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付小嫩肩,看起来有点偏瘦,一双小手显得没精打采的握着毛巾,往肩膀以及颈脖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擦拭着,由于浴缸靠近了墙根,而且整个身体又被埋在了水里,其他的真的都看不清。

    只等到她洗完出浴,用一条干毛巾擦拭着身上的各个部位时,二帮总算饱了饱眼福,但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心跳加,或者行赏到了什么美景一样的激动,相反的到感到很没劲,因为那袁鸟祥的女儿身架骨太小,几乎还没有一点女人的韵味,正在二帮感到索然无味,准备撤离的时候,大概还是大意了,弄出了什么响动,那个女娃儿抬眼向窗外一望,可能就现了二帮那双偷窥的眼睛。

    似乎很出乎二帮的意料之外,那个女娃儿,不但没有大惊小怪大惊失色的恐慌表情,相反的到冲二帮莞尔一笑,然后匆匆的拿起自己的衣服,躲到里面去穿了。

    说句不好听一点的话,本来二帮还有点做怎心虚,感到很难为情,但是现在人家自己都不介意,你一个大男人难为情个屁去,所以二帮现在倒产生了好奇之心,那就是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心理状态会是什么样的呢,二帮决定要去好好的研究一下。

    所以等到那个女娃儿打开了前门以后,二帮就特意跑道前面去对那个洗好澡穿好衣服的女孩子再次进行更进一步的观察,人家显然是很大方,对于二帮直射过来的目光,不躲不让,就好像什么事都未生一样,又好像感到很是自豪的那种,这就令二帮感到很反感。

    因为那二帮又想到了与自己默默对视了三年之久的史俊芳,那就是当时那个史俊芳大概也是这种心态吧,为有一个男孩子对自己仰慕或者痴情,只不过是感到骄傲和自豪而已,是根本谈不上什么真情实意的,也就是说自己几年的付出,只不过是一种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而已。

    如此一想,那二帮心中不由产生了一股被骗上当和深深自责的恨意。

    特别是当那夏天来临,厂里为了避开高温,实行半天工作制以后,二帮想再去看看那个女娃儿洗澡,现那窗帘布被彻底的放了个实在,而再也无法观看时,那种恨意不知怎么就被升高加大了,所以二帮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那就是看看能不能把她肚子给她搞大了。

    当然如果用身体的直接接触,正像自己所写的《警梦》中警示的一样,不要说***大概**或者即使是双方都是自愿的情况下,那么象自己这样的一个成年男人都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把自己的精子搞到那个女娃儿所穿的小短裤上去,二帮也知道,那样做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那个女娃的那个部位,能被自己的****沾染到,想想都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有很多的人就是这样,一旦自己的想法钻进了牛角尖,真是无论如何也拔不出来的,二帮果真就那么做了,而且还是一个晴空万里的炎炎夏日,虽然说事后也感到深深的自责和愧意,但是毕竟做了,有时也感到沾沾自喜,我就做了,人不知鬼不觉,谁又能把我怎么样。

    难道就真的无人知晓吗,那么你二帮自己算不算人呢,天知地知不还有个你知吗,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殊不知天地之间神灵无处不在,自己做过的任何事,都是要承担后果的,当然那时候的二帮,大概心智已乱,是根本不懂这个天理的。

    其实那酆都城里阎王殿前,正在有人把二帮告上一状,只不过那二帮现在不得知罢了。

    原来那状告二帮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刘鸟翔去世多年的老子,那个老鬼因为以前在世时,由于是个当了多少年的大队会计,难免的也会在经济账目上做过点小手脚,本来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到了幽冥界以后,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尘世间所做过的一切,那幽冥界都是有记录的。

    还好那个老鬼本性并不坏,那是知错能改,诚心诚意,当然是有功有过,功过相抵,十殿阎罗处,基本上都走了一遭,最终那阎罗大帝也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准备让他再去投胎转世,并且还格外的开恩,给了他一天的假期,让他到自己以前住过的老宅子上,最后在看上一眼,也算是了却了前世的心愿。

    不料想,那个老鬼刚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老屋,就现了那二帮的所作所为,可惜虽然急的是张牙舞爪抓耳挠腮,毕竟没有什么法力,根本就阻止不了,最终总算是拼了老命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搞出了一点响动来,才阻止住了那件事情了继续,害的二帮还以为是自己的大意才搞出来的响动呢。

    关于那阴曹地府如何的审判,我们暂且不表,我们再来看看二帮的父亲又到二帮这儿来了,这次穿的好像是太不讲究,也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状态很好,笑的好像也很开心,又是顺路经过,这次是回老家,因为二帮的小公公去世了,特意从这儿走的目的,就是想让二帮也回去。

    因为二帮的小公公是没有亲生子女的,一个大的养女刚刚出嫁,一个小的养女还在上小学,那二帮的父亲又说,当初自己的父母去世的早,兄妹两个就是跟着这个叔叔相依为命的,如今走了,只想把他送送终,了却一下自己的心愿,这也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件心事,以后自己和你妈妈就是倒了头了,也什么都不管了,随便你们弟兄几个怎么处理,他也毫无怨言的,说的好像很是伤心,也很是可怜,好像还有很多的无奈。

    见二帮没有表态,那父亲又说道:“平常逢年过节你们几口子不回去也就算了,那么成业结婚你们又没有回去,即使成业不介意,但是已经有很多人在背后说闲话了,而且这次回去,基本上也不用我们家出钱的,只不过是出出力,并且正好趁你们弟兄几个都在,把你的那个房子也确定一下,以及还有二亩自留地,都给你们分好了,以后你们弟兄几个的事,我就再也不管了,我再想办法争去搞一点钱留着和你妈妈养养老,连你们弟兄几个给我们的养老钱都不用出了。”

    见老父亲如此一说,那二帮感觉到这次要真不回去还有点不行,但是还是让自己父亲先回去,因为自己厂里边的事情最起码要处理好,请假的手续总归要办,而且也想同彭瑛商量一下。

    “不要又被你老子骗了哟。”那彭瑛笑呵呵的说道。

    “看得出来,你老子每次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再者说是你的小叔公,又不是你的亲公公,死不死的关你屁事。”那彭瑛又接着说道。

    说的好像也是,凭二帮自己对家里情况的了解,父亲真就有要自己回去帮帮忙的意思,特别是经济上面,大哥拖儿带口不容易,听说还欠了不少的外债,业同东借西凑总算把房子造好了,而且还生了两个小孩,负担也重,成业是好不容易刚刚成了个家,更不用说有多困难了,如果自己也不闻不问,但是想想父亲为了几个子女操心操肺无怨无悔的,真要是不去过问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再者说,按过去的话讲,那就叫父命难违,以后也就没有脸面再去见家乡的父老和乡亲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