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彭,大,瑛,你今天怎么没有把我上传呀?”

    吃好了晚饭,等一切收拾好之后,那二帮也上的楼来,这才现自己昨天放在那写字台上的稿件,根本就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所以只好故意拖着长音,卖着嗲气,嬉皮笑脸的向彭瑛询问原因。??

    也难怪一口气上传了五万多字,终于达到了申请签约的要求字数,可是等了一个礼拜,人家只回来一条,“对不起,你的申请签约没有通过,请继续努力。”

    完了,这种情况换了谁都开心不了,所以那彭瑛就提出不传了,没意思,但是经不住二帮软磨硬泡“一个人做事总归要有始有终,你说是不是,再者说现在没通过,又不代表将来就通不过,这是一部现实题材的小说,刚开始可能是不精彩,越往后自然越精彩的”

    那彭瑛才总算勉勉强强的答应,如果她有空,再帮二帮上传几章节。

    “要传你自己传,反正我是不高兴传了,不要痴心忘想了,我今天已经帮你百度了一下,在起点中文网要想签约,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百个当中恨不得还没有一个,我劝你还是安下心来,做点别的正经事情,不要一天到晚都迷在那上面。”那彭瑛一脸的不高兴说道。

    ”让我自己传,那不是难为我吗,我又不会电脑,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吗,等我把这一部彻底的完稿,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以后就彻底的不写了,这总行吧。“没有办法,谁让自己不会电脑呢,二帮只好低三下四的哀求着。

    ”那就等明天再说。“看样子这已是最后通牒,再哀求也是没用的了,赶快再去创作下一章吧。

    ”由于阿棱的归来,这个年父母亲过的都不开心,年初一的早上,大哥就拿着一封信,怒气冲冲的过来了,刚一见面,就将阿棱好一顿训斥:“都三十好几岁的人了,这算个啥?”

    父亲也忙问是怎么回事,大哥一边把信递给了父亲,一边说道:“这是小孩外公大早晨送过来的。”

    父亲把信接了过来,一看那收信人一栏就写着那大哥老仗人的地址姓名,下面的落款是蒋庄蒋任兴,再抽出信纸,就见上面只写了一打油诗。

    阿棱出门十几年,两手空空把家还,有心再去起东山,可惜缺少小本钱,亲朋好友来可怜,哪怕借我一块钱,一旦阿棱了迹,定以百倍来偿还。

    父亲笑了,说也好,患难见真情,就看这危难之中,谁能来拉阿棱一把。

    大哥走了,晚上送来了两千块钱,说是小孩子外公借给他让小孩去复读一年的,可小孩子懂事,说留给妈妈治病,执意不肯去复读,如今阿棱急用,我们商量了一下先让阿棱做本钱,

    父亲执意不肯,但阿棱还是把钱接了过来,并打了一张欠条递给了大哥,只见上面写着,

    暂借大哥两千元,到时还款二十万,借款人:蒋任兴。

    大哥看了看,撕掉了,并说道:“别把我们家人也看成南方人,重钱忘义,大哥既然给了你,不还也不会向你要的。

    阿棱真想抱住大哥大喊一声:”你真是我的好大哥呀。“

    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大哥又叮嘱鼓励了几句,走了。

    堂兄成也过来了,给了八十块钱,但随后媳妇也跟了进来,吵着说等两天要到娘家送礼差五十元,父亲让都退回去,但阿棱不肯,收下了三十元,并打了一张欠条,上面写着:

