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人世间之情,本就错综复杂,这孔子稍生偏爱之心,就埋下了另一个隐患,原来那些孔子的学生哪一个不是聪明过人,反应敏捷,才智过人。只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琐碎小事,就察觉孔子对年有袒护偏爱之心,一个个早生嫉妒之心,再加上那年不但长得形容猥琐,而且走路又摇摇摆摆,同学们对他难生好感,并且这年天生举止轻浮,处处想显示自己的小聪明,好,你不吹嘘自己都活了几千岁了吗,天下之事,你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那么我们今天就逗你玩玩。

    这一日适逢孔子不在,首先挑起事端的正是那孔子的另一得意门生,名叫颜回,说起这颜回,还颇有一段传奇佳话,原来那颜回家境颇为贫困,刚来之时,颇被同学们瞧不起,而且处处刁难,私下里还到孔子那里打小报告,说颜回手脚不干净,有小偷小摸的习惯,这说的人一多了,孔子就不得不相信,于是决定亲自考查一下。

    就在颜回经常静坐默读的地方摆放了一锭黄金,并用红绸包裹,上面还工工整整的写了一行小字,“天赐颜回一淀金”那颜回本就聪明,加上也被同学们折腾怕了,如果不拿,这又白白失去了一次发小财的机会,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难,但又觉得不服气,就在那红绸之上又对了一句“外财不发命穷人。”

    那孔子见状,立即将几百名学生统统召集起来,立即召开现场表彰大会,树立颜回为典型,号召同学们向颜回学习,做一个立大志做大事,有远大抱负的好男儿,这一下颜回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形象立马高大起来。

    不料想自己还没风光了几天,这就来了个年处处抢了自己的风头,那颜回觉得颇不服气,趁着老师不在决定逗逗年,解解自己胸中的闷气。

    “年哪,你说还没有人类之前,就有了你,那也就是说你知道天和地是怎么有的,你能给我们讲讲天和地是怎么来的吗?”

    “天和地是怎么来的?”年正在琢磨孔子讲的那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并为自己经常从远方来,为什么没有人为自己的到来而悦乎感到难过,不料这颜会对自己有此一问,不觉愣在那里。

    同学们也为颜回对年有此一问都停止了学习,两眼直勾勾地望向了年,天和地是怎么来的,这么一个重大的课题,不要说年就是自己的老师孔子也未必回答得了,有几个反应的快的同学,立即察觉出这是颜回故意向年挑衅,立马聚拢过来凑起了热闹。

    “对啊,年,趁老师不在,你赶快给我们讲讲天和地是怎么来的。”

    “天和地是怎么来的?”年确实不知,以前也没有想过,但看着几个同学皮笑肉不笑的,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年的第一反应是他们不怀好意。

    想看我的笑话,恐怕没那么容易,不要说你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就是当年那个高大巍峨的盘古,都被我耍的失去了踪迹,想起了盘古,年不觉灵机一动,来了灵感,心想我不知,你们自然不知,既然大家都不知晓,还不是我怎么说,你们怎么听,年这心中一有了打算,更觉有了底气,这一有底气,觉得来了劲头,不自觉地眉飞色舞起来,“来来来,想知道天地是怎么来的,今天我年就给你们好好讲讲。”

    ‘‘在很久以前,整个宇宙就如同一个大鸡蛋,有一个人叫盘古,这盘古在这只大鸡蛋里孕育成人以后,睡了一万八千年,才醒了过来。这时,他发现他生活在暗混沌的大鸡蛋里,心里憋闷得慌,浑身像被绳子束缚一样很难受,又看不见一丝光明,于是,他决心舒展一下筋骨,捅破这个大鸡蛋。盘古胳膊一伸,腿脚一蹬,大鸡蛋就被撑碎了。可是,他睁大眼睛一看,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依然是漆一团、混沌难分。盘古急了,抡起拳头就砸,抬起脚就踢。盘古的胳膊腿脚,又粗又大,像铁打的一样。他这一踢一打呀,凝聚了一万八千年的混沌暗,都被踢打得稀里哗啦乱动。盘古三晃荡、两晃荡,紧紧缠住自己的混沌暗,就慢慢地分离了。轻的清的一部分便飘动起来,冉冉上升,变成了蓝天;而较重的一部分则渐渐沉降,变成了大地。天地一分开,盘古觉得舒坦多了。他长长地透了口气,想站立起来,然而天却沉重地压在他的头上。他意识到天若不高高地升到高空,那么地上就永远不可能有生命存在。于是他坐下来沉思默想,怎样才能解决这一问题。最后,他断定,只有他把天托住,世上众生才能繁衍和生存。于是,盘古就手撑天,脚蹬地,努力地不让天压到地面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光阴就又过去了一万八千年。

