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不到巧芬是那样的人?”

    今天是个礼拜天,二帮到镇上去买了几个菜,回来之后洗好做好,一直到伺候人家娘俩个吃好喝好,然后再去把锅碗瓢盆洗干刷净,归放整齐。?

    小李彭出去找他的同学黄陶安玩去了,又是个男孩子,十好几岁了,人又聪明,二帮认为应该给他自由的空间,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做出什么二帮认为太出格的事,二帮也从不去动不动就对小孩子进行说教,因为那是自己的亲身体会,有时老子对自己说的多了,特别是同样的话老是重复着说,自己不但不喜欢听,有时还感到很反感,所以做人要识趣,做老子的更要识趣,不要呕心沥血的最后培养出一个阶级敌人来。

    反正也没啥事,二帮就准备搬张凳子,坐在那彭瑛的旁边,想先去观察一下这彭瑛对电脑都是怎么操作的,以便日后自己也能把他学会。

    今天大概那彭瑛的心情特别好,因为二帮今天又亮了一手,除了一只红烧蹄胖,也炒了几个其他的小菜,那彭瑛说都特别的好吃,见二帮难得坐了过来,可能也想表示一下自己的谢意或者是心中的那份夫妻之情,也想与二帮沟通沟通感情,所以率先开口了。

    “哪样的人?”二帮感到有点莫名其妙或者说一愣神,因为那巧芬在二帮心目中就是一个良家妇女的典型代表。

    巧芬者,就是卖房子给二帮的那个女人,也是二帮现在的邻居,住在右,是一套单门独户高大气派宽敞明亮的大别墅型建筑。后面有高大气派的围墙,留个小铁门,用几块楼板做了几道梯子型结构,一下子伸到了港里面,洗刷起什么来既干净又方便,房子前面自然都是用水泥浇得光溜水滑的场地,中间还做了一条私人家用的水泥马路,跑过一部轿车是绰绰有余。

    本来还是一幢蛮漂亮的房子,可是由于这本来就是个只有三四家的独家小村,恰巧那小芬又住在最边上,再过去就是一片低洼的良田,而再过去就是一片不讲布局的乱坟岗,所以给人的感觉是好像那巧芬住的环境也并不怎么样好。

    由于二帮刚搬过来时,那巧芬又特别的热情,而且因为几次家里来人桌椅板凳的没少向人家借,再加上那巧芬对小李朋又特好,家里有点什么好吃的也没少送,所以在打围墙时二帮就同意让他家多过来一点。

    当然彭瑛为此事是很不开心,那二帮就劝道:“邻里之间相处要以和为贵,远亲还不如近邻呢,何况还有一句古训,叫让他三尺又何妨,再者说她家打围墙,其实也就是在帮我家打,而且又不要我家掏一分钱,这有什么不好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那彭瑛还是感到吃亏了,说本来地方就小,如此一让就更显得小了,直到二帮也利用她家的围墙重新起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厕所,那彭瑛总算才气消了。

    其实二帮能够理解那巧芬也并不是有意想来欺负自己,都是乡下人,而且据听说那巧芬还没有文化,耳濡目染的也形成了那种见小利而忘大义的自私心态,二帮认为这很正常,也没往心里去,所以那巧芬有事没事跑过来聊聊天拉拉家常时,二帮还是照常以往的客气如故热烈欢迎。

    不过那彭瑛就好像有点小意见,有一次就开玩笑地问:“李业年,你是不是看上她了,瞧你对她的那份客气劲。”

    二帮不由感到好笑,这都是哪跟哪,但是还只好去耐心地加以解释:“为什么自己要对巧芬这么客气呢,其实原因还不止一个两个,你只好听我给你慢慢的解释。其一,当初我看见那个卖房广告找到她家时,她就说得清清楚楚,卖这个房子的目的,也不全是为了钱,因为自己住在这个独家小村,而且离乱坟岗又很近,老公孩子又不在家,所以自己感到很害怕,也很孤独,卖房子是假,就是想招一个好的人家过来,有个好邻居,大家彼此做个伴,我就给她说了,虽然我是个外地人,可我老婆是本地人,而且夫妻两个都是高中生,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绝对是个好邻居,这样她才同意把房子卖给我们的,所以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出尔反尔过河拆桥。

