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王总,我有点事,还想找你一下。 ? ‘

    作为一个车间里的小工人,一天到晚搞的浑身上下脏兮兮油渍渍的,这要老往这洁净明亮的厂长办公室里跑,二帮还真有点感到很难为情。

    ”来来来,坐坐坐。“

    那王文祥今天好像蛮清闲,办公桌上放了个青花瓷的小茶杯,茶杯盖子反放在桌面上,所以那茶杯里冒着的热气,二帮看的清清楚楚,似乎还有着让人闻着很舒服的茶叶的清香,一个小油纸袋,可能是瓜子,因为二帮看见了桌面上的一张小纸上有很多嗑完了的瓜子壳,人还是那么客气,满面春风的。

    “有什么事吗?”

    那王文祥见二帮坐了下来以后,就赶紧将那个盛放瓜子壳的纸包了包,扔到了桌角的一个小塑料桶里,然后也坐了下来,望着二帮,笑嘻嘻地问道。

    ”不好意思,还是老问题,年初我来找过你一趟,这几个月的工资还算可以,可是不知为什么,这十二月份的工资,按我自己的预算,应该有接近五千才对,因为光那种不锈钢法兰我就加工了一千多件,可是这实际到手的工资四千都不到,是不是来去有点太大,所以我就过来想查查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一下子少掉了这么多。“那二帮说道。

    ”奥,是这么回事,今年的工作有点调整,我现在主要负责新产品的技术开,从十二月份开始,我原来的工作都交给了王建刚,现在的生产主要由王建刚负责,所以你们的工资也是由他负责结算的,有什么问题,你去问他好了“

    那王文祥好像解释的很是细致。

    ”奥。“那二帮好像感到很是没劲,搞了半天自己还找错对象了,这什么时候换了领导了,自己都不知道。

    这王建刚二帮当然也很是熟悉,因为二帮从看守所里回去刚过来上班时,那王建刚就是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但是就是不知道是二十几天还是一个多月,那王建刚就被调过来做总装车间的车间主任了,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就由原来的质检员蒋星接替了,据听说这个蒋星原来也是做车床的,好象生了一种病,好像也不能算作病,那就是能吃能喝不能睡,甚至几天几夜都不要睡觉,后来休息了一年多,因为王文祥就是他的姐夫,不知道算是照顾,还是厂里确实的需要,就让他做了金工车间的产品质量检验员,但是也没做多长的时间,这就赶上了机遇,一下子成为了车间领导,那金工车间的几个老师傅就经常说,这蒋星叫因祸得福。

    反正来也来了,要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二帮还感到有点不死心,所以就来到了王建刚的办公室。那王建刚好像很忙,这都快要吃中饭了,两张对靠在一起的办公桌上还乱七八糟的摆满了图纸,不知道王建刚在那图纸里寻找什么,看见二帮进来,只问了一声,”奥,李业年,有什么事吗?“然后又继续去翻看图纸了。

    当然二帮还是把对王文祥说过的话,又向王建刚重复了一遍,意思就是想知道这十二月份的工资是怎么算的,为什么就少掉了。

    ”奥,老板是有意思要让我主管生产,不过那要从一月份开始,所以那十二月份的工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算的,可能要去问王文祥吧。“那王建刚头也不抬的说道。

    王建刚回答的态度也很热情,而且脸上始终都挂着笑容,可是那二帮感到心凉了半截,好像总觉得那王建刚微笑的背后好像隐藏着什么阴谋。

    二帮的犟脾气又上来了,心想你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那财务科放工资总归是有依据的吧,她们的依据自然是自己干完了活在蒋星那里所开的工票,那么我直接去查工票总归行了吧,所以吃完了饭,二帮看见那财务科的主办会计到办公室里去了,就来个一路追踪,也跟了进去。

    ”李业年,有什么事吗?“

    主办会计是老板大哥家的闺女,名字叫做顾伟,长得很小巧,脾气也很好,见人三分笑,因她们平时上厕所的时候,都要经过金工车间的门口,所以平常能见到面的机会也很多,时间一长,打的招呼多了,可能也就感觉到熟悉了,所以见到二帮进来,并不感到奇怪,就笑着问了一句。

    当然二帮是直抒胸臆,直截了当的说明,自己是来查十二月份工资的。那顾伟也不觉为意,就到了一个靠墙的直立柜子前面,打开了柜门,不多大一会,就找出来一沓纸来,好像包裹的还很严密,就递给了二帮,二帮接过来一看,在那外包纸上,不但清清楚楚的写着自己的名字,而且还注明了十二月份工资等字样。

    当然二帮也是小心翼翼的将那个包装纸打开,抽出了自己的工票,认真仔细的看了起来,这正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火直冒,因为那二帮现一个明显之处,就是自己加工过的不锈钢法兰,都是按照一块钱一只来算的,二帮记得清清楚楚,当那年初之际,自己就曾经来找过王文祥,提出把那法兰让给别人来做,可是那王文祥不同意,说招自己过来就是加工法兰和轴承盖子的,而且还特别强调,不锈钢法兰加工的工价就是两块钱一件,好像自己还问过,如果自己改进了加工工艺,这不锈钢法兰的加工度变快了,他们会不会降低工价,那王文祥不但大大咧咧,而且还信誓旦旦,说我们这是一个大厂,不是什么小的手工作坊,是重信誉讲诚信的,可是这一年还不到,不锈钢法兰的工价不但降了,而且还一下子降掉了一半,你说这谁受得了。

    ”这个上面的价格是谁写的呢?“二帮是强忍怒气,苦作笑脸。

    ”奥,是王文祥,奥,不对,是王建刚,奥,也不对,奥,这个十二月份的工票,好像是我的二爸送过来的。“

    看得出来,那顾伟一点都没有故弄玄虚,好像是真的想不起来这十二月份的工票,到底是谁送过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