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彭大瑛,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听吧?“

    二帮是还没等那根香烟抽完,就感觉到脑海中灵感闪现,所以就把那小半截香烟一扔,拿过笔来铺好稿纸,几乎是一鼓作气一挥而就,一则小故事就创作好了,自己又试读了两遍,感觉到是朗朗上口,而且好象还蛮有趣味,就一时兴起,想与那彭瑛分享分享。?  ?? ?

    “好啊,好啊,什么故事?”那彭瑛似乎也是蛮有兴致。

    “就是我刚才创作的一篇小故事。”二帮是不无得意的回答道。

    “这么快?”那彭瑛似乎也是真的感到很吃惊。

    ”那是当然,我是谁呀,将来的一个大作家。“二帮是更加的沾沾自喜,有点情绪失控。

    ”我看你就是天天坐在家里吧,二里二气的,不读拉倒。“那彭瑛开始有点晴转多云。

    二帮也感觉到自己一激动有点失态,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好好好,我马上就读给你听。“

    说完,就将那刚刚写好的稿件,拿在了手里,认认真真的读了起来。

    ”侃出来的故事。

    在那安徽省凤阳县境内,有一个村庄,庄名叫做观音堂,在那观音堂最西边的庄尾单门独户的住了一个人家,男房主姓李,因在家排行老二,大家都喊他二帮,娶了个老婆,大家都喊她李二嫂。

    话说这李二嫂嫁过来之后,也算是十月怀胎,生了一个儿子,本来是件很开心的大喜事,可是这个小孩确实不咋地,不但长得黑不溜秋,而且还小模小样,故起了个名字,就叫黑蛋。

    可是这个黑蛋越长越大,大家才现,这个黑蛋不光是皮肤黑,身材小,还是一副老鼠眼,故此大家都不喜欢他,而且那李二嫂每与人在一起聊天,人家都夸自己家的小孩怎样怎样的好,可是李二嫂自感自己家的小孩不怎么样,也不好意思提起。

    话说这一天,李二嫂正在家里纳鞋底,一不小心,那个穿线的针掉了,找来找去找不着,急的要死,这时那在旁边玩的黑蛋跑过来不知怎么就找到了,这李二嫂一时高兴,就问黑蛋,你是怎么找到的?可能那黑蛋还在想着别的玩的事,见妈妈有此一问,回答的有点匆忙,可能本来想说,我看见的,但是变成了说我听到的,本来是件小事,过了就算完,那李二嫂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过了没几天,那李二嫂又同大家在一起聊天,自然又聊起了小孩,有的夸自己家小孩长得怎样怎样的俊呀,有的夸自己家小孩是多么多么的聪明呀,可是这李二嫂也想夸夸自己家的黑蛋,但是想来想去,也找不到那黑蛋有什么地方可夸的,这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对众人说道:“你们也不要看我们家黑蛋长的不好,眼睛也不好,可是他的耳朵特别的灵。上次我在家纳鞋底,他还在外面玩,就听到我穿线的针掉了,而且直接过来帮我拿了起来。

    本来大家也知道这李二嫂是在吹牛,也没往心里去。乡下人没事干在一起就是瞎聊,可是在一起聊天的有个王三嫂,这个王三嫂和李二嫂还特别的投缘,相对来讲关系要好一点,这一天这个王三嫂回娘家,他有个弟弟不务正业,就是那种好偷鸡摸狗的货,见到了王三嫂就过来对王三嫂说,姐姐,我等几天到你们那个庄子上的一个人家去,把他家的鸡都偷掉,那个王三嫂就问,谁家呀?他的那个弟弟就说是李二帮家,因住的单门独户,跑起来方便,还不容易惊动人。

    这个王三嫂心里就感到别扭呀,那李二嫂毕竟和自己是特要好的姐妹,这以后见面也不好说话呀,但是又知道自己劝也没有用,因此就说道,要是别人家还可以,他家你千万不能去偷,他的弟弟就问为什么呀,那王三嫂说道,因为他家有个小孩叫黑蛋,天生的耳朵特别灵,随便什么时候,方圆三五十里,谁对谁说什么,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你说你去偷他家的鸡,你跑到哪里,那李二帮都能把你抓到。

    事情展到这里还不能算完,因为没有多长时间,那凤阳的县城举行一个庙会,像那王三嫂的弟弟,就爱赶那种场子,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自然是同道中人相聚在一起胡吃海喝瞎聊八聊,吹吹牛皮,侃侃大山,有的说他们庄子上出了个大学生,有的说他们村子里出了个大干部,这王三嫂的弟弟想想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好吹的,这时就想起了自己姐姐说过的黑蛋的事,就对大家说道,我们那里也出了个奇人,而且只有七八岁,但是他的耳朵特别灵,他只要往地面上一听,就能知道哪里地震不地震,这不前几天已经被北京来的小车子接走了。”

    二帮是一口气读完了,才对彭瑛问道:“怎么样,好听不。”

    “不怎么样,一点意思都没有。”那彭瑛还在网上斗着自己的小地主,几乎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但是他能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世间之事,都如那云里看花,雾里望月,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就是亲眼所见,都未必是你认为的那样,何况是道听途说,所以那巧芬偷姑佬一事是绝对不可信的。”

    “搞了半天你是在想着法子教训我,你认为她好,今天晚上你就跟她过去。”那彭瑛已经满面的怒容。

    “我不是在教训你,而是在好意的提醒你,我们一搬过来,我就对你说的清清楚楚,到了这里我们只认识巧芬,只同她家搞好关系就可以了,别的人我们都不深交,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暂时还没办好房产证,还要有求于人家,关系搞不好,到时候会有麻烦,而且巧芬也是真心实意的对我们好,现在那个彩芹回来了,因为他们两家现在不和,你说他坏话,他说你坏话,你只可以听,但是不要去传话,人家两家毕竟是亲兄弟,断了胳膊连着筋的,一旦人家两家和好了,如果是你传的话,到时候会一起来找你的麻烦。“那二帮又劝道。

    ”放屁,滚。“那彭瑛已经怒不可竭了。

    ”唉,不听老公言,吃亏在眼前呐。“二帮只好又灰溜溜的到楼底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