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叮铃铃,叮铃铃·······”

    “李业年,电话。?  ”

    二帮下了班之后刚到家,正准备去烧晚饭,这时那彭瑛站在那楼上的过道口,对楼下的二帮喊道。

    因为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人打电话给自己的,凭二帮的预感是老家打过来的,所以就从匆匆忙忙的跑上楼去抓起了听筒,还没等二帮开口,就听那边传来了成业的声音,“我二哥,今天都初六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呀。”略带着哭腔,满含着抱怨,似乎也有着某种期盼,二帮感到鼻子一酸,有种仍不住想哭的感觉。

    不错,二十几天前,父亲就写过来一封信,信中就详细的说明了现在家里的情况安排,经过弟兄俩的协商,那业同两个人决定不要那三间房子了,除了把业同结婚时欠下的债务共同还清外,成业再给业同五千块钱,为此那成业很是不开心,对业同的意见很大。

    还好成业在家休养这段时间,李长柱家的那个红庄因和成业玩的蛮要好,就出来做介绍,把他的一个初中女同学介绍给了成业,成业现在也想的开了,所以对女孩子也没啥要求,只要能过日子就行,女方家住的也不远,就是观音堂东边一点大王庄的,他有个姐姐现在是乡妇女主任,有可能和二帮还是初中同学,叫王道风,因两个小孩年纪都不小了,又怕夜长梦多,再出什么乱子,所以双方商定,一切从简,等秋忙完了,十月初八就给带人,希望二帮到时能赶回去。

    二帮当然想回去,天大的喜事,老四一结婚,父母的心愿就算了了,一辈子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以后各自成家立业,父母就再也不用去操什么心了,父母不操心,当然二帮也会感到心里好过点,毕竟自己做什么事有时也是在为父母分忧的。

    可是当二帮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对那彭瑛一说,那彭瑛就立即问道:“那你回去准备带多少钱?”问的二帮一愣。

    对的,成业结婚,自己回去是要随礼的,好像业同结婚时自己就随过,具体是多少,实在想不起来了,好像是不是三百就是五百,反正弟兄之间本就是一家人,有的话就多随点,没有的话就少随点,实在没有好像不随也行,因为自己结婚的时候,好像就没有人给自己随过礼,自己也没有去想过什么吗。

    所以当那彭瑛问起二帮准备带多少钱时,二帮稍微思索了一下,随口说道:“不要太多,有个千把块钱就行了。”

    因为二帮觉得,千把块钱现在对自己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天文数字,也可以能说是小菜一碟。

    “不行”,几乎还没等二帮话音落地,那彭瑛就斩钉截铁的立马回绝道。

    “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亲弟弟结婚,带个千把块钱,而且自己来回路费,说不定路上还有其他花费,多带一点钱,以防万一,再正常不过,干嘛这样大惊小怪大呼小叫的。

    “我说不行就不行。”那彭瑛冷着脸说道。

    完了,凭二帮的感觉,今天晚上可能那彭瑛的老毛病又犯了,那就是胡搅蛮缠专横跋扈强词夺理,反正就是整个天下唯我独尊的那种。

    “好,好,好。你说不行就不行,这样总归行了吧。“

    这就是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一方心情不好,另一方不要拿头往牛角尖子上硬顶,不然的话,一场家庭矛盾,必然升级,有可能就是一场家庭战争,说不定还会连锁反应,爆更高一级的家族之战。

    大概是二帮的夫妻之间相处的策略果真起了作用,或者是那彭瑛作为胜利方也想放低一点姿态,再或者有可能人家是优待俘虏,就见那彭瑛满面带笑的和蔼说道:”我说不行自然也有他不行的道理。“

    ”不妨说来听听。“二帮是真正的没有生气,见彭瑛露出了笑脸,二帮也感觉到得意,聪明人办啥事他都聪明,瞧瞧怎么样,刚才还准备下暴雨的,这不立马就多云转晴,一片艳阳天了。

    ”你不是给我说过,那三间楼房本来就是你起的,现在你基本上等于无条件拱手相让了,这也算尽到了做哥哥的情份,那么你要再去随礼的话,岂不是多此一举,徒劳无功,再者说一来一回路费不算,关键的是你还要请假耽搁好几天不上班,一次老家之行,少说对我们来讲也要损失头两千块钱。仔细算来,真是亏得太大了。”那彭瑛有点沾沾自喜的说道。

    说的好像也是,这就叫人亏理不亏,再者说自己即使回去又能起多大作用呢,还不就只能是捧捧人场,所以二帮也犹豫了,可以说那彭瑛其实也说到了二帮的心坎里,大概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吧。自从父亲走后,每每想起那三间房子,说实话二帮也总是感到别扭。

    “不回就不回,那么今年春节我们一起到我师傅家去拜拜年吧,你要是实在不高兴去,哪怕让我一个人去去也行。”

    这就叫做生意谈判,在一边感觉到吃亏了,总也想在另一边再捞点回来,因为自从到了华西村乡下来了之后,二帮从未去看过师傅,当初因为走得匆忙又是走的有因,根本就没来得及去向师傅一家道个别。

    几年之中,又是养猪,又是做生意,每逢春节还要负责烧饭做菜,忙的云里雾里的,根本就没有功夫去想师傅,可是自从进了看守所以后,就是想忙,那党和人民政府也不允许呀,所以可能是闲的没事干,就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从前,这才忽然想起,原来在那江阴市市晨阳镇金沙村自己还有师傅一家住在那里的。

    过去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而二帮也感到心中是愧疚万分:“唉,这么多年了,是应该去看看师傅一家的,师公师太都应该老了,再不看恐怕就没机会了。”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是不是要把你这吃官司坐牢去向你师傅汇报汇报。”当那二帮刑满释放之后回来的第一个春节,二帮感觉到无处可去,也想找个地方散散心,所以就又想起了师傅家,没想到刚一提起,那彭瑛就来了这么一嗓子。

    “我呸。”当然这也只不过是呸在了二帮的心里边,但是从那以后二帮再也不提要到师父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