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要瞎说,当心祸从口出”二帮是好意相劝。? ?

    二帮还想说,即使亲眼所见,都未必是真,更何况还是道听途说,但是那样的话,是要去拿出论据加以论证说明的,也不是自己没有论据,就比如当初自己晚上去找那个女娃,当时自己哪有一丝的歪想邪念,也只不过就是一时的好奇和冲动,想去打听打听情况和告个别什么的,但是不知怎么就被那宋聚案看见了,就认为自己是那纨绔子弟不良青年,最后认准了就是把那女儿嫁给瘸子拐子也不嫁给你二帮。

    还有就是自己和那记英,不要说动了手脚,就是一句不正经的话都没有去说,更何况当时自己是心事重重,一门心事想去跟着业林赚大钱,又怎敢去太岁头上动土,可是不也被安上了一个**记英的罪名,并且居然还有那么多人都信以为真了,但是任何事情除了自己心中有数,那老天爷也知道的,早晚都有水落石出还原真相的一天,但是即使那样,这样的例子也不好举出来的,因为凭那彭瑛的智商,如果真要举出来的话,还得举三天三夜的例子,来证实这两个例子的真实性,搞得不好,那彭瑛也会认为自己不是个东西,即使把心掏出来给她看,她都不认为是红色滴。

    “谁瞎说了,也是她巧芬自己说的,刘锡强在外面又有了别的女人,她也过去了,并且还看到了,吵了一趟,也没有用,并且自己还被赶了回来。

    那彭瑛这说的也是实话,那巧芬确实说过,因那刘锡强的生意,做在了西安,好像是开的一家装潢公司什么的,离家太远,年数多了,手里也有两个小钱,自然被烧得心痒难耐,再者说可能还有些生理的需要,就和一个本地的女人勾搭上了。

    那巧芬听说了以后,真是气的不得了,就赶了过去,可是有什么用呢,那刘锡强在外奔波也确实劳累辛苦,为了照顾孩子照顾家,自己又不能长年累月在身边照顾服侍,所以也就听之任之了,只要他还能有点良心,能往家里多寄点钞票也就心满意足了。

    那时候二帮听了这些话,对那巧芬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男人如果能娶到一个这么样开明的女人,真是不知道要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气。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二帮是真的感到这个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男人偷她自然也去偷呀,更何况自从我们住到这儿来以后,她不是有好几次都是很晚才被人家用轿车送回来的。”

    可以说彭瑛这说的也是大实话,确确实实有好多次是轿车开过来的声音,可是那巧芬和人家道别的时候,语气很是客气,声音很是洪亮,看不出来有一点点做贼心虚的意思,所以以男人偷就去推断女人也偷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那是正常的人际交往,推理的太武断,你又没看见人家睡到了一张床上,即使睡到了一张床上,或者不去想着那种事,也不能就说明人家是个坏女人,我们那时住在集体宿舍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叫刘彩琴,不就是经常睡到丁晓东床上的,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个人挤在了一起,这又有什么呢。”二帮说话就是这样,那叫有理有据,条理清楚,论点明确。

    “人家那是嫌冷,躲到床上去边捂被窝边看电视。我看你就是对那巧芬有意思,老是护着她。”

    嘚,又来了,二帮可不再敢言语了,因为已明显地看得出那彭瑛不开心了。

    “好,不聊了,我下去搞创作了。’一方火一方躲,这是最明智的处理手段。

    ”你不是说不搞了吗,怎么又要去创作?“那彭瑛似乎是聊的意犹未尽,还有点舍不得二帮离开。

    ”我是说不搞大部头了,但是可以小搞搞,向一些书报杂志的小编辑部投投稿,就当作先练练笔。“二帮笑嘻嘻的解释,说实话一想到创作,二帮就感到浑身特别的有精神,而且还感到特别的开心。

    ”那你是准备往哪里投呢?”那彭瑛似乎是也恢复了常态,面带微笑的好言相问。

    “我打算投到《故事会》去。因为上面在征稿,要农村题材,故事性强,观点明确,有教育意义就可以了。我打算创作出一篇,投过去试试。“

    当然二帮也是耐心细致地去加以详细的说明解释。

    ”那好吧,你去吧。“二帮是如释重负,匆匆的跑下楼来。

    两张小方凳摆好,一张上面放稿纸,一张上面放墨水瓶,当然也附带的放上了香烟和打火机,再搬过一张小板凳,坐好,点上一根香烟,抬眼望望天,再看一眼宽阔的泗新港水面,可谓是环境优雅舒适安静,心情也特别的感到开阔,可是拿起笔来,又感觉到无从下手,和那彭瑛聊天的内容,似乎是老在头脑中盘旋,怎么也挥之不去,二帮不由感到好笑,也不怪那彭瑛老是说自己对那巧芬有一次,说实话二帮心里对那巧芬确确实实有意思,那就是两个字,喜欢。

    不要说那巧芬一天到晚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索体面大气,就是那长相也确确实实是小巧玲珑皮白柔嫩很是正点。脚好像很小,腿也很细。臀部也不丰满,但是整体看起来就是一个倒立的细长等高的四边形,由下而上规规矩矩的加宽变阔正常展,一颗头颅不大不小,就那么恰到好处的摆放在中间,瓜子脸,高颧骨,轮过分明,鼻直口方,眼睛不大,但也不是很小,似乎是长的正好,眉毛浓,眼睛亮,好像是处处都透着精明和强干。

    而且通过好几次聊天,二帮还感觉到她特别的有主见,心里边还具有着不可磨灭的向上的动力,并且还勤俭持家,对自己的老公又能理解和体贴,你说这样的女人哪一个男人能不喜欢。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不要说还比自己好象大了那么几岁,就是年龄相当,二帮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啊,不要说家里还有一只老虎随时震着自己,二帮可不想让那彭瑛对自己飙,再者说不是有句老话怎么说着来的,那就叫兔子不吃窝边草,天涯何处无芳草,近边邻居别瞎搞,不然想跑跑不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