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俗话说得好,地上过一年,天上才过一天,不要看那二帮在人间奔波忙碌,几乎搞得焦头烂额,其实那天庭之上,根本就不觉为意,一天到晚照样是莺歌燕舞,潇洒快活。

    这一天,那玉帝正在观赏嫦娥仙子又编创出的一段新舞蹈,不由感到赏心悦目心花怒放,正想夸赞上几句,这时那主管人间文化项目的文宿星君从外面走了进来,上前启奏道:“启禀玉帝,那年自从投胎到人间之后,也非常能追求上进,现在又想去创作小说流传人间,很想在文化事业上做出点自己的贡献,因为他曾经做过孔圣人的门生,我们理应助他成功,可是听说他与你还有点渊源,我也不敢擅自做主,特来请玉帝明示。”

    “呵呵呵。”那玉帝也很是高兴,不由问道:“那年想著书立说,不知道他创作的主题是什么?”

    那文宿星君只好照实禀报道:“他想塑造出一个反面教材,来告诫世人,一定要有正确的人生观,不然的话,一个人即使财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航向,不会有好的下场。”

    “唉,这个年呐,怎么还是那副德行,其实做人最要紧的就是顺大流,识时务,另辟捷径有时是一件好事,但是也容易让那些不能够明辨是非的人误入歧途,这样的作品是不能够让他流传出来的。”那个玉帝说道。

    “那,不过他既然想往创作这条道路上走了,俗话说得好,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我打算额外的奖赏他一下,可以吧。”那文宿星君征求着玉帝的意见道。

    “呵呵呵,那是你的事你看着办吧。”

    也就在那文宿星君刚刚退下殿去,那玉帝又招手让那太白金星上前说道:“平常那年挣了一点小钱,你为我扣的很是伤心,这次那文宿星君既然想去奖赏那年,可能不是一笔小数目,干脆你就把他截过来,不然的话,我那些鸡犬之钱何时才能讨要回来。”

    “是。”那太白金星会心的一笑,也就退了下去了。

    ··············

    话说那二帮,骑着车子上了乐丰公路,没有多远,就到了乐余镇的地界。

    一片厂房看起来面积很大,那就是海狮集团的生产基地,海狮集团大门的对面,有一座小桥,好像还是一座节涝闸,就在这个小桥的桥墩处的左,有一个显得高大气派的厂门,挂着一个牌子,江阴市牡丹离心机厂。

    二帮心里感到很是得意,看看我二帮多聪明,也只不过听那大舅哥简单介绍了一下来时的路径,你看看我这连一个人都不用问就直接找到了这里。

    牡丹离心机厂虽说是一家私营企业,但是展得很快,而且老板也是个苦出身,名字叫顾济林,以前是在长江里靠打渔为生,后来因出了事故有点害怕,而且也感到打鱼太苦,就到了这个离心机厂里来做翻砂。

    因原先的老板经营不善频临倒闭,就将自己的工厂出售,顾济林就将这个厂子买了下来,由于特别会用人,这几年挺兴旺,而且人又好,不但工人的工资待遇明显的比其他地方高,并且还有很好的福利,在乐余一带口碑很好,

    这就是昨天下午吃好了接风洗尘的酒饭以后,那个大舅子对牡丹离心机厂所做的介绍,本来二帮还想稍作休息一下,因为吃官司毕竟不同于做其它的工作,那种辛苦是一般人难以体会的,而且头被剃了,也没有长得齐全,总感觉有点不是太好看。

    还听说由于自己吃官司坐牢,父亲着急的不得了,来来回回的跑了好几趟,成业也来打探了一下情况,由于连二帮的面也见不到,根本就不知道是啥个情况,想帮忙也帮不上,只能干着急,二帮也感到心里对老家过意不去,就打算一出来就回一趟老家,一来是报个平安,二来也想看看父母。

    但是看见彭瑛脸子一落,说家里这连续几个月以来一点进档都没有,小孩子又在上学,一学期都得好几千,回一趟老家不但要耽搁时间,而且来来回回的路费也得不少,二帮再也不敢言语了,只好服从命令听指挥了。

