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李业年,以后你的脾气可得收敛一点,明年我这个车间主任可就不干了,我就是想帮你也帮不上了。? ? ”

    中午休息时间,办公室里没有别人,那蒋星看见二帮进来好意劝慰道。

    “为什么会这样呢,你干的不蛮好的嘛。”二帮说的是真心话,虽是上下级的关系,两个人早已彼此当作朋友,有什么悄悄话也可以说说。

    “老板还是要降工资,上次降了一趟,可以说大家都是怨声载道,要不是我好意相劝,有很多人都要辞职不干了,现在还要降,我就给老板说明了,这个主任我没法干,越是降工资,工人越是不好管理,打算开过年让我过去管设备,把老倪调过来做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那蒋星微笑着解释道。

    “就是总装上做钻床的那个老倪,他又不懂金工,那不是用外行管内行,那能搞得好吗?”二帮真的有点想不通。

    “那也没办法,他和老板本来就有点亲戚,而且一直在金工车间里,他自认为这么多年,金工车间的基本情况他都了解了,好像还是毛遂自荐的想搞,老板就决定给他一次机会,也许他就能搞好呢也说不定,不过你就要小心一点了,太直爽,脾气又犟,干活你是没话说,可是象你这副脾气容易吃亏,今年你就吃了不少亏,以前你还是蛮温顺的吗,这段时间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呀。”聊天吗,本就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既无主题,也无目标,聊到哪里算哪里。

    “我也说不清数,这段时间好像碰到鬼了,就说我打王武飞那件事,你说能怪我吗,本来我过去磨刀,看见那个家伙车法兰老是掉下来,我就过去好意的提醒,可能是里边的台阶加工的有锥度,因为他的师父孙浩和我是表连襟的关系,可是那个家伙,不但不领情,还说关我卵事,年轻人不知好歹也就罢了,我本也没计较他,我磨好了刀,走的时候就把砂轮顺手关掉了,没想到他追出来就骂,我就问他为什么骂人,他说我是故意的,我还是给他正儿八经的解释,我确实不是故意的,因为他从我后面到里面去,我真的没在意,再者说我就是故意的,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要用砂轮我开,现在我用完了,我自然还把它关掉,你要用你再开,举手之劳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是他还是骂骂咧咧的,我这个人一般情况下不会骂人,要么就是动手,所以我过去就给他耳朵门上来了一巴掌,老实了,站在那里呆若木鸡,我还以为碰到什么硬茬了呢,真准备陪他好好的玩玩,搞了半天,也只不过就是去向老板告状,说实话,我感到真的没劲”二帮没有说谎,这段时间二帮心里难过的不得了,就好像鬼上身一样,处处不得劲。

    “还没劲,要不是我拼命地为你说好话,就是不开除你,大概也得罚你五百块钱,你知道王武飞是谁吗,他是李亚琴的嫡亲外甥,你打他,不等于是在老虎屁股上拍苍蝇,那是真的不想好了。’二帮知道,蒋星说的是实话,并不是有意要讨好自己的意思。

    ”再说那个踢门事件,又怎么能怪到我呢,本来加班人就很累,恨不得能一步赶到家里,可是他们门卫上都在打牌,就是不给开门,我也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但是玩笑开得不是时候,而且也有点过火,一直让我等了大半个小时,所以我就在门上踢了一脚,也怪那个做门的太偷工减料,尽搞些唬人的玩意,那个门板简直薄的不得了,只轻轻的一碰,就出现了一个大凹坑,门卫上也感到理亏,所以他们也不敢做声,没想到都过了一二十天了,那个小皮条中午到门卫上玩现了,大概也为了讨好老板,就向老板回报了。所以老板又罚了我两百,我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反正老板现在是只认钱不认理也不认人“二帮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

    ”是的呀,老板这两年是有点作死了,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好多人都有这个感觉,所以上次你就当面骂了他。“那蒋星好像也是谈话的兴趣越来越高。

    ”我骂他是因为他说的不是人话,办的也不是人事,我戴手套操作,也罚款两百,你也看见的,我是响应了号召,操作的时候确实没有戴手套,只不过是磨刀的时候戴的,在装刀的时候,由于刀烫所以没有退下来,正好被小陶过来检查现了,他硬说我戴手套操作,那么我就给他说了,你可以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我在车床旋转启动操作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戴,罚款要罚的人心服口服是不是,而且老板自己也说了,罚款是手段并不是目的,现在倒变成了一切就是为了罚款,所以我就找老板理论,你猜那老板怎么说,不就两百块钱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么我就给他说,两百块钱在你手里现在可能不算什么钱,但是在一般人家那有可能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那么既然你说两百块钱不当钱,那么我问你,想当初你号召大家为公司展出谋划策写建议的时候,我提出了八条,你采用了几条,到现在给我奖励的钱呢。那老板一时语塞了,还好也承认采用了两条,说其他的只是不谋而合,自然不能算采用的,最后让那个秘书给了我六十块钱的奖励。想当年我在暨阳中学校办厂写了一封建议书,那个老板一下子给了三千多,相比之下,哪里还有一点的人情味。你说这样的老板该不该骂。“二帮好像有点小激动,因为说话的声音有点抬高了。

    ”声音小点,当心隔墙有耳,现在这个世道就是这样,越是有钱越是不讲良心,谁还去管什么人情,有本事自己出去干,不要在单位里受冤枉气。“那蒋星好像也有点小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