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可以说房间里的摆设很是简陋,除了一张看起来略显破旧的双人床,就还有一张靠在窗口位置的长条四方桌,桌面上空空如也,床上面铺了一条盖了一条。?   两条被褥看起来不但陈旧,好像还很邋遢,灯光微暗,但是照在那个女人的脸上,出了亮亮的好像还有点绿油油的反光,虽然微睁着一双凤目,也斜斜地冲着二帮微笑,但是二帮总感觉到那目光里有一种不怀好意的调笑。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二帮骑着车子,走在那昏暗冷清寂静的马路上时,心中对女人的**是那么的强烈,当看到那个女人脱掉了裤子,露出了白花花的两条**时,心中的**一扫而尽,并且在那一声声的催促声中,更是逃跑的无影无踪了。

    ”快点呀,你这个人真是磨叽。“见二帮站着不动,那个女人又声催促道。

    ”那么着急干吗,最起码也要说说话酝酿酝酿情趣吧。“二帮提出了要求。

    ”你以为是在家里搞自己的老婆呀,还要搂搂抱抱调**,这两天派出所抓得很紧,你是不是想到看守所里去过年呀。还不抓紧时间,办完了正事,赶紧开路“那个女人解释道,好像也蛮有道理。

    ”可是男人又不像你们女人,往那里一躺,就行了,男人下面没有反应,你说怎么去办正事。“二帮确实是一脸的无奈。

    ”那你赶紧酝酿。“那个女人好像也无计可施,只能干着急瞎催促。

    ”算了,我还是不玩了。“可以说这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二帮也不想放弃,可是一想到那派出所,二帮感到确确实实是时间不等人,这里毕竟是是非之地,万一真要被逮个正着,那可不是破财免灾的事,搞得不好也会去看望看望羊留情,以后丢人现眼就丢大掉了。

    ”不行。“那个女人果断的提出抗议。

    ”为什么不行?那我玩不了你说怎么办。“二帮显得很是无奈。

    ”玩不了那是你的事,反正我的裤子已经脱掉了。”

    二帮知道,这是一种无赖行径,她的目的和根本的宗旨也无非就是想要钱,二帮可不想去同她理论,因为这种场合还是少惹事的好,说白了这里可是与黑白两道都有瓜葛和牵连的,二帮早已深明其理。

    “那我照样付钱还不行吗?‘那二帮很爽快的说道。

    ”行。“那个女人回答的也很是干脆。

    钱真是个好东西,他不但能摆平很多的事情,而且还能给人带来很多的开心和快乐,那个女人一听说有钱,立即眉开眼笑,花枝乱颤,比脱裤子的度也慢不了多少,转眼化眉之间,人家已经衣帽齐整收拾停当,拿着二帮给的五十块钱,兴冲冲的噔噔噔,率先下楼去了。

    ”怎么这么快?“王老板好像已经离去了,那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大概是由于好奇,禁不住声询问。

    ”呵呵呵,碰到了一个很二的男人,只花钱不办事,你说那能不快吗。呵呵呵“说话一点也不背人,声音不但大,而且还笑不绝口,其实这时候,二帮正摸索着下到楼梯口。

    二就二吧,反正又不是你一个人给我下的这种结论,那彭瑛简直是家常便饭,经常的提起,就是那刑警队的吴队长也如此评价过,还有那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服刑的林小元,还有那个面孔像包大人的倪管教,当然也可能有很多没好意思在自己面前说出口的人吧。

    二帮心里感到很扫兴,但是也感到很好笑,自己兴致勃勃斗志昂扬的上去了,但是等到准备真刀实枪的大有一番作为时,没想到家伙什不来事,临阵退缩,做了缩头乌龟。不由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一个有点小黄的笑话来,

    说以前有一个走巷窜户靠卖面粉维持生计的大小伙子,有一天在经过一座小桥时,看见有一个大姑娘在那桥下洗衣服,长得真是貌美如花赛如天仙,这个小伙子不由看的如醉如痴,不由感叹道:“将来我如果能娶到一位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每天晚上至少要搞她八遍。”没想到这个大姑娘其实早就对这个小伙子有意,只不过出于姑娘家的羞涩,从未好意思说出口而已,其实早就现了这个卖面粉的小伙子躲在上面偷窥自己,不由也感到心里美滋滋的,听到这个小伙子禁不住出感叹,干脆就把话挑明了,可能也是一个女汉子,二人之间定下契约,那就是自己让这个小伙子如愿,就嫁给他,但是也要求这个小伙子履行诺言,那就是每天晚上至少**三次,如果不能兑现,那么家中的面粉店就划归自己的名下,从今以后必须老实听话唯命是从。

    在刚结婚的一段时间,那个小伙子还能勉强应战,应付过关,没想到一二十天以后,就早已力不从心,甘拜下风了,当然一切都依约而行,小伙子再出来做生意,当又挑着一担面粉经过那座小桥时,不由回想起当初自己在这座桥上偷看老婆洗衣服时的情景,心里不由感到不服,就舀着一瓢面粉躲在那小桥之下,将面粉放在自己的大腿根部练习练习,没想到意念之中刚一想到当初自己偷看老婆时的模样,那下身之物就忽然弹起,一下子将那瓢面粉全掀撒了,这个小伙子不由感慨万端,吟诗一,”让你硬你偏不硬,每天晚上难尽兴,不让你硬你偏硬,一瓢干面撒干净。“

    虽然只是一个笑话,但是它说明了很多的问题,那男女之事,有时就是很奇怪,不但与环境有关,有时也与心情有关,有一本曾经被禁版的名著,叫《金瓶梅》的上面也有过这样的记载和描述,说那李瓶儿的老公就不能与她**,可以说简直就是一个太监,可是这个男人和那梅儿在一起,又是一个功能健全的男人,究其原因,原来那瓶儿每次和老公在一起**,都会劝导自己的老公去谋个一官半职,也好光宗耀祖出人头地,但是这又是她的老公所反感的,因此连**也没了兴致,只好导致阳痿了。

    其实夫妻之间,名堂劲很多,试问当今世上又有几人能真正的参透领悟呢。