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关于牡丹离心机制造有限公司战略展建议书:

    第一条,找靠山,因为我们公司目前毕竟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要想做大做强,本人认为必须要找一个大的靠山,去借助人家的名气和威望,把我们牡丹离心机的招牌宣传出去。??? ?

    第二条,投保险,只要是市场,就会存在一定的风险,为了我们公司能随时随地的接受各种市场的挑战,必须加大抗风险能力的投入,一来免除职工们的后顾之忧,二来也能提高顾客对我们的信任度。

    第三条扩大影响力,也就是说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做好广告宣传作用,让我们牡丹离心机成为同行业中的佼佼者,甚至是龙头老大。

    第四条,加大公司内部管理,俗话说得好,用兵不如用将,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将整个公司规划成几个部门,每个部门必须实行专人负责制,收入与责任强度挂钩。

    第五条,实行一点式管理法,也就是说公司里的每一位员工,每天在公司里具体做了什么工作,用了多长的时间,必须通过书面形式记录反映出来,自己记录,班组长签字确认,到月底上交,这样就不会存在干活的人不拿钱拿小钱,而不干活的人拿大钱的现象,也有利于督促每个职工的责任感和端正工作态度,更为年终职工的工作成绩评定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第六条,产品的工价实行公开制,这样有利于提高职工的劳动积极性,多做多得,少做少得,实行公平合理的竞争机制,杜绝那种看见工人多拿钱就无辜调整工价克扣工人工资的现象生,这样才能保证职工队伍的稳定。

    第七条,要尊重工人,树立职工在公司中的合法地位,因为一个公司的展确确实实都是广大职工同志们辛勤劳动的结果,要为他们办理社保医保即各种有利于职工福利的保险待遇,并尽可能的参加工会组织,接受监督。

    第八条,转变观念,作为公司管理人员并不是凌驾于职工之上的令者,而是为职工能够更好的搞好工作提供便利的服务人员。遇有职工反映的不公正现象,要勇于现场研究,实地论证,客观解决,即使不能解决的,也要给工人一个合理的理由,不能武断的强制下结论。

    附加建议:为了保持老板能经常听到广大职工同志们的真正心声,我建议制作几个建议箱,悬挂在车间甚至厕所位置,并定期的去收取一些实名或者匿名反映出来的问题。

    一封建议书写好,折叠整齐,就留着准备开过年上班的时候交给老板了,二帮很是自信,即使老板再小气再精明,总会给那么个几百块钱的,那么下面就是专心致志去执行自己另外的行动了。

    虽然他家的楼上也亮着灯,但是二帮敢确定,那个家伙的一家人也老早进入了梦乡,所以就轻手轻脚的到他家后面的粪池里一下子舀了五六勺的大粪,几乎把那个家伙的大门浇了一个遍,然后才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了。

    当然在经过那座泗新港大桥的时候,二帮就把那把塑料勺子砸了个稀巴烂,连同那个毛竹手柄,都扔进了港里,这就叫不留丝毫的证据,而且也得感谢老天爷的相助,因为在二帮回来的路上,那天空中也开始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

    一连睡了几天的好觉,在初八的早晨,二帮才早早的起来。又偷偷摸摸的赶到了无锡,可巧那成业早已站在出站的大门口。

    “你要车票干什么?”那成业好像很不开心的问道。

    ”没什么,有用。“二帮回答道。

    接下来好像就再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看得出成业很是不开心。二帮也没有心情去做什么过多的解释,准备给成业车票钱的时候,人家已经掉头走了,二帮也只好回来了。

    二帮又去上班了,好像公司的一切都在照着自己的建议在实行,可是老板从来也没有找过二帮谈过什么话,那么奖金的事情怎么处理,二帮也不好意思去问,所以更感到上班也没劲。

    果然没出二帮的所料,那些个警察是来了解了一下情况,不过已经在四月份了,二帮说自己春节期间回老家了,并且出示了来回的车票,似乎邻居们也可以也可以作证,但是具体问到为什么要来调查时,那些个警察又缄口不言了,二帮只是心里感到好笑,表面上还得装作无事人一样,也真是不容易的,做人真是难呐。

    事情已经生的太多,关键的是这几天二帮竟然又梦到史俊芳那个死鬼了,有时也不能不信邪,不知道是上辈子还是上上辈子与她生了什么样的渊源,反正是只要一梦到她,二帮就感觉到那一段时间自己总会有不顺利的事情生,不知道这次又会预示着什么,所以准备去上班的时候,感觉到胸口有点堵的慌,就干脆不去了。

    吃好了中饭,虽然二帮也铺好了稿纸想要去创作点什么的,但是终究感觉到无从下笔,睡了一会午觉,才稍微感觉到精神似乎好了点,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后看风景。

    “哗啦,哗啦。”声音不是太大,但二帮敢确定,那是从刘鸟祥家的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刘鸟祥天天都把得很紧,几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从来是舍不得去休息上一天的。

    他的那个老婆,也似乎有着固定的职业,那就是每天下午都得去赶个场子,就好像一天不赌钱就会死去一样,那么现在会是谁在家里呢,窗帘虽然也拉了起来,但是在下面的中间部位,似乎还留有一道一寸多宽的缝隙,二帮好奇的悄悄走了过去,踮起脚尖向里仔细地查看。

    哇噻,是个美女在洗澡喂,二帮吓得赶紧退了回来,但是还是经不住刚才那一幕的诱惑,或者说也是对那刘鸟祥进行的一次报复,“我让你很,今天老子非要将你女儿的山山水水都好好的看个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