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李业年,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

    接近八点钟的时候,当那彭瑛拿个杯子走下楼来,大概是为了倒开水,现二帮坐在那桌子边的长凳上呆,就这么随便的问了一句。

    “我不舒服。”二帮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有啥不舒服的,能吃能喝能睡的,要知道歇掉了一天,就少掉了一百多块钱。”那彭瑛倒好了开水,端着个茶杯,走过来白了二帮一眼,不知道算是教训呢还是开导,就这么说了一句。

    “我知道,但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我是一个人,又不是机器,人是知道难过的,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休息的。”那二帮好言解释道。

    “我看你就会装,难过了还坐在这里,要么上医院,要么就去上班,反正不要呆在家里。”那彭瑛嬉皮笑脸地说道。

    “要去你去,反正我是去不了。”二帮没好气的回应道。

    大概也是看出来想让二帮去上班是没指望了,那彭瑛端着茶杯又上楼去了。

    二帮没有骗人,是真的很难过,本来吃好了早饭,也是准备去上班的的,可是刚把自行车推到了外面,就感觉到胸口堵得慌,恨不得只有把腰弯下来,才可以向前行走,弯腰抱胸的在大门口蹲了几分钟,也不见好转,只好不去了,没想到又被彭瑛这么说了几句,感到更难过,只好搬了张小板凳坐到了后门外,看那泗新港水面上的风景。

    一年四季好像都是那个鬼样子,风平浪静的,一只用鱼鹰捕鱼的小船,呕呕呕的喊叫着划过去了,时而中间也通过一条跑运输的船,噗噗噗的轰鸣着机器一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着这人来船往的,二帮就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好像都是无忧无虑的,而只有自己一天到晚的就好想心事重重的,特别是最近几天好像一切都变得不顺起来,牡丹离心机厂真的要搬家了,最近在紧锣密鼓的做着准备工作,下料间甚至其他车间的角角落落,所有的没用的废料全部清理归堆,然后一下子卖给了收废品的老板,所以这一段时间,自己再想搞一点什么东西出来,看样子也不大可能。

    本来想好的一组号码,准备过去买一张彩票的,就是自己在《寻梦记》里,蒋阿棱中奖的那组号码,1495984,而且自己还准备买它两倍的,可是由于自己那天包了一块稍微大一点的不锈钢板在胸前,感觉到走路不太方便,所以就没有过去买,可是等到自己第二天再过去的时候,前一天开奖的好码,有五位数的排列都是和自己准备买的号码一模一样,1495912.自己设计的84,意思是蒋阿棱不会死,所以就是要死求我就不死,而开出来的号码是,要死求我就要凉。

    如果当初自己知道蒋阿棱是那个结局的话,也按照这么一组号码来作为暗示的话,那么自己那天又正好没有想去搞那块不锈钢板的话,那么自己就有可能赶在了那个节骨眼上,正好就中了这个特等奖,那就是一千万呐,就是扣了什么个人所得税,还有什么无偿捐款,那么自己也有七八百万。

    就是再退一步说,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搞了那么一块板的话,那么那天下了班以后,自己也就去买了,那么自己就中了五位数,又是两倍,也有七八千块钱,那是什么感觉,但是现在一切都是白想,只能解释怪自己的命不好。

    家里边这两天也不安等,真被自己说中了,因为那巧芬的老太婆去世,在办事情的过程中,人家妯娌两个不知什么原因和好了,这一和好有些话就说开了,那巧芬就站在自己家的门口,对着二帮这边指桑骂槐的破口大骂,当然二帮还是以和事的心态过去问了一下情况,那巧芬也算爽快,说你小李人还是不错的,怎么找了那么一个老婆,一天到晚好吃懒做蹲在家里享清福也就罢了,关键还会造谣生事嚼舌头根子。

    说的二帮感到哑口无言,没办法去应对,可以说人家说的也都是实情,当初自己也劝导了,关键是人家不听,现在里外里不是人了,二帮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凉拌,听天由命了。

    那个小家伙刘鸟祥,二帮也看走眼了,本来还以为他是个老实人,没想到狠起来不得了,刚搬过来时,房子前面有个两三分的田,那巧芬说是老太婆的,反正也不种,你们就在上面种点蔬菜什么的,一年给她个二三十块钱,意思一下也就算了,现在老太婆死了,巧芬过来说,每年要给六十块,说是老大说的,但是那个刘鸟祥不同意,说最起码要给一百八十块钱,没有办法,地是人家的,那么我退给你,不种总归行了吧,那刘鸟祥又说,不种也不行,因为你已经种了,乖乖,还沾上了,二帮真是感到很好笑。

    本来在两家前面的中间,有一条小土路,是可以通到小公路上去的,那刘鸟祥搬回来住后,提出要造成小水泥路,二帮也没有意见,既然是两家公用的,二帮也表示愿意出一半的费用,那刘鸟祥又不同意了,说不要二帮出钱,但是造好了也不准二帮一家人从上面走,二帮觉得也行,那你就把路造在你家那边,把我的一半留下来,那刘鸟祥还是不同意,说你要造就造在自己家的前面,那么二帮就说了,前面的地是你妈妈的,我没有那个权力,那刘鸟祥说,我不管,好呀,你不管我也不管,路造好了,我照走不误,要钱我出一半,哪怕稍微再多出点也行,邻里之间相处,二帮还是那个原则,以和为贵。

    可是有些人就是闲的没事干,想要生出一点事来,那天二帮下班回来,正好刘家的弟兄三个都坐在刘鸟祥的门口,可能在商量什么事情,那刘鸟祥见二帮从新造的路上走过,就过来用手握着二帮的自行车把,同二帮理论,二帮还是那句话,要钱给钱,邻里之间有什么大不了的,总归好商量的。

    可是那刘鸟祥坚决不同意,那么二帮就问了,我一家人家既然住到了这里来,总归要给我一条路走的吧,左边是你家的地盘,右边是你老三家的地盘,前面是你母亲的地,后面是一条又宽又阔的港,那么你说我走哪里?

    “走港里。”

    那刘鸟祥气势汹汹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