    成借八十元,因要到娘家送礼,媳妇要回五十元,借款人:蒋任兴。

    媳妇在成的瞪视下,拿着欠条和五十元走了,成连说对不起,做哥哥的日子也不好过,阿棱忙说没关系,有情后为吗。

    第二天,姐夫永也过来了,说收到了阿棱的信,但是手头太紧,只能给二百元,当阿棱打好欠条递给他时,永也收下了,并笑着解释说,

    你姐姐兰说,阿棱人聪明,是个做大事的人,说不定哪天就了,到时候还的可就是不小的一笔款子呀。

    又过了几天,什么舅舅表叔二大爷的甚至还有同学也来了几个,对阿棱的不幸都深表同情,可是日子都不好过,实在帮不上忙。

    阿棱要走了,这就是他阿棱在蒋庄人心中的分量,他要趁着晚上转转看看,

    ”阿棱这小子,一回来就弄这么一处子,也不嫌丢人现眼‘,

    “爸,你不要那么说,阿棱也是混到了没有办法才那么做的。”阿棱听出是青头楞的声音,

    “这小子从小就不是个好东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你不要瞎说,阿棱可不是那样的人。”青头愣起脾气,

    “瞎说,一点都不瞎说,阿棱在破庙里将四个女孩子,,,,,被三叔公撞见,告诉了他老子,差一点被他老子扔河里去,”

    “那时候阿棱才几岁?”青头愣针风相对,

    “不要管几岁,反正那小子就不是个好东西,不然的话江南人也不会揪他进去吃官司。”

    阿棱这才明白,他阿棱在蒋庄人心目中反正不是个好东西,。

    二帮放下了笔,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二帮也混得不好,孤家寡人一个,回到了观音堂,那么自己会在观音堂人的心目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人家阿棱回蒋庄那是身上装了一千万,回去试探,底气十足,那么自己将来也会有一千万吗,就目前处境而言,可能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自己的经历就是那《寻梦记》中蒋阿棱的经历,但是以后自己也会像那阿棱一样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老板吗?

    还有就是自己的亲人也会像那阿棱的亲人对待阿棱一样来对待自己吗?

    那二帮又继续写了下去:“望着送行的亲朋和乡邻,阿棱终于忍不住滚下了两行热泪。

    车子启动了,梅影终于忍不住问:”你打算到外国去,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阿棱没有回答,只是握紧了梅影的手,就要见到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到时候他又将去作何解释呢,

    不用管它,阿棱终于带着梅影来到了岳母的门前,岳母正在院内除草,对阿棱的归来先是一愣,接着打量打量了梅影,鼻子一酸,老脸终于挂上了泪珠。

    阿棱没有解释,只是摘下了梅影戴着的墨镜,岳母一惊,接着又恢复了平静,喃喃的说道:”也是个苦命人哪。“

    ”云怎么样了?‘阿棱终于忍不住问,

    岳母又滚下了两串泪珠,“唉,说来话长,还是进屋慢慢的告诉你吧。”

    “自从你不声不响的走后,云也回来找了你两趟,后来甚至准备到你老家去找你,可是后来出事了,

    本来云准备赚到三百万就歇手不炒股了,可是股市一直狂跌,云卖掉了房子,甚至动用了准备供旭上学的钱,可是最后还是无能为力,终于被清仓了,听说就是全部的钞票都亏了,又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云一时想不开,就从二楼上跳了下来,”

    “后来呢?”阿棱不由着急地问,“

    ‘唉,也算是菩萨保佑,云命不该绝,云的琵琶骨以及腰脊椎都断了,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可是要想治愈那要几十万块钱呀,

    旭在学校里动同学们捐款,甚至跑到医院要求卖血,最后我想起了你给我的那张银行卡,旭惊喜地告诉我那张卡上有一百多万,

    我开始还不大相信,到银行一查千真万确,而且是一开始就有的,唉,你这孩子,干嘛不早说,不然的话,也不用云去千方百计的炒股了,最终炒的了这么个结果“

    ”那后来呢?“阿棱又问,

    ”后来被送到了北京,云总算被治好了,但花去了三十多万,云也不炒股了,怨自己命不好,有本事赚钱,但没福气享受,如今到浙江普陀山带修行,并许愿不求今生但求来世了。’

    “唉,又是一个苦命人。”阿棱心中慨叹,难道又是自己的命不好,连累了云。

    “旭怎样了?”阿棱又问

    “这孩子可出息了,如今考上了港城一中,听说还是个班长,住在学生公寓,呶,这是宿舍里的电话号码。“

    阿棱按照号码擎了键,“喂,请问你找谁、”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请问旭在吗?”阿棱问,

