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干你就不干,三条腿的蛤蟆我找不到,两条腿的人我有的是。? ? ”

    顾老板个头不高,冒眼一看,长得就象那电影里放的希特勒,但是比希特勒更宽更阔,满面红光的,说话的声音也不像希特勒似的那副老鸭嗓子,而且就好像嗓子里被装个了扩音喇叭,不但洪亮而且嗡嗡的带着颤音,二帮心想,大概这就叫财大气粗吧。

    二帮还有一点不明白的是,堂堂一个大老板,说话归说话,干嘛动不动就脾气上火,俗话说得好,酒能伤身,气能伤心,肝火两旺,人就容易得怪病,作为一个了财的成功人士,更应该要注重身体的保养,你这为了一点小事,就那么大的脾气,难道就不怕也生出一点啥个毛病出来,话又说回来了,你扣得是我二帮的钱,我都没去生你的气,而是在和你心平气和的讲道理,你的火气又是从何处而来呢。

    当那顾伟说十二月份的工票,是她二爸送来的时候,二帮的怒气就压下去了,因为二帮知道,顾伟的二爸正是牡丹离心机厂的老板,叫顾济林。钱在人家手里,你是一个穷打工的,人家高兴给你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最多遇到那也是很的主,辞工不干,另找门路。

    但是二帮可不想辞工,说句实在的话,外面都在疯传,新的一轮经济危机又要来了,那个全世界都颇有名气的永钢集团一下子裁员一万多人,一个制造汽车的牡丹客运总厂宣布破产,三四万的工人等待市政府安置,那顾老板已经放出风来,明年的年初可能要进行大换血,把那技术不好,劳动态度不好,还有什么不好的,要统统的给他辞掉,重新招一批素质高技术硬的新员工进来,所以那二帮暂时还不想因小失大,大过年的不要把自己的饭碗也搞丢了,但是来问个清楚,瞧个明白总不会出多大问题吧。

    当然,那顾老板开始的态度还是蛮好的,说了很多的苦衷,现在的厂房是租十三大队的,马上就要到期了,为了维持生产,也为了能把我们厂进一步做大做强,就需要购买新的地皮,已经商谈妥定,预付款都交了,新厂址就在华西村开区,有五六十亩的面积,所以今年对工人就压得紧了点。

    可以说是一件大好的喜事,毕竟自己所在的工厂在展,二帮也感到很荣幸,而且一旦搬到新厂子里去,二帮上下班的路途,就几乎近了一半,少就少点了吧,这是说在明处的,二帮现在也心甘情愿的。

    但是还有两项扣款,二帮就不明白了,一项不多,六七十块钱,还有一项就多了点,一百三十几块,二帮就问顾伟,那顾伟就给二帮解释,一项是个人所得税,过两千部分上交百分之三,还有一个也是百分之三,不过是总数的百分之三,是用作厂里的展基金的,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上交一点税收,尽一点义务,是理所应当,但是厂子展不展,关我屁事,你是老板,赚的钱自然归你,我是做工人的,自然分不到一分,但是我为什么要去投资这个钱呢,不明白自然就要去问,因为不问不行,一个月一百多,一年就是头两千,不是一个小数字,一家三口,一年的大米吃不完。

    当那二帮第二次在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那顾老板已经明显的有点不高兴了,因为二帮看见那顾老板不但阴沉下脸来,还把眉头也皱了皱。当然二帮也不客气,只不过是要讨个说法,那顾老板说道什么是为了加强职工的主人翁意识,再者说厂子展了,大家都有一个好饭碗,就好像这里的每一位职工离了这个厂就没了饭吃一样。

    二帮自然是不服气,就引经据典和他摆道理讲事实,因为二帮学过中国的历史,也学过世界的历史,还有政治经济学,就是那外国的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时候,最起码也是师出有名,那么就让顾老板拿出一个这样做的法律依据来,最起码你要合法是不是?

    那顾老板的音量就变得高了起来,整个面孔也开始涨得通红,说什么这个厂里一百多个工人,为什么人家都没有意见,就你有意见呢,还说什么你高兴干就干,不高兴干你就走人。

    那么二帮也不客气,说走人就走人,但是问题的本质我还是要给你揭露出来,你这个做法已经不叫资本家的剥削,而是一种光明正大的抢劫,所以那顾老板就站立起来,大叫道:“不干你就不干,三条腿的蛤蟆我找不到,两条腿的人我有的是。”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再争论下去,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意思,毕竟年关临近了,一切都得等到明年再做安排,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会,再者说就是上班时间到了,二帮感到现在自己也没有心思去正儿八经的干活。

    “李业年,看你脸色不大好,遇到什么事了吗。”

    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办公室就在金工车间对面一个另搭的铁皮房子里,车间主任蒋星看见二帮进来,就那么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说不气是假,只不过一个人的涵养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本来二帮还以为自己装的就跟没生任何事一样,没想到还是被主任看了出来,有人来问,就好像一下子掘开了爆满的河堤,水流再也控制不住了,所以那儿帮就打开了话匣子,真是不吐不快,一下子倒了个干干净净。

    “算了吧,现在外面的行情,也不是很好,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也看得出你李业年除了积极肯干,为人踏实,而且脑子也蛮灵活,我就给你说句心里话,有可能我这个主任也干不长,关键的是某些看法和老板不能够一致,上次也来征询过我的意见,要求把工人的工资降下来,我也是金工出身,自然知道做车工的苦,一天到晚十几个小时,不要说没得坐,而且又脏又烫,还容易伤到眼睛,一天到晚我都看在眼里,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你们挣的那一点钱,真的都是血汗钱,我哪里还忍心去扣你们的钱。

    不过老板认为,全厂一百多个工人,每人头上扣两百,就可以请两个蛮好的工程师。再者说人一财,那就变掉了,其实以前顾老板为人还是蛮好的,特别是对我们工人也还不错。”

    接下来的自然是那顾老板的家史,二帮也觉得顾老板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