过来。

    ”你不是年吗,为什么你的装束也变了,好像也变老了,我们不是在那后花园吗,怎么跑到我父王的宝殿上来了。“

    ”冲啊,杀啊,将那纣捉住剥皮抽筋。“

    ”冲啊,杀啊,将那纣千刀万剐,再把******割下喂狗。“

    那纣见年不语,又听见外面人欢马叫,似乎都是不怀好意的冲自己而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着恶梦,用自己的右手掐了掐自己的左胳膊,觉得很疼,这才确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他这辈子是无法弄明白了。

    年这时也明白了过来,原来那纣被自己使计,让他去干那个宫女,不料这一干就中了妖法,被迷住了心智,其实这纣王的一切暴行都是那所谓的王后妲己所为。

    年这时也感到纣也是个可怜之人,所以也就原谅了他当初对自己的不尊不敬,耐心的向他解释道:”不是我老了,其实你更老了。殊不知你这几十年间已做出种种暴行,可为天怒人怨,神鬼共愤,如果你落在他们手里还怎会有个好,不如干脆自己找根绳子吊死自己算了。”

    那纣起初还有点不信,待取过一面铜镜照了照自己,这才确定那年之所说可能不假,无奈之下,只好请年帮忙将那绳头拴在房梁之上,打个扣子,脖颈往里一套,再用脚踢翻了凳子,就这样糊里糊涂,不明不白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待那周国的军士感到询问就理,年也没有心情加以解答,只有那被年拎着来的张百善经过这几场变故,反而倒显得是镇定从容,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交代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众军士不由欢呼雀跃,激动不已,围上前来就把年高高举起,大呼小叫,噢噢地去向武王回禀去了,因为此时众人才明白,原来那年才是他们大周国的第一功臣,不但灭了妖,除了怪,还亲手用绳子勒死了那为富不仁,荒淫无道,无比残忍的纣,武王闻之也是开心不已,决定要好好地加以封赏,但到底该如何封赏,思前想后,倒一时拿不定了主意。

    原来那年本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传奇式人物,何况他平日里与我周国既无来往又无交情,却有人回报在那纣的家庙之中发现立有年的牌位,不但画像栩栩如生十分的考究,就是地位也被排在那大商国开国先王商汤之前,被尊为天师,如今这年不助商纣,反来帮我道理何在,会不会有何不良企图。

    那武王把自己的疑虑和为难之处向太公说了,那姜尚只微微一笑,对那武王说道:“到底是何原因使年与商反目,我也说不上来,但据我师傅元始天尊所说,那女娲娘娘对年大加赞赏,说也不枉他曾经的一番教诲,而且据我师傅所说,那年也被定为玉皇大帝的最合适人选,所以如何封赏,待我封完神之后,其他人等再做定夺,上榜之人就不必你再费神了。”

    既然太公有如此安排,那是再好不过,但说年是玉皇大帝的最合适人选,那武王就有点不解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