    这中间,盘古吃的只是飘进他嘴里的雾,他从不睡觉。开始,他只能用胳膊肘撑着,伏在膝盖上休息,因为他必须竭尽全力,用双手把天推向天空,终于,盘古可以将身体挺直,高举双手把天空向上托了,他的身子一天长一丈,天地也一天离开一丈,天升得越高,盘古的身躯也变得越长。天地被他撑开了九万里,他也长成了一个高九万里的巨人。天终于高高定位于大地的上方,而盘古却感到疲惫不堪。他仰视双手上方的天,接着又俯视脚下深邃的大地。他断定天地之间已经有了相当的距离,他可以躺下休息,而不必担心天会塌下来压碎大地了。于是盘古躺下身来,睡着了。他在熟睡中死去了。盘古是累死的,他开天辟地,耗尽了心血,流尽了汗水。在睡梦中他还想着:光有蓝天、大地不行,还得在天地间造个日月山川,人类万物。可是他已经累倒了,再不能亲手造这些了。

    最后,他想:把我的身体留给世间吧。于是,盘古的身体使宇宙具有了形状,同时也使宇宙中有了物质。盘古的头变成了东山,他的脚变成了西山,他的身躯变成了中山,他的左臂变成了南山,他的右臂变成了北山。这五座圣山确定了四方形大地的四个角和中心。它们像巨大的石柱一样耸立在大地上,各自支撑着天的一角。盘古的左眼,变成了又圆又大又明亮的太阳,高挂天上,日夜给大地送暖;右眼变成了光光的月亮,给大地照明。他睁眼时,月儿是圆的,眨眼时,就又成了月牙儿。他的头发和眉毛,变成了天上的星星,洒满蓝天,伴着月亮走,跟着月亮行。

    他嘴里呼出来的气变成了春风、云雾,使得万物生长。他的声音变成了雷霆闪电。他的肌肉变成了大地的土壤,筋脉变成了道路。他的手足四肢,变成了高山峻岭,骨头牙齿变成了埋藏在地下的金银铜铁、玉石宝藏。他的血液变成了滚滚的江河,汗水变成了雨和露。他的汗毛,变成了花草树木;他的精灵,变成了鸟兽鱼虫。从此,天上有了日月星辰,地上有了山川树木、鸟兽虫鱼,天地间从此有了世界。“

    讲到高兴之处,那年是手舞足蹈,唾沫星子横飞,都飞溅到了临近的几个同学们的脸上,可是同学们都如泥塑木雕一般,呆坐在那里,不闻不问,只有两只眼珠子跟着年乱转,待年大声喊道:“回答完毕!”整个教室是鸦雀无声,就如同被施了魔法一下子被定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有一个嗫嗫嚅嚅的声音,打破了这个沉寂:“年哪,好像不大对呀,盘古其人,确实有过,不过我好像在哪本上看过,他是为了和谁比赛,去追赶太阳,被活活累死的。”

    听了此话,所有的同学们的目光又都齐刷刷地盯住了年,使年感到面孔上热辣辣的。和谁比赛?和谁都没比赛,那只不过是本大人逗逗他玩而已,谁让他那么傻呢,不过此同学有此一问,如果再来个打破沙锅问到了底,揭出了我那段陈年往事,一旦同学们得知详情,会不会对我说三道四。

