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还没等到那刘鸟祥话音落地,二帮手中的自行车早已撒手,并三步当作两步的冲到了自家的厨房间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顺手抓过了自家灶台上那炒菜用的铲刀,又一头冲了出来,用手上的铲刀指着刘鸟祥骂道:“******,你想找死。? ?? ”

    那袁家的兄弟三人几乎都在一愣神间,还是那刘鸟祥反应敏捷,冲上来就想夺二帮手中的铲刀,二帮更是了得,来了个斜夸步,不退反进,一下子就用胳膊弯把那刘鸟祥小颈脖子死死地夹住,可能是一下子用力过猛,那刘鸟祥可能感觉到不是太舒服,两只手全部用来掰二帮的手腕子,有一种想急于挣脱的架势,那二帮怎能放过,夹得更紧了。

    那刘家老三大概也看出形势不对,想要冲过来帮忙,可是就见二帮手中的铲刀疯狂的胡乱挥舞着,因此犹犹豫豫的就再也不敢上前半步了,那刘家老大只好站在边上大声地劝道;“小李,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赶快放手。”

    二帮才不上那个当呢,一边将那刘鸟祥死命的夹住,一边嘴里还大叫道:“好,你不给老子活路,我看你能好到哪去,信不信老子今天就让你去见阎王。不要看你家人多,我也不怕,谁要敢上来,我就不客气,我保证给你们来个一扫光。”

    大概那刘鸟祥也看出来挣扎无望,不挣扎反而好点,因为自己不动的时候,觉二帮还稍微夹的松点,干脆就抱着二帮的腰,靠在墙边不动了,这时那巧芬和彭瑛以及刘鸟祥的老婆孩子大概都被惊动了,一边嘴里都在说着什么,一边又都忙着进屋里打电话去了,巧芬打的是大队,那彭瑛则直接拨打了11o.

    不是说江阴市的治安就是好呢,关键的是人家警察的那个工作态度和办事效率,大概也就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一辆警车呼啸而至,车门打开,下来一高两矮两胖一瘦的警察来,紧跟着的是大队里的两个人,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纪偏大一点长得方方正正的老男人,因为大队里的两个人,是各骑一部摩托车来的,一下子就冲到了巧芬门口的场地上,车子停稳以后,人立即赶往出事现场,正好和那三个警察打上了照面,就见大队里那个女的和那个高个子警察说了几句什么,三个警察掉头动起车子走了。

    那大队里的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帮和刘鸟祥的身旁,那个女的走在了前面,个头不是很高,面孔看起来很是方正,皮肤不是很白,但是也不是很黑,一双眼睛好像看起来特别的有精神,而且眼珠子黑白分明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先自我介绍道:“我姓曹,是这个大队里的大队书记,如果相信我的话,就请你两个同时把手松开,遇到了问题,总归要妥善的解决,靠武力使强耍恨也不是个办法,你说是不是?”

    二帮感到脸一红,因为二帮明显的感觉到,那个书记说话的同时,最后一眼是盯着自己看的。可以说这个曹书记的工作能力很强,即果断又泼辣,听了双方的情况介绍,先态度严厉的批评了刘鸟祥,好像很不给面子,质问他有什么资格不给人家路走,每一家每一户,本来大队里就是留了路的,这条路是公用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私自占用,说的那刘鸟祥,低着头一声不响,最后走算放出了一个屁,说造路的钱是他家出的。

    那么那个书记又回过头来问二帮对造这条路所持的看法,当然二帮还是实话实说,走路给钱,天经地义,又是邻居,本也不想多烦,现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然后那个书记就让那个男人拿出了纸和笔,详细地写了一份《调解意见书》,请刘鸟祥和二帮在上面签字。也就是让二帮给刘鸟祥一千块钱,以后这条路就算是两家合造的,都有权利在上面行走,那刘鸟祥还提出了一条无耻的要求,说如果遇到拆迁,这条路的拆迁补贴要算他刘鸟祥的,本来二帮也不以为意的,心想哪这么巧就拆迁到这里了,即使补贴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到底又是补贴多少,想那么多干嘛,顾好眼前的就行了,但是彭丽不同意,认为自己家既然钱也出了,而且还出了一大部分,随便到什么时候,理应算两家的。那曹书记也认为彭瑛说的有道理,就将刘鸟祥的要求驳回了。

    当那问题妥善的解决之后,那大队里的人也没有马上离去,而是来到了二帮的家里,坐下来与二帮聊了一会天,先是问二帮现在在哪个单位上班,二帮也如实回答,自己现在在牡丹离心机厂做车工。

    说道牡丹离心机厂,那个曹书记好像很是开心,就提到了李亚琴,说她和李亚琴是同学,也是蛮要好的小姊妹,并说以后生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她,或者给她打电话也行,不要动不动就动用武力,万一一个不小心伤到了人,那后果就变得严重了,本来是有理的事情,也有可能会搞得很被动。

    说的二帮更感到难为情了,只好讪讪的回答道,自己只是拿了个东西,准备吓唬吓唬他们的。那个曹书记最后给了二帮一张她自己的名片,才领着那个老男人走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就是在那件造路事件刚刚平息的没几天的一个傍晚,二帮下班刚回到家里,就现彭瑛搬个小凳子坐在后门旁看那泗新港水面上的风景,按道理,人在欣赏风景的时候,应该面带笑容感到开心才对,但是彭瑛好像精神萎靡,面孔红红的一脸晦气,似乎身上的衣服也有点凌乱不堪。

    “怎么了?”二帮走过去,关心地问道。

    “我今天倒霉,碰到鬼了。”那彭瑛怨恨的说道。

    “不会吧,什么样的鬼,敢上你彭大瑛的身?”那二帮开玩笑的问道。

    “一个猪头三,你老婆都被别人欺负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那彭瑛咬牙切齿的说完,又怨恨的白了二帮一眼。

    二帮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不由厉声说道:“谁敢欺负我李业年的老婆,除非他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