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二帮,你负责管现金。?  “

    灵堂就摆放在那四间老房子的中间,二帮的那个小老奶坐在门旁日夜守护着,主事的是那已升任生产队队长的长忠爹,姑姑也来了,当然是抱怨二帮这么多年也没有过去看望看望她,二帮也感到心中有愧,就这一个亲姑姑,为了自己家,可以说没少贴补,不说缺吃少用的时候,粮食没少送,就是自己在上学期间,衣服鞋袜的也没少买,但是现在还一事无成,做事总归有个轻重缓急,你说是不是,所以二帮只好应付着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

    ”既然你父亲已经承担下来,你老爹的后事由他来料理,当然靠你父亲也不行,还得靠你们这些小孩子,如果谁有意见,现在可以提出来,如果都没意见的话,那可说好了,不论是亏是赚,都得有你们弟兄四个承担。“弟兄四个鸦雀无声,一门里的长辈几乎都在坐,我相信就是有意见,在那种场合之下也没有人好意思提出来。

    ”那大概需要多少钱呢?“大哥业权终于开口说话了。

    ”不会要太多的,棺材钱是你老奶给的,就是往棺材里放的一应陪葬物品,也不要你们操心,那个钱由你小丽姑姑来出,你们家只要负责办酒席的费用开支,当然如果能赚的话,也是你们弟兄几个得。“不愧是做干部的,话说得清楚,还具有民主作风,几乎都是和大家商量的口气。

    ‘我现在可拿不出钱来。”看得出业权说的是实在话,在那种情况下,一个人不到万不得已,谁都说不出口我拿不出钱来这句话。

    “我也拿不出现钱来。”说话的是业同,可以说这种情况早在二帮的预料之中,也不是舍不得拿钱出来,那是真没有,谁不想风风光光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呢,面子谁都想要,可是那是需要实力的。

    自始至终成业都没有说话,一双大眼睛随时观察着一切,一副听天由命,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你们说哪弄就那弄。”

    “我爷不是说不要我们家出钱的吗?”二帮望向父亲,父亲面孔红红的,一言不,已失去了到二帮那儿去时的那股精神,现在显得萎靡颓丧。

    “哪有办事情不要出钱的?”那长忠爹呵呵笑着算是代替那李书记作了回答,好像也为二帮的这句问话感到很好笑。

    “那么要不这样,反正现在大部分都是可以赊欠的,等到事情办完了,收了礼钱,如果亏空的话,那么由你们弟兄四个分别承担,这样总归可以吧。”那长忠爹终于想出了权宜之计。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那业权叹了一口气,总算答应了,当然小弟兄们也不好再表示什么异议。

    众人散去,分头行动,当问清了二帮是带了三四千块钱回来的时候,那李书记似乎又来了精神,果断的做了安排,“二帮,你负责管现金。”好像看见了二帮面露为难之色,又补充说道:“用哪一笔钱,都把他记好帐,到时候结算的时候,由大家给你。”

    还给什么给,哪里有钱给,都是自己的亲弟兄,哪里还能分的那么清,反正也不是我二帮挣来的钱,就当作是那顾老板赞助的吧,是的,二帮把这几年自己在银行里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钱全部取了出来,家里的情况自己知道,搞得不好自己的这个家庭就会被人家笑话,既然回来,二帮就决定不顾一切的协助父亲把这件事情办的风光一点,可是现在大家都打退堂鼓,二帮是真的感到没劲。

    “二帮,那个大葱和辣椒还不够,还要去买。”这是业民堂兄说的,意思就是要钱。

    '最起码也要一百块钱,胡椒粉也缺。“给,拿去,二帮爽快的不得了。

    “放菜的盆子还缺几只。”二话不说,二帮骑上车子就去把它买回来。

    反正事情接近尾声的时候,还有人来说,上坟的时候烧纸,要用得到火柴,哪怕过去多买几盒,二帮也想去买,可是皮夹子里已经空空如也了,但是事情总算办好了。

    在算总账的时候,一些小的账目就是忽略不计,还是亏空了接近八千多块,那业权就是表示不解,怎么能亏这么多呢,据那长忠爹分析认为,第一,预算支了,本来以为你老爹这么多年,前庄后邻的红白喜事人情来往没少去赶礼,可是人在人情在,人不在人情就不在了,那么多得过你老爹好处的人,现在都翻脸不认人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在外地打工,人不在家,也不能去怪人家,第二个原因是你爷把这个酒席的档次定高了,说既然要办,就要办得大大方方的,不要让别人来说闲话,以为我为叔父办后事是为了从中赚取好处,第三个原因自然是这一段时间物价上涨,也多花了一部分钱。

    再算也是没用,说过的话就要承担,所以业权说,那一家的两千块钱欠债由他来承担,反正春节回来后就还上,另一家的业同承担了,反正二帮是服了很多的现金了,也抵得住自己的一份,那么现在就还差面粉厂那个叔父近两千块钱,成业不愿意承担,说自己没钱,现在刚刚有了小孩,几口子吃用开销都不够,哪里有钱去还债,再说急了,就是哭,最后连夜出,又回到人家自己打工的地方去了。

    都走了,一副烂摊子要去收拾,桌椅板凳该还的要还,锅碗瓢盆该处理的要去处理,当然到面粉厂还盆子碗附带结一些烟酒账的时候,二帮对叔父说道:”我老爷,对不起,欠你家的帐,容我缓两天给你,身上带的钱,花完了。“

    ”你们这些小孩子,出门打工这么多年,现在家里有事,你们回来也不多带一点钱,办一点小事,还欠来欠去的,像什么话。“那李俊西是显然的一脸不高兴,数落二帮道。

    二帮想说,”你那说的不都是屁话,谁有钱不知道往家带呢,谁不知道要面子讲排场,可是那也得有呀。“但是毕竟是个长辈,而且确确实实对自己家还算不错,每次自己家在办事情的时候,都是真心的大力相助,你穷,不能因为别人家财就去对别人家有火,你说是不是,但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在二帮回到江阴市的第二天,就从公司里预支了两千块钱的工资,寄回去把欠李俊西家的钱还掉了。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做人就要活得有尊严,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