    其二,邻里之间相处之道,其实是有很多讲究的,不要说远亲不如近邻,借个小东小西方便得很,其实大家在一起能够开开心心,互谦互让,礼尚往来,互关互照,有时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第三,从我们搬过来以后,人家巧芬是真心是真心实意的对我们好,厂里什么好东西,先先送一点给我们,而且还经常送点瓜果梨枣的给小李彭吃,并且你也跟着沾了光,并没有少吃。

    其实最最关键的我是尊重她的人品,不要看人家没有文化,其实在她身上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先是人家不怕苦不怕累,起早贪黑的,虽然说一个女人孤苦伶仃,但是人家还是在拼命地上班挣钱,所以人家才能造得起高楼大厦宽敞别墅,就这一点我们两个谁也比不上。

    在看人家平常的收拾,不要说自己身上一天到晚干净利索,穿戴讲究,就是那家里,什么时候不是收拾得整整齐齐清清爽爽的。”

    不料那二帮唾沫星子费了老半天,那彭瑛只来了一句,就让那二帮恨不得把所有的话再咽回去。“你看她好,那么你跟她过去,反正她老公又不在家。”

    如今这彭瑛又旧话重提,二帮觉得还真是要慎重考虑大意不得呢,不要搞得不好,又惹火上身得不偿失。

    ”偷姑佬。“可能是见二帮接了自己的话茬,所以那彭瑛也没在意二帮的语气是否冷淡,立即眉开眼笑的回答道。

    ”谁说的?“二帮真是感到一惊,要知道偷姑佬可能也是江阴市的本地方言,意思就是女人不正经,在外面偷汉子,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的那种说法,说实在话,凭二帮对巧芬的印象,巧芬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即使是那样的人,在人家背后说东道西瞎议论二帮也是很反感的,要知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万一被那巧芬知道或听到别人对她如此议论,都是隔壁邻居,以后真的不好相处的。

    在二帮的印象中,好像自己的母亲,就是因为传了一句这样的话,最终被人家找上门来对质,弄得很尴尬,要不是自己出来大为火,耍无赖胡搅蛮缠,最后都不知道怎样收场,所以说,这是一个很明感的话题。

    ”又不是我说的,是她自己的弟媳妇说的,关我啥事?“

    大概那彭瑛也感觉到了二帮对这个话题的严肃和敏感,或者自己可能也感觉到不妥,所以立即就想摆脱干系。

    二帮知道彭瑛所说的她自己的弟媳妇,其实就是指住在自己的隔壁和自己共关一道山墙的巧芬老公的弟媳妇,巧芬的老公,排行老三,叫刘锡强,他的这个兄弟排行老四,也是最小的一个,叫刘鸟强,长得小模小样,大概正应了自己的名字,就像一只小鸟,而且头还有点要往颈脖子里缩,可是可能还有点不服气就那样缩进去,又想往前面神,因而让人感觉到,他不是驼背,而是陀颈。

    可是这个刘鸟强的老婆,那就不一般了,不但长得人高马大,而且按二帮的话说,那是膀大腰圆膘肥肉厚,虽然也可以说是方头大脸,可惜就是不能加上浓眉大眼,不知道是因为胖引起的还是她眼睛本来就不大,反正就是两条稍微还能看的出来的眼缝,眼缝虽小,可是嘴缝很大,而且下巴还特别的前倾突出,冒眼一看就是一张标标准准的大长马脸。

