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怎么,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那彭瑛撇着个嘴,笑嘻嘻地问道。?

    “什么老毛病?我有什么病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二帮确实不知道自己还有啥个老毛病。

    “二呀,二的老毛病。”那彭瑛简直笑得花枝乱颤,二帮只好翻了翻白眼。

    “我已经给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们这儿的人并不像你们那里人那么重视人与人之间的情分,不要听人家说,拿你当一家人,就真的以为自己和他们是一家人了,如果是一家人的话,那么好,你师父家有三间楼房,让他们也给你一间,那是不可能的,这下还不明白吗?二?”这下好,二帮改名字了,大概是为那些造字的人减轻一点工作量。

    “我在他们家那么长时间,我师父一家人对我怎么样,只有我自己才能感觉到,即使像你说的那样,不是真正的一家人,但是,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不说别的,小李彭办满月酒的时候,是你老子娘帮上忙了,还是我老子娘帮上忙了,还不是多亏了师公师太,而且人家一家人出了两份的礼钱,并且比任何人出的都多,这是为什么?我一个外地人,人家既然这么看得起我,我就应该牢记人家的恩情,再者说,这么多年了,我就是想过去报个平安,让他们对我放心,哪怕以后不再来往也行。”那二帮还想据理力争。

    “我说不行就不行。”那彭瑛终于又撂下了脸子,面带寒霜,一脸严肃。

    ”你师公师太,是为我们吃了苦,帮了忙,但是后来不是去谢过了吗,香烟老酒也都送了,你还想咋地。“

    彭瑛这说的也是实话。

    其实按二帮本来的意思,只是想亲戚亲人和朋友之间,有时间和机会,能多走动走动,保持着联系就行,也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现在看见那彭瑛又真的生气了,就只好妥协,只有家和才能万事兴,如果家里内部矛盾都不能摆平,其他的更是免谈。

    这也是二帮对待家庭问题所持的观点。

    ”其实我不让你春节期间到别的地方去,是因为今年春节期间我们家可能要有客人来,你一走,谁来烧饭做菜洗锅子刷碗。“见二帮默不作声的静等下文,那彭瑛终于也缓和了语气向二帮解释道。

    ”我们家会来亲戚?有谁来?“二帮是感到奇怪,自从自己搬到这个地方来,不要说春节期间,就好像一年到头就没有什么人来过。

    ”大哥大嫂要来,还有我的两个同学也要来。“那彭瑛解释道。

    ”奥,就是夏天来的你那两个女同学?“

    大哥大嫂二帮当然知道指的是谁,这两个同学二帮当然不敢确定,所以就凭着自己的感觉猜测了一下。

    ”是的,就是缪菊和小红。“彭瑛又面露喜色,二帮就是吃不准彭瑛这时候的开心,到底是觉得自己的老公聪明一猜一个准才开心的呢,还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那两个同学才开心的,或者还有什么其他令她开心的原因。

    ”我劝你还是少同那两个同学来往。“这是二帮老早就想对彭瑛说的话,只不过一直憋到了现在,今天也是一不留神大意了,才脱口而出的。

    ”为什么?“这次轮到彭瑛瞪大了眼睛紧盯着二帮问道。

    既然提出了观点,自然就要摆出论据,如果不去充分论证说服彭瑛的话,那彭瑛可能又不会放过自己。

    ”瞧自己的这张破嘴,真是该打。“那二帮心里说。

    ”你还说你们三个上学时要好的就象一个人,你我夫妻已经这么多年,你也知道我说话一向都是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的,今天我就对你说说心里话。“

    见那彭瑛专心致志地在用心听,二帮就又继续说道;”其实你们三个就是三路人,那缪菊是个标标准准的乡下普通妇女,没有什么想法,只知道安安心心的过过小日子,然而那个小红就不同了,是个非常有性趣的人。“

    ”什么叫非常有性趣的人?“二帮正说到兴头上,不料那彭瑛插话问了一句。

    二帮笑着解释道:”非常有性趣,就是对性非常的感兴趣。“

    ”放屁,你说什么呢。“二帮就是不明白,一个女人,又是高中的学历,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不知道都是跟谁学的,说话归说话,干嘛动不动就脏话连篇。

    所以二帮也有点不开心,收敛住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等我说完再骂,好不好,我说她对性非常感兴趣是有道理的,先她结过三次婚,又离过三次婚,现在又是第四次婚姻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这次轮到彭瑛对二帮翻白眼了。

    ”这是因为那小红和那几个男人的精神追求不同,也就是说他们的兴趣不同,说白了,就是那小红和那几个男人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见那彭瑛又朝自己翻了一个白眼,二帮赶紧又继续加以说明道:”从一个女人的梳妆打扮就可以看出一个女人的内心**,你看那小红到我家来过几趟,都是怎么穿衣服的,先胸罩不戴,衣领又大又低,两个**大半个露在外面。“

    ”你个流氓,没想到你李业年也不是好货,一天到晚盯着人家女人的那里看。“那彭瑛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终于又开口大骂了,不过还好,这次是笑逐颜开的骂的。

    二帮也忍不住笑了,继续说道:“那也不能怪我,她坐在那里打游戏聊天,我一过去同她说话,她腰往前一弯,就等于**裸的把一对****放到了我的眼前,能不看得清清楚楚吗?”

    “那就能说明人家对性感兴趣吗?夏天天气热,戴胸罩有时也很难过的,你又不是女人,怎么能理解女人有很多不方便,也不能因为人家不高兴戴胸罩就说人家不是好女人吧。”那彭瑛可能也想为自己的同学辩驳一下。

    “我当然不是单从穿衣服上才去下那个结论的,再来看看她同那些个网友一天到晚都聊点什么内容,又是男网友,尽然聊怎么样过好性生活,什么三浅一深五浅一深都聊得出口,而且我几次偶尔上去,现她聊的都是这个内容,你说她是不是对那方面特别着迷。”

    “好像也是,我也现了,我还说过她几次,她好像很无所谓,说大家又不认识,只是在网上瞎聊聊,又看不见,又摸不着,管啥事呢。反正她一来,我就把电脑让给她玩了,我在睡觉,从来也没参与过。“那彭瑛这次好像解释的特别认真。

    ”话不能那样说,一个人心里一天到晚在想什么,自然就决定了她以后会做什么,这就是书上说的一个人的人生观与一个人的行为的关系,一时半会看不出来有什么影响,时间长了就能体现出来了,所以这就是她为什么老结婚老离婚的根本原因,所以我就怕时间长了,你会被她带坏了。“二帮有点忧心忡忡地说。

    ”放屁,你把我彭丽看成什么人了。“

    嘚,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