    当前的当务之急是要先搞好家里的安定团结,二帮相信父母会理解自己的难处,所以只写了一封家信回去,简短的说明了一下自己吃官司的原因和经过,并说明目前经济压力非常大,大舅哥现在帮忙帮自己找了一个好工作,机会不容错过,等过一段时间有空了再回去看望二老。

    当二帮终于又见到自己父亲的时候,已经是又过完了一个春节了,而且是要到南方去顺路经过而已,说是经过但是还没忘了带大包小包的东西,除了腊鸡腊鸭,自然还有家乡的各种土特产。

    可是也有很多不好的消息,那就是成业介绍了一个对象,可是过完年又吹了,媒人就是大哥的丈母娘,就是那二帮喊姐的大嫂子的娘,本来就是亲戚,还想来个亲上加亲,介绍的就是二帮大姨奶家的孙女。

    那个丫头二帮见过不止一次,长得方方正正眉清目秀,大概是水土问题,淮河北岸的女孩子,都长得特水灵,而且那个丫头更显得清亮,本来也是一件好事,大概是成业操之过急,想及早的完婚,可是那个姨叔姨婶不答应,非要三间楼房都归了成业才可以,不然的话就重新砌上三间。都给成业,业同夫妻自然不答应,重新建造自然是没钱,相持不下最终吹了,弄得以后亲戚都不好做,那成业一气之下,直接南下了,连一个安等的年也没过完,父亲自然是不放心,打算跟了去,怕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开,不要再做出了什么傻事。

    还有一件事就是那大王陈家的小维死了,在浙江杭州开了家美容店,生意还算不错,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是好结交一些狐朋狗友,一天到晚在一起吃喝嫖赌,肝肿大也就是酒精中毒,连一个后代都没有留下,真被那么多人咒到了,断子绝孙,所以人一定要往正路上走,坏事做多了,人怒天也会怨,自然没有好下场的,。

    当然也详细问了二帮吃官司的经过,父亲又说道:“那天晚上我正在和面粉厂你老爷在拉呱,彭瑛电话就打过去了,我当时就感觉到脑子要炸掉了一样,还是在你老爷的安慰下,才总算挺住了,第二天就立即赶了过来,跑东跑西的看守所检察院法院,可是想尽办法也是无论如何见不到你的面,好像听说你们的事情还蛮严重,我就回去带上你老爷还有俊昌叔以及美兰婶子赶赴了合肥,找到了继周和继尧,两个人还算好虽然当了那么大的官,一个在省组织部,一个在省政法委,但是对于家乡的父老乡亲,一点都不敢怠慢。

    当听我说了你的情况,他们先劝我不要太着急,说现在上面对这审案和办案都抓的比较紧,谅他们也不敢胡来,真要是事情闹大了,他们会出面把你要到安徽去,最起码绝对不会让你吃苦受罪,另外让我安心回去等消息,他们会找机会向江阴市检察院以及法院都打打电话算是招呼一下,保证比你到处请客送礼管用。

    事实也是如此,看来他们是的确帮了大忙了,不然的话你可能不会这么快就会被放了出来。

    二帮现在才明白,在看守所里那林小元一天到晚说的一句话真的很有道理,那就是什么叫吃官司,吃官司就是吃关系,有关系的话,你再大的案子,也会以大化小,以小化了,如果没有关系的话,那你只好等死吧,那么现在二帮对吃官司的说法还想补充一点的就是,什么叫吃官司,所谓的吃官司,其实就是老婆孩子父母兄弟以及所有的家人亲戚跟着活受罪,对于吃官司的本人来讲,简直就是一头猪,哪里会去想那么多。

    就像自己,在里面一天到晚就是下象棋,而且不准抽烟不准喝酒,作息时间上还特别的有规律,生活上也如同进入了**,三天一小肉,五天一大肉,对于一些病号,还有特制的鸡蛋肉丝面免费供应,不说一个个被供得像个皇上,最起码得也像个二大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