    据巧芬所说,这个弟媳妇自从嫁到她家来以后,就从来没有去上过班挣过钱,而且一天到晚的赌钱,完全靠刘鸟强一个人在外面打拼拼搏,所以她很看不起这个弟媳妇,还好这个弟媳妇的娘家条件还算不错,又不远,就住在前面那个队里,一个大哥大嫂在市区上班,而且老早在市区也买了房子,乡下也是楼房,现在只有老头子老太婆在看家,可能是嫌厌弃孤独冷清,所以那老四的几口子是长年累月都住在老丈人那里的。

    自从二帮买了房子住到了这里,都有一年多了,真的是基本上就没看到过这一家人,可是最近几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人家几口子都一起回来了,而且好像还有点不准备再走的意思,因为他家在大张旗鼓的拾掇整修灶屋间。

    因此二帮也见到了刘鸟强的那个小孩子,是个姑娘,长得也有点另类,那就是形体上几乎完全继承了老子的一切特征,不过不知什么原因,皮肤特别的白,看起来性格也很腼腆,爱笑,是那种不出声的抿嘴一笑,所以让人感觉到很可爱,二帮就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和自己在初中默默对视了三年的史俊芳,二帮就时常想,那史俊芳的少女时期可能就是这副长相,不过可能要稍微肉乎一点。

    二帮对那个刘鸟强的印象还算不错,虽然说话的声音有点尖细,似乎缺少了男人味,但是好像人很老实,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惹人反感,那个女儿也不错,白净细嫩爱笑,大概谁都不会去讨厌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可是对那个刘鸟强的老婆,二帮就不敢恭维了,也不知是那巧芬说过的话在那二帮的脑海里先入为主的原因,还是因为一个女人长了一副马脸总归不会引起男人的好感,反正二帮打第一眼就不喜欢她。

    不喜欢归不喜欢,反正又不是你二帮的老婆,也只不过难得看上一眼,又不同床共枕,也不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关你啥事,可是毕竟是门挨门的邻居,一抬脚就进来了,特别是每当二帮炒菜的时候。

    ”哟,你家烧什么好吃的,怎么闻着这么香。“邻里相处以和为贵,虽然心里不喜欢,但也不能显露出来,二帮这一点修养还是有的,何况人家后面还带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儿。

    ”也没什么,都是家常菜,炒黄豆芽,雪菜肉丝,还有一个鲫鱼蛋汤。“既然人家笑吟吟的不请自到,你做主人的也不好过份的冷淡,你说是不是,所以二帮也微笑着去加以说明。

    ”那为什么这么香呢?“鼻子几乎伸到了菜盘子旁边也就罢了,但是你那嘴巴到把持住了呀,吸溜吸溜的口水差一点掉进去你说恶心不恶心。

    ”也没什么,可能就是方法的问题,比如先放什么,后放什么,什么时候该放什么,都注意一点就行了。”

    二帮解释是假,只不过是想把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这边来,不要自己在这边忙于烧菜,她那个哈喇子滴到了菜盘子里去自己都不知道,弄得自己不知道还敢不敢去吃那道菜。

    “看来你的厨艺不错,以后我要来跟你好好的学学呢。”娘两个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去了。

    “欢迎,欢迎。”大概这就是中国人的通病,都爱听好听话,两句都不要,一句就够了,二帮在心里已经不太讨厌她了,再者说自己已经观察好了,那个哈喇子不是没掉下来吗。

    可是女人的心事谁也捉摸不透,再者说人家夸你的厨艺好,那也只不过是人家与人相处的一种交际方式,你也不能太往心里去,可是你那老往这儿跑,可能就有点惹人反感了,有时还是人家三口正在吃饭的时候。

    “你家老李的厨艺就是好,还没吃呢就能闻到特别的香味,而且看起来也好看”

    手里端着个饭碗,虽然饭碗里也有一点菜,但是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摆放在桌子中间的菜盘子,而且人家还在夸你,并且还有一副谗言欲滴的架势,你说怎么办。

    ”要不你就尝尝。“虽是客套话,但也有点迫不得已情势所逼。

    ”那多不好意思。“说是这样说,但那筷子已经伸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