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王总,我想找你有点事”。 ?

    王总,自然姓王,叫王文祥,是江阴市牡丹离心机厂目前主管生产的总经理,尊称或者简称王总,长得瘦削高挑,稍微有点大麻虾腰,颧骨突出,轮过分明,皮肤白白净净,小瓜子脸,两只眼睛特别有神,未从说话先开口笑:“来来来,坐”。

    父亲来了一趟,自己绞尽脑汁紧密策划辛辛苦苦筹建出来的三间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二帮感到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似乎连说都不可以说,所以心里感到无比的懊丧。

    正在难过之时,不料想上班的铃声还没打响,那新产品车间的生产班长戴建明就推着一车法兰向二帮走来,嘴里还笑嘻嘻的高喊着:“李业年,你财喽”,你说气人不气人。

    加工法兰可以说是二帮到牡丹离心机厂以来,感到最头疼最心烦和最不划算的一种活,在牡丹离心机厂,所有的车工都是按件计资,多劳多得,可是这种法兰,看起来简单,只要加工一个外圆一个内孔,有的最多在加一个小台阶,可是实际操作起来难搞的不得了,主要原因就是在加工过程中不好装夹。

    就比如说那个大的法兰,外径要求加工到一百四十毫米,内孔要求加工到五十八毫米,是用来穿过一种五十七毫米的不锈钢水管,然后焊接在上面。

    那种小的法兰,外径只要求加工到一百毫米,内孔只要求车到二十六毫米,同样原因,是为了用来穿过一种直径二十五毫米的不锈钢水管,然后把它焊住。

    以前的老师傅的加工工艺是先用一个直径二十毫米的钻头在法兰中间先钻一个小孔,然后再用一个直径四十或者五十毫米的圆钢夹到车床上,留出一小段,把它加工到二十毫米直径,让那些被打好内孔的法兰能穿的过,然后再把它加工成螺纹,使那二十的螺母能上得上去把那法兰收紧,这样再去加工法兰的外径,等外径加工好以后,再去夹住法兰外径加工内孔,等到内孔再加工好以后,再去倒倒角就算完成任务,就可以到车间主任那里开工票等着月底算钱了,

    而这种活的难点就在于加工外径时,由于螺母收不住工件,当车刀与工件刚一接触的一霎那,车刀就爆了,而对于一个车工来讲,磨车刀很多时候比加工产品还要辛苦,你说这老是坏老是要磨刀,烦人不烦人,急人不急人。

    出不来活就是出不来钱,虽然加工费也有两块钱一件,一天三十件也只不过就六十块钱,可是为了要加工好这三十件法兰不知道要磨几百次的刀,好就好在这种法兰以前需要的不是很多,难得有个十件八件的,所以二帮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最近就好像见鬼了,三天两头的要加工这种东西,而且一搞就要三四十个,今天到好,据那戴建明所讲可能要一百多个呢,三十台,每台最起码需要四个,要是骑驴的话,有时还不止四个,具体要多少,你自己算去吧。

    谁有那个功夫和那个心情去算那个东西,要算也让厂长去算,反正是心情不好,对,找厂长去,管生产的厂长其实就是那黄文祥,只不过是称呼不同罢了。

    “你看我这都来了也有一年多了,加工各种零件的工序步骤已经基本熟练掌握,我的大舅子彭金说你人是很不错的,而且和他还是蛮要好的朋友,让我有什么事就过来找你,平时看你工作太忙,也不方便打搅,但是现在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来麻烦你’。“

    一张又宽又长,显得特别高大气派的紫红色办公大桌,把王总和那二帮一下子从中间隔开,在那王总背后的靠墙立着一个高高的文件柜,与那文件柜相邻而且彼此靠得还很近的是一张比文件柜稍矮一点,但是更宽更长的一张书橱,而且里边整齐有序的摆放着几乎数不清的书目。

    二帮由衷感到羡慕,整个房间里几乎是统一的大紫红色,又窗明几亮的,好象随时显示着此房间的主人的高贵和与众不同,所以当那王总斜侧着身子,直视着与二帮谈话时,还是让二帮感到有点紧张和浑身的局促不安。

    ”有什么事,你只管说“。那王总是满脸的带笑,让人倍感亲切。

    二帮终于鼓起勇气一口气的说道;”你看从我来了以后,基本上加工的就是那种轴承盖子,由于是生铁的,又烫又脏,听说那加工费只有一块钱一只,是不是有点太少,还有那种法兰,难搞的要死,能不能让我同别人调一调,让我换一点别的活干干“

    到底是做领导的,有一种大将之风,听了二帮的话后,几乎是思考都不用,当即拍板,立即宣布处理意见,”那些盖子的加工费给你统一上调五毛钱一件,而且不论大小,法兰另外安排人做,不行,我们厂里的车工是定项的,也就是说我们招你过来就是让你负责加工各种盖子,插销马达销,另外附带加工一些不锈钢管的竹节口和一些不锈钢法兰,而且这种法兰的工价也是很可以的,大小都是两块钱一件。“

    可以,可以个屁,那不要你干,如果真可以,我还要费这么大劲,跑过来同你唾沫星子费了老半天,到现在连一口茶水都没有喝到。

    话又说回来,已经很不错了,自己一开口,人家马上就把你加了五毛,相当于一半,思考了一下,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问王总道:“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想出了另外的加工工艺,把这加工法兰的度提高了,你们会降低我的工价吗。”

    那王总又呵呵的笑开了,说道:“我们这儿是个大厂,不是一般人搞的私人小作坊,是讲信誉守诚信的,更何况你如果改进了方法,提高了劳动生产效率,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降你的工价呢,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多好的领导呀,这么好的领导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车间里的那些老师傅们在背后要给他起个“黄鼠狼”的绰号,真是太不应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