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话说这年破了万仙大阵,令女娲娘娘开心的是还帮他解决了一个疑难问题,那就是让谁来做这个玉皇大帝,原来那幽冥界中也分门分派的,而且一个个都是死要面子,在一点点细末枝节上,都能争的脸红脖子粗的,当然这只是个比喻,因为他们没有脸的,当然也就谈不上顾及彼此的脸面。

    如今好了,这玉皇大帝让年来做,各教各派互有牵扯,加上年这次确实是功劳不小,大家自然是心服口服,但是那年就不服,封神就封神,干嘛要搞得如此神秘兮兮的,而且还令人紧张兮兮的。

    原来在那封神之前,那太公令大家都必须先用一块布罩住头脸,坐上一辆马车,每人都有一个士兵看着,那年也觉得好奇,就依法照办。

    可是刚跨上马车坐稳,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怯怯的颤意,轻声问道:“年大人,你如今不但成了大名人,而且还是个大红人,可是你欠我的钱不知什么时候还我?”

    “欠钱?”年一愣,忽的想起此人是那张百善,自己也感觉好笑,原来自己答应并亲自把他带来向那妲己要钱的,如今那妲己已化作一道青烟,不知这债务该由谁来承担,只好好言哄到:“我现在正忙,加上什么也看不见了,等我们封完神之后,我一定想法还你,不过你要将外面的情况悄悄的告诉我。”

    那张百善答应了。就这样这一排浩浩荡荡的马车大队来到一处高大的院落,到处刀枪林立,警卫森严,年心中不解,心想我等皆是有功之人,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先是蒙脸,如今又派重兵把守,而且进门之后,那大门咣当一声也关上了,还好那太公终于命人取下每个人头上的布罩。

    乖乖,真是气派而神秘,庄严又肃穆,到处彩旗高插,彩带是高挂,前面设一高大的香案,也用黄布罩住,正上方写有三个金灿灿的大字,天,地,人,旁边彩带上也分别有字,分别写的是天皇皇地皇皇,周国自由好儿郎,地皇皇人皇皇,天上自然有天堂,人皇皇天皇皇,英雄豪杰上神榜。

    那太公也站在一高案之上,向大家说明解释道:“我奉女娲娘娘的法旨来根据大家在这场战争中的不同功勋进行封神嘉奖,成神之后,不但法力无边,而且能长生不老,呼风唤雨的在天上行走,多么的逍遥快活,但有一点我必须解释一下,那就是必须先将你们的人头斩下。”

    话说那年因为灭了妖,除了纣,而被女娲娘娘内定为玉皇大帝的最佳人选,封神就封神,干嘛要搞的这么神神秘秘,鬼里鬼气,这引起了年的警戒之心。

    俗话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呀,适逢凑巧,监管年的那武士正是因解说年灭妖除魔过程有功而被刚刚招纳入伍的张百善,因听了张百善介绍,一路之上不但刀枪林立,戒备森严,而且还进了一所高大的院落,并且咣当一声,大门紧密,这下年之戒备之心更甚。

    如今听那太公所言,在封神之前,必须要先斩下每个人的项上人头,年心中不由暗自冷笑,看来封神是假,其实是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吧,不是常听人言,卸磨杀驴,兔死狗烹,如今那商纣已灭,还要这些文臣武将干什么,是不是借封神之名,以除后患呢。

    且不说那年在如何思量,其他众人听太公之言,也是心下大惊,无奈他们都是在教之人,肉体凡胎只是短暂的,精神魂魄可以永垂不朽,这本是他们的信仰,如今他们死后再也不是平常小鬼,而是像女娲娘娘一样,可以成为神了,这可是他们的最高追求,如今这肉体看来是保不住了,因此有人向太公请求,”这肉体我们可以不要,毕竟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响当当人物,可不可以在我们成神之后,还保留这原有的一套装束呢。”

    不料这一请求立马得到众人响应,太公见状,微微一笑,“好说好说。”

    既然太公说好说,那众人再也无话可说,即使有话说也只好无可奈何,因为众人知道,那太公不但有元始天尊给的捆仙索,还有女娲娘娘亲传的打神鞭,看来这一刀之苦是在所难免,也罢,由他去吧,只希望太公能给自己一个名头响亮一点的神号。

    封神封神,古往今来被世人传的沸沸扬扬,都以为有多么神秘莫测,其实那封神再简单不过,太公站在那所谓的封神台上,唤上一人,咔嚓一刀,人头砍去,太公口中念念有词,黄天化怎样怎样,我封你为什么什么神,黄飞虎怎样怎样,我封你为什么什么神,如此而已,然后命那跟随来的武士,将斩下的人头放置在一所谓的神案上,前面立着该人的神号牌位,然后回过来再将该人的尸体拖走,该神就封好了,跟随来的该武士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简单吧,可是跟随着年的武士张百善哪见过这种阵势,气宇轩昂,威风凛凛的那么一个活脱脱的人,就这么被咔嚓一刀,身体人头两分家,血汩汩的到处冒,一个个谈笑风生,还在那议论呢,这个神封的不错,名副其实,那个神封的好,应该应该,那张百善早乘人不备悄悄的溜到那天地人的帷帐下面躲了起来。

    待众人封神完毕,终于轮到年了,那年微微一笑,故作镇静地问道:“不知太公准备封我为何种大神呀。”

    那太公双手抱拳,站在那封神台上向年施礼道:“实不相瞒,你是女娲娘娘亲定的众神之主,名为玉皇大帝。”

    年还是微微一笑,但并未上前半步,继续问道:“不知当这个玉皇大帝有什么好?”

    那太公笑答道:“这还用说吗,首先那天上一天,地上就是一年,你的寿命可谓与天地并齐,不要说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琼浆玉液,天地间谁敢不停你的号令,那是多么威风气派啊。”

    年还是微笑着问道:“如此大的好事,你何不留给自己呢?”

    不料想,这句话正碰到了那太公的痛处,其实是人就有私心,那太公虽站在封神台上,威风凛凛地封你封他,其实内心正在强忍着无比痛苦的煎熬,众人皆可为神,唯独自己,不但成不了神,还修不了仙,真是岂有此理,正在难过的不得了,如今被那年一提,再也控制不住,不由脸色铁青,板着脸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愿做这个玉皇大帝吗?”

    年还是笑嘻嘻地答道:“做玉皇大帝,你去唬三岁小孩子吧,兔死狗烹,卸磨杀驴,这是你们做人的一贯伎俩,想用来对付我年,你还嫩了点。”

    说完还没等那太公反应过来,早一个纵身向房顶上窜去,原来那上面有个天窗,早被年瞄好了,年这一纵早失去了踪迹,只留下那太公站在那封神台上孤伶伶的发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