    对,见同学对我的信口开河听的那么聚精会神,津津有味,我干脆来个趁热打铁,继续胡编乱造,将这个话题引开,于是便大声说道:“冉有同学,你说盘古追日,可能是你记错了,要说追日,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不过那是另一个美好的故事了,不知同学们要不要听”

    “要听,要听!”同学们就如同同时被注入了一支兴奋剂,异口同声地大声喊道。

    “好,我就再给你们讲讲夸父追日的故事。”那年似乎更来了精神,连胳膊上的衣袖都高高地挽了起来。

    “远古时候,在北方荒野中,有座巍峨雄伟、高耸入云的高山。在山林深处,生活着一群力大无穷的巨人。他们的首领,是幽冥之神“后土”的孙儿,“信”的儿子,名字就叫做夸父。因此这群人就叫夸父族。

    他们一个个身强力壮,高大魁梧,意志力坚强,气概非凡。而且还心地善良,勤劳勇敢,过着与世无争,逍遥自在的日子。那时候大地荒凉,毒物猛兽横行,人们生活凄苦。

    夸父为让本部落的人们能够活下去,每天都率领众人跟洪水猛兽搏斗。夸父常常将捉到的凶恶的黄蛇,挂在自己的两只耳朵上作为装饰,抓在手上挥舞,引以为荣。

    有一年的天气非常热,火辣辣的太阳直射在大地上,烤死庄稼,晒焦树木,河流干枯。人们热得难以忍受,夸父族的人纷纷死去。

    夸父看到这种情景很是难过,他仰头望着太阳,告诉族人:“太阳实在是可恶,我要追上太阳,捉住它,让它听人的指挥。”族人听后纷纷劝阻。

    有的人说:“你千万别去呀,太阳离我们那么远,你会累死的。”有的人说:“太阳那么热,你会被烤死的。”夸父心意已决,发誓要捉住太阳,让它听从人们的吩咐,为大家服务。

    他看着愁苦不堪的族人,夸父说道:“为了大家的幸福生活,我一定要去!”

    太阳刚刚从海上升起,夸父告别族人,怀着雄心壮志,从东海边上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迈开大步追去,开始他逐日的征程。太阳在空中飞快地移动,夸父在地上如疾风似的,拼命地追呀追。他穿过一座座大山,跨过一条条河流,大地被他的脚步,震得“轰轰”作响,来回摇摆。夸父跑累的时候,就微微打个盹,将鞋里的土抖落在地上,于是形成大土山。饿的时候,他就摘野果充饥,有时候夸父也煮饭。他用三块石头架锅,这三块石头,就成了三座鼎足而立的高山,有几千米高。夸父追着太阳跑,眼看离太阳越来越近,他的信心越来越强。越接近太阳,就渴得越厉害,已经不是捧河水就可以止渴的了。但是,他没有害怕,并且一直鼓励着自己,“快了,就要追上太阳了,人们的生活就会幸福了。”

    经过九天九夜,在太阳落山的地方,夸父终于追上了它。红彤彤、热辣辣的火球,就在夸父眼前,他的头上,万道金光,沐浴在他身上。

    夸父无比欢欣地张开双臂,想把太阳抱住。可是太阳炽热异常,夸父感到又渴又累。他就跑到黄河边,一口气把黄河水之水喝干;他又跑到渭河边,把渭河水也喝光,仍不解渴;夸父又向北跑去,那里有纵横千里的大泽,大泽里的水足够夸父解渴。但是,夸父还没有跑到大泽,就在半路上被渴死了。

    夸父临死的时候,心里充满遗憾,他还牵挂着自己的族人,于是将自己手中的木杖扔出去。木杖落地的地方,顿时生出大片郁郁葱葱的桃林。这片桃林终年茂盛,为往来的过客遮荫,结出的鲜桃,为勤劳的人们解渴,让人们能够消除疲劳,精力充沛地踏上旅程。”

    空气死一般的沉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如同天上突然降下了数不清的冰包,噼哩啪啦唏哩哗啦的作响,直到掌声零零落落地降下的时侯,很多同学才去抚搓那已拍痛了的手。

    “虽然你说的这个故事特别优美动听,但我相信这绝不是真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幽冥界,不信的话,等明天老师回来问问就知道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