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李业年,新年里有什么鬼事,怎么不到我家里去玩呢,他们都去了,就包括那些小学徒的,又抽烟,又喝酒,又打牌,好几桌人呢,真是好不热闹,开心都开心死了,呵呵呵。 ”

    春天里那个百花香,人逢喜事精神爽,新年新事新气象,新官上任就不一样。

    就见那老倪仿佛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笑,眼角嘴角都带着邪邪的笑意,不知道是准备要把这种笑意也传染给别人,还是那心中的满园春色实在是关不住了,但是二帮实在是笑不起来,不但笑不起来,而且心里好像对那种笑就像是一种天生的反感,不由想起一个词叫笑里藏刀,接着再引申开去,那就是绵里藏针,虚情假意,不怀好意,或者都想去构思创作一部中长篇小说,题目就叫《微笑背后的阴谋》。

    说实话,二帮最近真的很心烦,那彭瑛这次好像动了真个的了,又好像那二帮忽然变成了一个特别讨人嫌的怪物一样,那彭瑛看他的眼神都带着一种斜斜的鄙视和敌对,或者就好像是那二帮身上忽然得了某种令人望而生畏的传染病一样,就是二帮把那饭菜做好去低三下四的央求她下来一起吃饭时,所得到的答复也就是简单明了的一个字”滚。“,真的比慈禧老佛爷难伺候的多了,更不用说再去想什么同床共枕了,即使二帮故作死皮赖脸的想去占有一个小小的床角,也会被拳打脚踢的赶下床来,就好像那二帮本就是她彭瑛势不两立的阶级敌人。

    也不是说二帮力气小不敢与她彭瑛抗衡,而是二帮一向认为,夫妻好比同命鸟,只希望她过得能更好,一个大男人要狠你到外面狠去,就好像那棍打顾丙容,虽然那顾丙容人高马大行伍出身,但是二帮何曾有过一点畏惧,就是那刑警队长又咋滴,二帮不照样一蹦几尺高大呼小叫威风凛凛,更不用去说那个什么王武飞了,那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毫不客气,决不手软,一个巴掌眨眼画眉之间立马就扇了过去。

    但是对待彭瑛不行,二帮把她看的比自己性命都重要,一颦一笑那都会牵涉到二帮的每一根神经,就是不做夫妻了,二帮也不会拿她当做阶级敌人,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比海深,何况毕竟同自己同床共枕了十几年了,没有夫妻情了,但是有恩情,有亲情,有友情,好聚好散,好像也用不着这样大动干戈,势不两立,水火不相容的吧。

    家里的户口薄是寄过来了,但是二帮故意不说,当然那父亲也特意打电话过来问,是不是和彭瑛之间闹出了点什么,二帮故作轻松的撒谎说,没有,是因为公司里为自己办社保要用。

    听着父亲”嗯“了一声,好像才放下那种焦急的情绪,二帮真想去放声大哭,心里默默地喊着”对不起,父亲,请恕孩儿不孝,儿子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报答你老人家的养育之恩了,那就是不让你老人家为我担心和牵挂。“

    虽然那彭瑛一再强调,两个人去办离婚手续,不允许对双方的父母和家人说,一方面让他们操心,另一方面也会出面横加干预,闹的都不开心或者还会影响工作,老婆第一,我第二,虽然不是老婆了,但是那种崇高的地位还照样保留,所以你彭瑛怎么说,我照着执行就是了。

    但是二帮还是不死心,毕竟两个人都是当事者,俗话说得好,当事者迷,旁观者清,二帮还想找一个人出来,去帮那彭瑛洗洗脑子,思来想去,二帮只能想到那个四娘舅羊留情夫妻两个,不管怎样,既是娘舅,而且说出话来,有时还能算上有点威望。

    天刚刚亮,二帮就来到羊留情家里,虽然那羊留情还睡在床上,但是那个四舅母好像已经老早起来了,四舅母平常不大爱多言多语,只知道踏踏实实的相夫教女做家务,虽然没有什么大出息,但是是一个普普通通勤劳朴实的良家妇女,一天到晚好像就知道摸摸索索得做点什么。

    当二帮说明了情况,那羊留情是一下子蹦了起来,大声说道:”我看她是想找死,自己一天到晚在家里被供着不说,还想去瞎闹腾,是自己要往死路上走,到时候也怨不到谁,都这么大的人了,幸亏不在这里,要是在这里的话,我马上就扇她两个大嘴巴子。“

    那个四舅母好像是比较的冷静,先劝羊留情先不要着急上火脾气,等先问明了情况再说,然后问二帮,“这段时间你们两个吵嘴打架了吗?”

    既然是来找人家去和事的,二帮觉得就没有什么好隐瞒,就把那自己认为的前因后果都向那四舅母和四娘舅详细的叙述了一遍,”事情的起因,当然就是从自己的小公公去世开始的,因为办事情的时候,家里亏掉了七八千,弟兄四个平均分摊了近两千,问彭瑛要,彭瑛不给,自己就只好从厂子里预付了一点工资,寄回去还债了。

    那彭瑛就开始脾气上火撂脸子了。但是经过自己这么长时间的软哄硬骗总算好的多了。可是年前她忽然提出要去借钱炒股,这个我当然反对了,股市风险极大,据有关报纸上报道,好多人家就是因为炒股炒家败的,而且有好多人都被逼得去跳楼自杀了,我就怕她到时候借钱容易还钱难,而且一下子借那么多,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到时候怎么办?“

    ”家里边有事,花一点钱,还是应该的,再者说又不是你一个人,是弟兄四个平均分摊的。借钱炒股好像是不对,但对与不对与离不离婚应该都没有多大关系,有什么事夫妻之间好好的沟通,哪怕让她先试个一阵,如果真的不行,哪怕立即停手,赶快再把借的钱还掉,这样她也就死心了。小李,你觉得怎么样?“那个四舅母用商量的口吻说道。

    ”行,怎么都行,只要是她彭瑛不提出离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答应,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就行。“

    为了保全一个完整的小家,二帮看来只好让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