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那个卖肉的果然这两年走了霉运,而且还是个大霉运,看来还真是有点讲究的。?  ”那二帮不无得意的说道。

    “哪个卖肉的?怎么了?”那个彭瑛看来心情很是不错,现在竟然主动的接了二帮的话茬。

    “呶,就是那个你嫌他给的肉不好,后来闹到派出所的那个老几。”二帮撇着嘴说道。

    “原来是那个怂,太不是东西了,死了都活该,快给我说说,他到底怎么样倒霉了。“那彭瑛瑛似乎更来了精神。

    ”奥,原来是这么回事,有一天晚上,我吃好了晚饭没事干,就随便转了转,偶尔想起到那个家伙家门口去看看,没想到他家门口吹吹打打热闹得不得了,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家伙的老婆死了,后来听大家的闲谈才知道,那个春节他的儿子谈了个女朋友,正好把女朋友带回家过年,没想到大年初一一开门,才现门上门下到处都是大便。

    当天那个女孩子就气走了,说他家人缘太差,后来还拒绝同他的儿子来往了,没想到他的那个儿子对那个女孩子还特别的痴情,由于失恋,一下子就精神萎靡,不务正业,后来连班也不能去上了,他的妈妈也是连着急加上火,得了抑郁症,一天到晚同她老公不是吵就是闹,娘两个一起看病,钞票花了几十万。

    本来情况有点好转了,没想到他的那个老婆又被查出患了乳腺癌,虽然做了手术,但是不太理想,不到一年就旧病复,一命归西了,那个家伙也好不到哪去,原来体格魁梧的像头猪,现在瘦骨嶙峋的像只病猫,听说也是得的啥个癌,好像也活不了多长世间了。“二帮是一口气介绍完毕,中间几乎连一个停顿都没打。

    ”好像也有点太伤心了,你说你当初那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那彭瑛不知是感到解气之后的同情,还是原本内心之处的善良占了上风,反正是听完了二帮的讲述之后,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感到高兴的表情。

    ”也许是有点过分了,但是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我老早就说过,敢欺负我李业年老婆的人,那他自己就是不想活了,也怨不到我,要怨就怨他自己太不会做人,因为斤把猪肉就去欺负一个妇道人家,也许这也是天意,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坏事,老天爷就用这种方式去惩罚他。“

    ”好了,好了,大过年的,不要再去说什么鬼儿神的遭报应的话,听了让人感到心烦。“那彭瑛现在强制性的打断了二帮的说话。

    “那你现在是住在厂里还是住在什么别的地方呢?”那彭瑛不知是为了转移话题,还是出于本心想去关心一下,就那么随便的有此一问。

    “刚开始是住在公司里安排的宿舍里的,可是每个宿舍里住的人都太多,而且我那个宿舍里,还有个四川的家伙,搞了一个影碟机,一天到晚尽放一些黄色的碟片,看的人又多,吵吵嚷嚷再加上那些哼哼唧唧的鬼叫声,让人更本就无法入睡,后来我只好搬出去租房子住了,就在我们公司对面第一家,穿过马路就到,上下班方便得很。”二帮正儿八经的解释道。

    “那你有没有被带坏掉呀?”那彭瑛好像有点不怀好意的看了二帮一眼,打趣的问道。

    “没有,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和那个精力,因为换了一个车间主任,好像有点和我不对路,他就想方设法故意刁难我,而我也故意和他对着干,加上家里又摊上这个事,你说谁还会有那个心事到外面去乱搞呀。”二帮这倒是说的是真心话。

    “那个主任没有太为难你吧?现在怎么样了?”看得出那彭瑛倒是一副真心的关切之情。

    “想整倒我李业年的人,他还早呢,只不过多吃了点苦,少挣了点钱而已,现在被我搞跑掉了,原来的车间主任蒋星又回来了,日子总算好过得多了。”二帮是真心的舒了一口气。

    说实话那老倪在的时候,二帮真的是过的不是人的日子,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紧张兮兮,尽安排一些怪里怪气的活让二帮干,干好了之后,工价开的又很低,二帮真是忍气吞声等机会,终于天随人愿,被抓住了把柄,最后把他搞滚蛋了。

    “一个车间主任怎么可能被你一个小工人搞跑了呢,不会是又在吹牛吧?”那彭瑛有点怀疑的问道

    当二帮把来龙去脉都交代清楚了,那彭瑛这才总算相信了。

    “可能也是我该有此劫难,那老倪有点是我的克星,要不是他,我还差一点个小财呢。”最后那二帮感慨的做了一下总结。

    “怎么又会耽搁你财呢?真是越说越玄乎了。“那彭瑛有点不明就里的说道。

    ”有一天下午,我觉得我们车间里的电话号码蛮有意思,o553883,开头的七位数正好可以去买一注体育彩票,我都准备好了,下了班就过去买,而且买它个两倍,下班铃声都响了,那个家伙非要让我陪着另外一个人加加班,说我反正也没有什么事,结果第二天晚上过去一看,前一天晚上开出来的号码有五位数和我准备买的那个号码都一样,七八千块钱呢,你说这怎么解释,都长远没加过班了,就是那么巧,我要准备去买彩票时,他那天就喊我加班了,更巧的是开出来的号码就是我要买的号码,你说他不是我的克星是什么,世上真就有这么巧的事吗。“二帮真是越说越感到义愤填膺,恨不得把那老倪拉过来痛打一顿,方可解解心头之恨。

    ”有什么好怨的,要怨也只能怨你自己的命不好,跟你过了这么多年,还窝在这么两间破房子里,看看人家谁不住上青砖碧瓦大洋房,有的人家已经开始买娇车了,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熬到那一天呢。“那彭瑛又是满含幽怨地说道。”

    “那我们之间还有没有可能复婚了呢,这样下去我怕对小孩子有影响,而且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孩子过的也会很苦,我又没有什么奢望,只想有个家,名义上的也可以,随便你做什么我都不再阻拦和干涉,即使你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我也心甘情愿,我只是想在你有困难的时候,还有那个资格来帮助你照顾你。只要看见你开开心心的就行”

    二帮这说的是真心话,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二帮早已看开看破,二帮现在想要的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家,最起码对父母对亲朋也好有个交代,当大家在背后议论自己是个被老婆赶出家门的男人时,那个心中的滋味真是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