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个中商。?  ”

    中商,也是江阴市的本地方言,意思就是畜生,你个中商,就相当于骂你是畜生,应该说是一种对人很重的脏话。

    二帮就是搞不明白自己为了养家糊口在外边拼死累活的忙了一天,怎么这刚一到家就变成中商了,但是二帮还是强忍着满身的疲惫,故做轻松地嬉笑着问道:“怎么了,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吗,如果有的话你可以指出来,我尽量改进。“

    “你尽然对狗都那样,不是中商是什么。”那彭瑛还是满脸不高兴的说道,二帮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虽然自己和彭英都感觉这次创作写得不是太好,但是在起点中文网的作家申请居然通过了,可以上传新章节了,虽然签约还要等到满了五万字以后再次申请,但是自己毕竟在创作道路上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已经大胆的跨上了起点这个大舞台,孬孬好好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作家。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赶快按照自己的创作思路把创作出来的新内容赶快布到网站去,当然《寻梦记》的主人公阿棱的原型就是二帮自己,但是阿棱的后天完全就是靠二帮去展开丰富的想象加以设计了,按照二帮的设计,这个阿棱本就是个努力上进的有为青年,但是由于没有崇高的理想和志向,只一味的随波逐流,想去财,那么他一旦财了又会怎样呢。

    二帮对《寻梦记》的故事情节是这样设计的,当然前面一大部分基本上就是二帮本人的人生经历,但是吃官司出来以后就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由于阿棱吃官司了,丈人丈母娘就嫌弃了,那阿棱的老婆云就赶阿棱走了,阿棱果真一赌气就离开了云准备再去南京闯荡一下,没想到看见了一块石牌,上面不知为啥写着一行数字1495984,阿棱就把它理解为要死求我就不死,就模仿那姜太公对那石碑三跪九拜,没想到刚到南京的第一天晚上,误打误撞的阿棱就用那石碑上的数字买的彩票居然中了特等奖了,一下子成了暴户,当然也心如所愿成了一个真正的大作家,但是作为一个人生观世界观都不正确的人来讲,就是财了又会怎样,社会上的乌烟瘴气随处可见,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嫌贫爱富,哪里能看得到传说中的真爱,在阿棱的眼中仿佛整个世界都是都是丑陋的,虽然阿棱也曾试图去加以改变,但是凭他一人之力,简直就是不可能的,所以阿棱没有看到希望,最终不但亲手毁灭掉了被自己拯救出来的少女梅影,自己也走向了不归路,。

    可以说二帮创作的是个悲剧,塑造的阿棱其实是个反面教材,这就是二帮创作手法上的独特之处,别人走正路,我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这样才能另辟捷径,成功的机会才会多,如果都一味的追风,不仅仅是创作的没意思,那读者也会感到乏味,当然为了塑造阿棱这个反面形象,二帮也颇动了一番心思,那就是从阿棱的小时候就开始塑造他的心理历程,先将那四个小姑娘压在身下,后来甚至对一条小母狗都产生过好奇。

    当然二帮的这个创作灵感也是有来历的,先就是二帮本人在那派出所被打准备反抗的时候,就产生过一个想法,那就是什么是人,人与动物到底有什么区别,都只不过是地球上的一个微小的生物,生生死死真的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生命都是那么的脆弱,不论是生老病死或者是什么交通意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一个人的生死存亡与一条小猫小狗的生死存亡到底有啥子不同,说穿了都是一样一样滴。

    第二个方面就是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关于唱大鼓的黄德金的逸闻趣事,那黄德金自编了一部评书叫《两宫斗》。在书中那黄德金不但把武则天说成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强人,事业心特别强,而且****也旺,好像十个八个男人服侍不了她,一旦她的**得不到满足,就会脾气杀人,为了拯救天下苍生,所以上天就拍了个黑驴精下凡来专门对付她,而这个黑驴精就是关音堂村小黄庄那个有点愣头青二炮。

    说到这个二炮,说他愣头青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有一次小泡子跟着他的老子下地去锄草,行至半路,就看见一只公狗和一条母狗在交配,但是不知什么原因那条公狗就是上不去,那小泡子说了一句话,一下子使自己从那以后愣名大震,那小泡子说道;“这条公狗真笨,要是我一下子就上去了。”

    气得他老子拿起锄头就要刨死他,可能这也是黄德金让他到自己的作品里当个人物的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在与人类打交道的所有动物中可以说狗最通人性,大概这也是那么多人都特别喜欢养狗的一个主要原因,由此也衍生出了许多人与狗狗与人的感人故事,当然也有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胡编乱造。

    就比如说谁知道狗头军师是怎么来的,一般人不知道,但是二帮知道,因为二帮会胡编呀,刘兰芳说评书《岳飞传》,一霎时名声大震,可谓家喻户晓,但是二帮就特别不服气,为了还能将一般小朋友都聚集在自己的麾下,二帮就去给他们讲那金兀术手下的军师哈迷蚩的外传故事,说他为什么那么聪明还专门出一些坏点子呢,因为他是狗头军师,当然对哈迷蚩的出身来历也有说道。

    二帮说那哈迷蚩的父亲本来是帮金兀术家看一座大院子的,因为那个大院子没有人住,那哈迷蚩的老子就养了一条大的母狼狗,也许是日久生情,那哈迷蚩的老子就和那条狗交配了,后来就生下了哈迷蚩,那二帮说的有板有眼的,就如同亲眼所见一般,所以大小朋友们都特别的相信。

    但是现在彭瑛因为这个不但了脾气,而且还破天荒的出口就伤人,二帮只好耐心的去做解释,“我这是在搞创作,为了刻画人物的性格,塑造人物的形象,用的一种创作手法,创作就是创作,他不是在写自传,所以你不能把小说中的事情都安到我头上,明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