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快一点,你磨磨唧唧的在那做啥。??  “

    楼房两间,不是很大,坐落在大马路边的一个高土墩上,顺着土墩斜斜地向下,被拉着一道很大的围墙,围墙里横七竖八的堆放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废铁,中间只留有一条很小的过道,表示可以从那两间小楼房里走到前面的主房间里去。

    主房有四间,是江南那种特有的两层结构,高大气派,明丽堂皇,看得出来,老板不会是一个太平凡的人,在那大围墙之中,不时的还会传来一两声狗吠,声音低沉稳重,一听就知道是那种又高又大特别凶猛但是还非常听主人话的那种大狼狗出来的,这更显示了这座房子主人身份的特殊性。

    不错,这座房子的主人姓王,不知道是叫王老五还是只是个绰号,反正二帮也搞不清,在华西村很有名气,说是从事废旧收购的生意,但是从来不到哪里去收购,或者也不大有人送什么废旧垃圾到他那里来卖,据羊留情介绍,人家的这个生意做的很是省力,主要的就是那派出所里有什么废旧物品过去拉回来就行,之所以给不给钱都不太重要,当然也有其他单位有货时,是派出所里打电话让他过去拖的,这种情况可能要出一点钱,但是也是三钱不值两钱,象征性的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所以,在马路边的这两间小楼房里是从事的那种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生意,很多时候都会有几个打扮得漂漂亮亮涂脂抹粉的年纪长相也各不相同的女人,站在那个门旁诡异的向过往行人招着手,当然都是针对大老爷们的,很多人都会相视一笑匆匆的走过,当然也会有些男人,停将下来,进去小坐一会,之所以还有没有其他的活动,外人也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二帮今天是不请自到,不知道是鬼迷心窍,还是他那骨子里本身也就有着一些属于很爷们的东西,也可能是大老爷们本来就都喜欢这里,也可能有很多人太会伪装或者情非得已,不敢任性而为而已,如今的二帮,可谓是孤家寡人一个,无拘无束,天不管地不收,潇洒自由,就是自己的父亲,也是天高皇帝远,算是鞭长莫及了,还有两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自己以这种方式给自己过个年,难道有什么不应该吗,二帮觉得自己也是一个男人,是男人就要享受行使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权利和义务。

    一进了小门,中间摆放着一张可以转动的座椅,就是平常理店里常有的那种,对面是一面粘贴在墙上的大玻璃镜,右的墙上订挂着几格木板框,上面放着两三瓶大概是洗水一类的东西,除此以外,好像是再也没有什么能看得出来是理或者洗用得着的刑具,侧边又是一道小门,门里的房间摆着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玻璃茶几,两面都围着沙,对面是一张电视,正在播放着节目,一角还放着一台饮水机,里面的水看起来很多,大概是这两天客人稀少的缘故,有一个很小的楼梯,斜斜地通往上面,凭二帮的直觉,上面可能是办正事的地方。

    一个长相魁梧,一脸以及一身都是横肉的家伙坐在一面沙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剥着瓜子,这个人就是王大老板,二帮老早就认识他,但是相信他不会认识自己,因为据听说彭瑛的三娘舅和这个王老板就是蛮要好的哥们,就是那羊留情也开这种店时,好像也得到了这个王大老板的大力支持,但是二帮曾经有过一个想法,这次羊留情进去,会不会和这个王老板有点啥个关系,殊不知同行既是冤家,但是这仅是二帮的一个想法而已。

    ”玩玩?“那个王大老板见二帮小心翼翼的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开了口,眉毛一扬算是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准备挪动一下屁股的意思。

    ”玩玩。“二帮感到有点紧张和拘束,声音微弱,嗓子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也变得沙哑,几乎不出声音来。

    ”现在就只有她两,你随便挑,其余的都回家过年了。“那个王老板用嘴巴指了指那两个也坐在沙上看电视剥瓜子的女人。

    ”收费呢?“二帮也做过生意,可以说还是一个生意场上的老手,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感到问话的声音表情就是那么的不自然。

    ”还是老样子,每次五十。“那个王老板一副平平常常的表情,看不出来有什么喜怒哀乐。

    ”好的,就是她吧。“二帮指了指那个个头看起来很高,长得也显得很壮实,而且五官周正好像也有点偏年轻的女人说道。

    ”老板,人家要六十,过年了,想要一点压岁钱。“说话的声音有点嗲,但看得出来,是对着那个王老板说的。

    ”那要看你的本事喽。“那个王老板终于露出了笑脸,不知道是因为成功了一桩生意而笑,还是对那个女人的要求感到好笑,或者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反正那个王老板笑的是满面春风的,连整个下巴都跟着抖动了起来。

    ”老板,给六十行不?过年了,讨一点喜钱。“看得出来这次是对着二帮说的。

    ”五十可以的话,我就玩,五十不行,我就走了。“二帮本就是生意场上的老手,眼风是特好,察言观色,现那个老板没表态,就说明是可以拒绝的,而且这种时候,已到年关,来做这种生意的人,可谓是稀松淡泊,那个老板是定下来不想放过自己的,另外一个原因,二帮是带着一种对女人的满腔恨意来的,而不是来讨女人欢心的,所以故意的想让那个女人也不开心,而并不是真正的想省下来十块钱。

    ”小气鬼。“那个女人果真撅起了大嘴巴,气鼓鼓的一下子从沙上站了起来,脚步急匆匆来到楼梯口往楼上走去了。

    ”上去呀。“见二帮没有反应,那个王老板做了个往上的手势,善意的提醒了一下。

    ”快点呀,磨磨叽叽的在做啥。“到底是久经战场的生意场上的老手,轻车熟路,技术娴熟,在二帮跟了上来,还没来得及适应一下房间里的环境时,人家已经呲溜一下,脱光了下身,斜躺在那里,久等侍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