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李业年,我给你说一下,过完年我和你一起到民政局去办一下离婚手续。  ”

    那彭瑛声音不高,平平淡淡,面部表情也稀松平常,就好像在说一件酱油糖醋茶的家长里短,但是二帮感觉到就像一脚踩到了一泡牛粪上,那个心情真是糟糕透顶。

    “不会吧,你可不要吓我,大过年的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二帮故作轻松,戏虐的说道。

    “我没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是对你失望,而是对你这个家庭失望,自从我跟了你,你家一分钱没花,现在房子房子不给你,连你的自留地都不给你,太没的名堂了,拿我彭瑛当作什么人了,而且一有什么事情,就要让你回去花钱,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在老家做过社么见不得人的事了,这么吃着你。”

    那彭瑛是一脸的寒霜,看起来是很严肃认真的一副态度。

    “要离婚也行,那你得跟我回老家去办理手续,因为我们的结婚证是在安徽老家领的。”反正二帮认为,那彭瑛可能是在气头上,能拖则拖,过一段时间,等她气消了,也许就好了。

    “不用,我已经打听好了,在我们这儿的民政局就可办理,你只要让你老家把你的户口薄寄过来就行”

    我家伙,原来是早有预谋的。

    “那怎么离呢?”二帮对这方面真是一窍不通,再者说以前也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就更谈不上经验了。

    “房子归我,李彭归我,钞票归我,我协议书已经写好了,你只要在上面签字就行了。”那彭瑛好像自己都感到好笑,因为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抹不去。

    二帮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因为女人一旦笑就好办了。

    “行,那么我还有什么呢?”二帮也笑着问道。

    “你还想有啥,你本来就是一无所有过来的,你还有脸要啥,最多家里的那床老棉絮,是你从老家带过来的,你可以带走,还有锅碗瓢盆是你买的,随便你怎么拿。“那彭瑛好像是又耍起了无赖行经。

    ”那么就等于我这么多年打工是白打了,到现在还是一无所有。“都说女人极富有同情心,二帮故意满含热泪,看看能不能打动彭瑛,放自己一马。

    ”什么叫白打了,我才叫亏呢,这么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让你白搞了这么多年。“那彭瑛是脸不红心不跳,二帮感到极度的恶心,都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夫妻一场,想不到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话不投机半句多,二帮还是那种原则,惹不起我躲得起,该干嘛我干嘛。反正春节期间除了烧烧刷刷,就是睡觉看电视,现在二帮去逛街总归行了吧,所以二帮骑上车子,到永联钢厂兜风去了。

    二帮认为彭瑛老脾气还是应该的,谁让自己的老家搞得那副怂架子呢,弟兄几个都是负债累累,可以看得出来,自己的父亲把那一百多块钱几乎看的比自己性命都重要,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这都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现在只有自己的经济条件还稍微好一点,可以说除了开销还能稍有结余,家里有事了,如果都只为自己考虑,那么什么事也办不好,只有丢人现眼。

    可是自己心里的苦,早对那彭瑛说的清清楚楚,两千块钱也不是什么大数目,现在我们还能紧的出,你放心,我们家的人都不是无情无义的人,等他们有了,如果我们遇到困难了,大家也会全力以赴支持的,就比如我吃官司期间,我父亲过来,成业过来,哪一个人不都是丢了几百块钱给你的,但是现在人家既然不能够理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要离也只好离了。

    据二帮分析,那彭瑛要求离婚的另一个原因是,自己不同意她替别人炒股和借钱炒股,也不知道是彭瑛自己吹出来的,还是别人瞎认为的,反正大家都知道,彭瑛这么多年都是靠炒股自谋其利的,那个小日子过的叫那个爽,又不要出去吃苦受罪,坐在家里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一年下来还能搞个几千块钱,大概就有人眼红羡慕了。

    先是那羊留情的老婆孩子,那个四舅母和羊若兮娘两,要求彭瑛替他们帮帮忙,当彭瑛向二帮征求意见时,二帮立马回绝了,开什么玩笑,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要炒她自己去炒,最多帮忙帮她领到证券交易市场就不得了了,或者在指导一下具体操作,你一经手,到时候如果真能赚一点的话,可能还有话好说,如果亏了怎么办,恐怕到时候连亲戚都没得做了。

    还有一个眼红的就是那个缪菊,两个人一天到晚鬼鬼叽叽,二帮也不想过去过问,反正其中的道理,二帮觉得已经说得够清楚了,还有那个借钱炒股,谁有那个本事稳赚不赔,还有什么专家分析,如果真的是专家,他还用得着坐在那里唾沫星子费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可能拿多少钱的工资,自己老早就亲自上阵了。

    所以,当那彭瑛说,过完年有很多朋友同学都要借本钱给她,让她把股炒大一点的时候,二帮是坚决不同意。

    道理二帮已经不想去多说了,反正还是那个原则,你在家里炒股,我不反对,但是一定要量力而行,那就是我们自己有多少本钱你就投入多少,大不了一无所有从头再来,可是借钱炒股绝对不行,万一亏了,到那时候恐怕什么同学朋友就不买你的帐了,向你讨债可能就不会给你面子了,是人都是这副德行,你在高处,大家仰望你,如果你掉下去了,可能落井下石的很多,所以我不想你走到那一步,这是对于炒股的原则,也是底线。

    对于原则和底线的东西,二帮可是从来都不让步的。

    ”叮铃铃,叮铃铃。“

    ”谁呀?“由于心情不好,自然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太好。

    ”我是老倪,明天初六,车间里有很多人都到我家里来白相,你过来吗?“原来是新上任的车间主任。

    ”实在对不起,家里边有事,明天去不了。“对待上级说话要客气一点,这是最起码的做人常识,二帮还是懂的,所以二帮立即强压怒火,柔声解释道。

    “那就算了。”啪的电话挂了,二帮真想把这个电话机给它砸了,车间里干活,靠卖苦力卖技术吃饭,大新年里的,哪有上级喊下级吃饭的道理,就是去吃这顿饭,我相信也绝对没有人会或者说敢空着两只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