    “旭,有人找。”那头传来喊话声,

    “喂,您好,请问您找我吗、”旭问,

    “听得出我是谁吗?”阿棱激动的说,霎那间的沉默,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爸爸,是爸爸。”

    阿棱感到眼睛湿漉漉的,他毕竟有愧于旭,没有尽到一个做爸爸的责任,

    “爸爸,你真伟大,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梦想,《阿d先生》已成了我们的必备书,我一看笔名蒋云旭,我就知道是你写的,我一定要将你的幻想变成现实,旭的愿望能实现吗?

    旭已让他放心,云已去打坐修行,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方式,别人的牵挂也是多余,阿棱同梅影又回到自己的庄园别墅,安顿好梅影之后,阿棱径直走进了容城********的办公室。

    本来招待人员还准备将他挡在门外,阿棱用文明棍敲得地板咚咚的响

    “我有重要事情找你们********磋商,耽误了你吃罪不起,”********满面春风的走了出来,

    “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坐,请坐。”阿棱还是一脸的冷若冰霜,

    “我要投资一千万,在这儿办一所最好的敬老院,和一所最好的小学。你安排人办理一下。”

    真是大喜过望,********忙不迭的打电话喊人。

    走出县委大院阿棱又去了一趟药店,又上了上菜市场,并拎回了两瓶高级红葡萄酒,

    回到家里,又是煎炒又是烹炸,“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这么高兴?”梅影不解地问。

    “今天是我们醒梦的日子。”阿棱随口答。

    “什么叫醒梦?‘梅影显然的更加不解。

    ”醒梦嘛,就是让你清醒,让你开心,让你舒服了。“阿棱边说便走到梅影的身边对她做了一个猥亵的动作。

    一盘一盘的菜摆到了桌子上,酒瓶打开,满屋的飘香四溢,对酌小饮,梅影的脸庞已出现娇羞的红晕,几杯下去终于不胜酒力,歪躺到床上,阿棱也有点飘飘欲仙,迫不及待。。。。。

    大约半年后的一个夜晚,有两个飞贼翻墙撬窗而入,他们用蒙着黑布的手电筒四处照寻,随即他们现了那满桌已经霉的饭菜,还有酒瓶酒杯,接着他们又看到了两具**裸重叠在一起的尸骨。

    ”啊,啊,。。。。。“

    蒋阿棱死了,《寻梦记》终于完稿了,没有办法,那彭瑛说二帮太恨她,不但把她写的跳了楼,而且还把她写的出了家,要写只好让二帮自己写,可惜二帮又不会电脑,就是会电脑,在这个家里她娘两个为了用电脑,有时都抢的差一点打破头,何况二帮这个家庭地位排在最后一名的伙夫。

    老婆第一,小孩第二,小狗第三,我第四,这是二帮心甘情愿的承认的排名,虽然因为家中并没有去养狗而使二帮也挤进了前三名的行列,可是对于电脑这个属于高科技的名贵物件,二帮还是没有资格去玩,甚至摸一摸碰一碰的资格都没有。

    一个作家创作一部作品就像一个伟大的母亲在酝酿一个新的生命,它不但是自己的希望还有着自己的精神寄托,总也不想让他半路上夭折。

    虽然明知道他是一个怪胎,但也要坚持把他生下来,因为《寻梦记》的结局,根本就不是二帮本来创作的本意,现在如此那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因为无论二帮再怎么解释,那彭瑛都认定她就是那蒋阿棱的老婆,也难怪,谁让那彭瑛也是从事炒股行业的呢。

    ”你就那么恨我吗,把我写跳楼,让我去出家,你咋就不把我写死掉呢?“那彭瑛怨恨的说道。

    ”把你写死我不敢,那么把我自己写死掉总归可以了吧。“

    所以那阿棱蒋任兴就只好自杀身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